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重生洪荒之对弈

第二十六回情如流水不复返,只为等你说爱我

重生洪荒之对弈 | 作者:红尘笑无悔 | 更新时间:2019-01-09 22:42: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域之王
  仁剑和仁英,他们看仁啸的眼光有些复杂。



  掌教已经放下话,明天是杨啸月仁啸的拜师大典,同时也是武当派新掌教的任职大典。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谁来做这个武当派新掌教位子,都在想到低是谁。武当派自己人都不知道,外人就更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了。不过人们心中还是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大师兄仁剑最有希望。所以有很多人在向他投靠,表示支持,主要他以筑基成功。修道者有一半人都卡在筑基这一关,筑基成功就表示可以走的更远。不管在那里,派系和斗争都不会消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今天在此其实没有杨啸月啥事,他来也只是认识认识一些人,混个脸熟巴了。掌教在上面高高在上的坐着,大长老是个小老头,很精神的站在一旁安排着。不久就安排的差不多了。最后对杨啸月说道:“仁啸啊,你是最轻松的,也是最重要的。明天你可要精神,不可辱没了我派的威风。你啊就跟着仁英学礼仪吧,好好学啊。”



  明天就是大典,今天就会有客人陆续到来。这个掌教,那个帮主,真人,道长,高僧,大侠,少年英雄,仙子。多的不得了,真是看的人眼花缭乱,听的头脑晕晕沉沉的。当然这都是这个位面的修道之人。但总的来说就是道家和佛家,道是以全真教和武当派为代表,佛家是少林寺和峨眉派做老大。



  在傍晚时分峨眉派到来,来了有十几人。其中徐扬微和上次与杨啸月交手的老尼也在,杨啸月和徐扬微远远的见了一眼,徐扬微看他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你漫漫走来走进我的视线/



  这样重逢像是梦/



  多少年过去深情已是曾经/



  如今重逢只是空/



  忘记你多么难你该知道/



  离开你多么苦你该明了/



  你有你我有我不同的路/



  为什么今天要这样重逢/



  当你和我随人群擦身而过/



  请你不要把思念写在脸上/



  慢慢走过/



  静静走开/



  我们都别说再见//



  当你和我随人群擦身而过//



  请你不要把思念写在脸上/



  慢慢走过/



  静静走开/



  我们都别说再见/



  慢慢走过/



  静静走开/



  我们都别说再见/



  师姐仁英告诉他,现在徐扬微在峨眉辈分极高,他杨啸月和师姐仁英都的叫徐扬微一声师叔。人都会变的,就像他师伯告诉他的那样“为了长生可以六亲不认,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师徒,没有永远的夫妻,更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是永远的利益,为了长生可以抛弃一切。”他很想问问她是不是已经是陌路人呢?。



  在你或者看作极平淡



  但我认真把它刻在心



  在你轻松讲声分别



  变作陌路人



  在你或许笑说是缘份



  共我由早相识怎认真



  恨我当初真心相待



  才换来满心悲愤



  是可笑还是可恨



  心中充满疑问



  如若可恨我亦可恨



  爱上一个薄**



  旁人或者笑我极愚笨



  但我自知真心倾慕君



  就算他朝不可相会



  情义永久心内印



  杨啸月轻轻的唱着陌路人,忘去不愉快。师姐仁英走过来有点疑惑的说道“你和她认识吗?怎看起来有点伤感呢?”



  杨啸月笑了笑有些忧伤的回道:“仁英师姐,我和她以前是夫妻。可是现在如何呢?恐怕只有天知晓。”



  仁英安慰说:“何必要只有天知晓呢,我可以帮你啊!”



  杨啸月惊讶的问:“你帮,你怎帮”



  仁英:“我可以帮你约她出来,回你的小楼去,你等着就好。”



  杨啸月想了想还是拒绝的意思:“不好吧,道佛有别啊!”



  师姐仁英嘿嘿一笑说道:“你放心我有数”



  夜



  杨啸月站在阁楼前,看着黑暗的竹林在月亮的照射下有了一丝光明,一缕缕柔和的月光,抚摸着叶子的脸庞,把月光透进树林,一缕缕银白色的光辉,把竹林衬托得更美。在月光下,有几座连绵起伏的山丘,有的像几把利剑直插天空。山里,传来了布谷鸟的叫声,清脆悦耳,优美动听!几道人影向这边飞了过来。落在阁楼三层,领头的是师姐仁英,带着六个峨眉派女弟子,徐扬微也在其中。几人在那唧唧喳喳的看着风景。



  杨啸月下了2楼,靠在摇椅上遥遥摆摆的。徐扬微静静的走了下来,复杂的看着他。杨啸月闭上眼睛,淡淡的道:“我该怎样称呼你呢?寒山寺上一棵竹,不能做称有人用,此言非虚能兑现,只要有情雨下显,天鹅一出鸟不见。”(等你说爱我)



  徐扬微低头说:“不伦不类,很重要吗?”她根本就没有听明白,只以为他在表现自己的文采。



  杨啸月:“重要吗?你说呢,一个称呼决定你我的关系和距离。你说重要不重要?”徐扬微:“那你希望怎样呢?”



  杨啸月冷冷的道:“我希望,哼,我的希望有用吗?”



  徐扬微酷酷的说:“那你就叫我正扬吧!这是我的法名。”



  杨啸月站起来,两手一抱冷冷的大声道:“是,正扬师叔。”说完便上了三楼。



  你何故牵走了我的一颗心/



  更何故竟不顾而行/



  还令我的爱仿似在泥里陷/



  爱人你何残忍/



  你何故不问问/



  你何故竟毁碎我的心/



  难道那些快乐不再令你留下/



  空追忆枕上唇印/



  一颗心一颗心插着针/



  它的痛苦有谁问/



  千支针千支针刺在心/



  心内凝着的血尽变泪痕我还要装作我不打紧/



  我还要装作更开心/



  谁料我的快乐只是谜阵/



  枕边珠泪常浸/



  一颗心一颗心插着针/



  它的痛苦有谁问/



  千支针千支针刺在心/



  心内凝着的血尽变泪痕/



  我还要装作我不打紧/



  我还要装作更开心/



  谁料我的快乐只是谜阵/



  枕边珠泪常浸/



  徐扬微间突然感觉自己和杨啸月之间啥关系也没有,一点也没有了。杨啸月那了壶酒,对着众人说:“几位师姐喝点吗?”众女人道:“还是你喝吧,我们今晚不走了。”杨啸月:“啊!这这,那我。”众女人道:“好了,你在楼下自己找个房子就可以了”杨啸月:“我不管,这是我的,我回我房子。”说着回了小屋。众女大张着醉,你看我我看你。不久就都走了。



  “在这个世界,为了长生可以六亲不认,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师徒,没有永远的夫妻,更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是永远的利益,为了长生可以抛弃一切。为了长生可以抛弃一切。”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师徒,没有永远的夫妻,更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是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师徒,没有永远的夫妻,更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是永远的利益”这一夜杨啸月回想着师伯告戒大的话。多少了解一些起含义了。



  不过还是唱了几遍刀郎的“喀什葛尔胡杨”



  从来没仔细想过/



  应该把你放在心中哪个地方/



  你从来超乎我的想像/



  在应该把你好好/



  放在一个地方收藏时候/



  你却把我淡忘/



  而我在记忆里面/



  我一眼就能够发现你/



  任我是三千年的成长/



  人世间中流浪/



  就算我是喀什噶尔的胡杨苦苦搜寻一点一滴感情希望/



  你能够回心转意/



  你告诉我人/



  一生一世就这一辈子/



  而你不愿意为我放弃/



  我觉得我应该/



  换种方式与你相遇/



  哪怕是今生不能在一起/



  我愿意等到来世/



  与你相偎相依/



  你会对我投入新的感情/



  苍天造物对你用心/



  不要让你变了样子



  不管在遥远乡村喧闹都市/



  我也会仔仔细细找寻你/



  几个世纪/



  在生命轮回中找到你/



  我不怕雨打风吹日晒/



  被大漠风沙伤害/



  让心暴露在阳光下/



  对你表白/



  找寻你几个世纪/



  在生命轮回中找到你/



  我不怕雨打风吹日晒/



  被大漠风沙伤害/



  让心暴露在阳光下对你表白/



  我宁愿我的身躯被岁月/



  点点风化/



  也要让你感觉到我的真爱
重生洪荒之对弈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zhongshenghonghuangzhidui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