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樱舞芳华

第二章 庭院深深

樱舞芳华 | 作者:千水盈盈 | 更新时间:2018-12-30 21:42: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人皇纪劫天运超级神基因玄天魔帝神魔之上重生之魔教教主秦吏万古神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不孝女芷文拜别父王。”柳文悦在喜娘的搀扶下,向秦王下跪辞行。跪在秦王的面前,她脑子里浮现的却是柳元崇慈祥的脸和担忧的眼神。



  不过,她却庆幸面前的不是她爹,她不愿听到爹爹无奈的叹息声。可谁又知道,现在,千里之外的柳元崇是不是在叹息流泪呢?



  秦王把柳文悦搀起来,声音里露出的慈祥不亚于柳元崇。“孩子,以后,凡事都要小心,遇到什么不顺心的,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爹?在那一刹那,柳文悦觉得站在她面前对她柔声说话的就是柳元崇。不过,也就一刹那而已。



  “姐姐,我会常去看你的。”芊芊在一旁哭了。



  “那我们说好了,你要是敢不来看我,我以后可就不理你了!”



  “孩子,这个香囊是为父从不离身之物,现在就送与你吧。它能佑你逢凶化吉的。”



  柳文悦接过来,喜娘帮她系在了腰间。



  靖南王府的花轿已经到了,喜娘扶着柳文悦上了轿,凌蓝带着秦王府的卫队走在最前面。路线是早就定好了的。秦王府在皇城西面的辅兴坊,而靖南王府在皇城东面的安兴坊,所以必须绕过皇城,走一个倒“几”字形的路线。估计要一个时辰才能到吧。



  柳文悦抚摸着那个香囊,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能保佑人逢凶化吉的,通常不应该是平安符之类的吗,为什么会是香囊?她仔细地将那个香囊摸了个遍,发现一端有个小小的口。



  “喜娘,叫凌护卫过来一下。”柳文悦透过轿子的窗口对旁边的喜娘道。



  很快,柳文悦就听到了凌蓝的声音。“蓝,我想喝水。”柳文悦小声道。凌蓝会意地把水囊递了进去。



  “谢谢。”柳文悦把水囊递了出去。



  凌蓝的手里多了一张小小的字条。



  “王爷,王妃的轿子在半路出事了!有人劫走了花轿!”



  一身红衣的月皓焦急地等待着。按原定计划一个时辰就会到的花轿,却在一个半时辰之后还没有出现。他派了人去查看,等来的却是这个消息。



  “清岩,带人跟我走!”



  清岩马上集齐了十几个护卫,一行人正欲出发,却看见街角的拐弯处,迎亲的队伍正吹吹打打地朝这边而来。领头的正是凌蓝。



  凌蓝看见月皓身后整装待发的一队侍卫,嘴角微微上扬。但很快便冲月皓行礼道:“半路上才发现王妃的嫁妆少带了了一样,派人回去取,耽搁了些时候,望王爷见谅。”



  说话间,喜娘已经扶了柳文悦下轿。立即有人递了红绸过来,柳文悦轻轻握住红绸,被喜娘扶着往里走。听见月皓小声吩咐侍卫解散的声音,红盖头下的柳文悦不禁笑了。不管要阻止她嫁给月皓的那个人是谁,此刻恐怕也一定愤怒不已吧。柳文悦对自己的义父秦王李虔的佩服又增加了几分。



  那张小纸条是这样写的:让队伍按原定计划走,你和凌蓝赶去皇城安福门,有人接应。



  就这样,柳文悦在安福门上了一辆马车,马车载着她和凌蓝穿过皇城,从延熹门出来,已经有另一顶花轿在等着了。柳文悦坐上花轿,直奔靖南王府。



  柳文悦几乎没听到周围的人在说些什么。反正所有事都不用她操心,只要按着喜娘的吩咐做就行了。



  她的人生,将会在这座大大的院子里有一个崭新的开始。将来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但可以预料的是,她的生活里,失去了一些东西,同时也多了另外一些东西。



  开始拜堂了呢。上面坐着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宰相上官锦仁了吧,好想快点看见他的样子啊,她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迷迷糊糊地被送进新房,脑子里却很清醒。她很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事到临头却还是会紧张害怕。她一把拿掉盖头,取下沉重的凤冠,顿时轻松了许多。挽着发髻好难受,取下发簪,瀑布般的长发倾泻下来。嗯,还是习惯让头发垂下来的感觉。



  她不确定地轻轻叫了一声:“蓝,你在呢吧。”



  凌蓝轻轻答应了一声。她果然没有猜错。接着便听到开门的声音,凌蓝的气息立即布满了整个房间。



  “蓝,把窗子打开吧,我想透透气。”



  凌蓝依言开了窗子,然后过来扶着柳文悦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小姐,我先出去了。被人看到了,不好。你也别待太久,小心着凉。”柳文悦点点头,就听到凌蓝关门的声音。



  柳文悦趴在窗台上,入夜的寒风比白日里更增加了寒意,不过,扑到脸上的寒冷却让她清醒。她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在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趴在窗台上。小时候欺负凌蓝被妈妈骂的时候,妈妈过世的时候,还有最近,她趴在窗台上的时候似乎越来越多了。



  接下来会怎样,不管了。反正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不是她能左右的,既然都嫁给他了,还在意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想通了,心情似乎好了起来。突然觉得好累啊,她竟然不知不觉趴在那里睡着了。



  突然被人抱起来,浅睡的她就被惊醒了。她嗅到了月皓的气息。“放我下来!”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心里的那股磨灭不了的恨,她抗拒。



  月皓把她放到床上,柳文悦闭上了眼睛。嫁都嫁了,再恨也得忍着,不是吗?感觉到他的手抚摸她的脸,柳文悦轻轻咬住了唇。



  “没想到你这么听话。”月皓温热的气息扑在她脸上。



  柳文悦慢慢坐起来,双手抱膝,平静地道:“我没的选择,不是吗?”



  “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给你选择的机会。”柳文悦似乎听到月皓轻微的笑声。



  “其实我可以选择的。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置我爹于死地,不是吗?”



  “你又在自作聪明了。”



  “如果你真的要报杀父之仇,那么,以你的个性,绝对不可能让我爹活在这个世上。但是,如果你是打算要柳家的财产,那你就绝对不会傻到杀了我爹,那样只会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



  “哦,说来听听。”



  “如果我爹死了,跟柳家有生意往来的人必定会慌乱,进而抽走他们在柳家的所有资金,断绝生意来往。那样的话,柳家所剩下的也不过区区几百万两银子而已。而原本柳家每年都会有五十万两的收入,与其杀了我爹拿几百万两,还不如留着他,细水长流,对你们来说不是更划算一些?可是,如果我爹活着,你们又没有把握可以完全掌控他,所以就拿我做人质。只要我在你们手里,我爹就得乖乖地任你们摆布。”



  “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只可惜啊,我明白的晚了一些。”



  “现在明白还不算晚。至少你可以明白自己的身份,明白身份才不会犯错误。”



  “这些,还不需要你来提醒。”



  “差点忘了问你,今天的事,是怎么回事?”



  “反正我没死,不是正趁了你的心意?”柳文悦道。



  “是啊,你死了,这场游戏不就不好玩了吗?”



  “反正我只是一颗棋子,你们玩你们的游戏,与我无关。”柳文悦拉过旁边的被子,“没其他事的话,我要休息了,我累了。”



  月皓突然将她带到怀里,“怎么,你忘了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了?这么早就睡了,不是很可惜?”



  柳文悦轻轻冷笑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话,请便。”



  “你以为你是谁?”月皓猛地推开她,没有准备的柳文悦就撞在了床沿上,肩膀好痛。但心里的痛更加厉害。她只微微皱了皱眉,拉过被子躺下,闭上眼睛。



  许久之后,他听见了月皓离开的脚步声。一直悬着的心落了回去,疼痛却愈加明显。



  第二天天不亮,柳文悦就早早地醒来了。不光是因为要进宫面圣谢恩,其实她根本没怎么睡着。



  管家玉大婶儿亲自来给她梳妆,还派了婢女彩蝶照顾她今后的生活起居。还是不习惯被人伺候,但柳文悦忍住了,任凭她们给她从上到下折腾了一遍。



  开门的声音,接着,柳文悦嗅到了凌蓝的气息。她让玉婶儿和彩蝶先出去了。“蓝,早。”



  “怎么知道是我?我又没出声。”



  “闻出来的呀。”



  “你的鼻子都快赶上狗的了。”



  “你才是狗。”柳文悦抓起梳子朝声音源扔了过去。



  “喂喂,我这里端着东西呢。”凌蓝转个身躲掉某人的袭击,碗里的东西却一点儿都没有洒出来。“猜猜是什么?”凌蓝把食物放到柳文悦面前。



  “不用猜也知道,紫米粥和水晶蟹黄包。”连每个人的味道她都能准确分辨出来,更别说是她爱吃的东西了。“怎么,这里有人会做蟹黄包吗?”



  “我做的呀。”



  “骗鬼去吧,你吃还差不多。”



  “好啦,厨房的莲嫂是江南人,她做的。”



  “味道不错,”柳文悦喝了一口粥,“有几分石嬷嬷的味道。”



  吃过早餐,彩蝶过来搀着柳文悦上了马车,进宫去了。见到月皓,柳文悦只问了一声早,之后便再也没有话要说了,月皓似乎也没话要说,他们安静的只听到清岩赶车的声音。车里的气氛好闷,好尴尬。从靖南王府到皇宫也没多远,可是感觉却走了好久好久,久到柳文悦差点靠在彩蝶肩上睡着。



  “王妃,到了。”彩蝶小声地提醒发呆的柳文悦。



  “哦。”柳文悦这是才发现车已经停了,月皓也已经下了车。彩蝶扶着她走到门口,然后先下去了,然后伸手过来扶她。



  “谢谢你,彩蝶。”柳文悦握住扶她的那只手,立即便发现不对劲,那不是彩蝶的手。她想要抽回手,却反被握住,然后被整个的抱下了车。



  那一瞬间,柳文悦不禁产生一种错觉,似乎又回到了她被绑架受伤,月皓抱着她一路回到家的那个时候。



  然而,双脚着地后,错觉立即消失。她很规矩地福了福身,道:“谢王爷。”



  “走吧。”月皓淡淡的声音。



  彩蝶扶着柳文悦与月皓并肩走在前面,清岩跟在后面。到了御书房,彩蝶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月皓停下来了。彩蝶松开柳文悦退到了后面。



  柳文悦明白,彩蝶和清岩是不能进御书房的,他们只能留在外面等。



  他们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听见通报的太监大声喊道:“宣,靖南王携王妃觐见。”



  柳文悦的心跳不禁加快了节奏。



  月皓轻轻牵住柳文悦的手,“不用紧张,放心跟我走吧。”



  柳文悦愣了下。他怎么看出她在紧张?月皓牵着她的手慢慢地走着,小心的扶着柳文悦一级一级地走上台阶,跨过门槛。“不要怕,握着我的手,让我来当你的眼睛。我不会让你活在黑暗里,我会用尽全力,让你的世界里五彩缤纷。”这句话,不期然的跳入柳文悦的脑海里。柳文悦自嘲地摇了下头,这种情景,有点讽刺。



  柳文悦很配合地随着月皓的步伐前进,也随着他下跪。“臣月皓,臣妾芷文,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平身。”与想象中的完全一样,皇帝的声音充满了不可侵犯的威严。但是,抛开这些不说,那的确是一个充满磁性的很好听男声。



  大概是离得太远的缘故,柳文悦完全感觉不到皇上身上传来的气息,只感到御书房里肃穆的气氛。皇上简单问了几句,柳文悦谨慎地回答,然后便听到皇帝让他们回去的声音。



  柳文悦坐在回去的马车里就一直在想,她今后要做的事是否是正确的呢。听妈妈讲历史,她知道大唐王朝今后的命运,也知道她将要辅佐的皇帝宪宗李纯的命运。他会是一个英明的好皇帝,可是却死在宦官的手里。



  历史会沿着既定的轨道前行,不会被任何人所阻挡。大唐王朝衰落的历史事实,李纯不得善终的历史真相,这些都是注定好了的,她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彩蝶,问你个问题好吗?”柳文悦想着想着,不自觉地问起了身边的彩蝶。



  “彩蝶只是个婢女,王妃这么客气,彩蝶承受不起。”彩蝶诚惶诚恐,偷偷瞄了一眼另一边的月皓。



  “不要当自己是婢女下人好不好?我这里没有主子和下人之分的,既然跟在我身边,就不许说这种自贱身份的话。”



  “王妃……”



  “好了,我现在问你,如果你知道一个人病得很重,已经回天乏术,而他每天要服用的药都很贵,但那些药却可以减轻他的痛苦。那你是干脆看他痛苦的死掉,省下那些买药的钱,还是不惜花费钱财,来帮他减少痛苦?”



  “这个……”彩蝶犹豫了一会儿,道,“如果那个人是奴婢最重要的人,奴婢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他,哪怕用我的命来交换。”



  “既然都要死,为什么不让他死得更痛快一些?”月皓道。



  柳文悦听出月皓语气里的狠戾,那是以前的他绝对不会说的话。但柳文悦很快便否定了那个想法。他会不会说这种话,她又怎么能知晓?她所认识的他,只不过是他做给她看的假象而已呀!



  “奴婢……”彩蝶似乎被月皓的话给吓到了,或者认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没事,你说的很好。”是啊,明知道结局是怎样的,却还是会有人为了自己的理想而不惜一切代价。以前,她总会觉得这样的人很傻,可是现在,她自己也成了这种“傻瓜”中的一分子。“那,彩蝶我问你,如果那个人是我,你会怎么办?”柳文悦开玩笑地问。



  “不会的,王妃人这么好,上天一定会保佑您长命百岁的!”彩蝶焦急地道。



  柳文悦笑着安抚她,“不用紧张,我开玩笑而已。”



  彩蝶没有说话,柳文悦感到气氛不对劲,随即也沉默了下来。车厢里又恢复了来的时候的那种闷死人的安静。



  从皇宫回来,柳文悦和月皓又去了宰相府,拜见了月皓的舅舅上官锦仁。总算近距离接触到了这个今后会和自己有莫大关联的宰相,柳文悦心里既紧张又兴奋。上官锦仁对柳文悦的态度不冷不热的,这完全在她的预料之中。想来如果不是由皇上下旨赐婚,而她又背上个郡主的头衔,上官锦仁会把她当成阶下囚来对待也说不定呢。



  趁上官锦仁和月皓谈话的时候,柳文悦让彩蝶扶着她在花园里走走。她在那里遇见了月皓的表妹,也就是上官锦仁的独生女儿,上官依依。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表嫂啊。”上官依依嗲嗲的声音里是一种轻蔑。



  “想必你就是依依表妹吧。真是好巧呢,在这里碰见表妹。”柳文悦嗅到上官依依身上的味道,微微皱了皱眉,但很快又很大方的笑笑,“表妹也是出来散步吗?不知道我的出现有没有打扰表妹的雅兴呢?”



  “是啊,我们小姐在花园里捕鸟呢,你们把鸟儿都吓走了!”说话的应该是上官依依的丫鬟吧。



  “没事,明月。属于我的东西,迟早都是我的。”上官依依似乎在指桑骂槐,却又马上对柳文悦道:“初次见面,丫头明月不会说话,还望表嫂不要怪罪。”



  “我们恐怕不是初次见面吧。”柳文悦丢下一句话,便随着彩蝶到别处了。“不打扰表妹捕鸟了。”



  留下上官依依在原地,不知道她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偶然间的再次相遇,让柳文悦确定,上次绑架她的主谋就是上官依依,那个跟在金国富身后的黑衣蒙面人就是她。一个人身上的气息是改不了的。柳文悦失明后,对一个人只要接触过一次,就能记住他身上的气息。



  “表小姐不喜欢王妃。”彩蝶在柳文悦身边小声道。



  “怎么这么说?”



  “府里的人都知道,表小姐喜欢王爷。她一直都以为自己能成为王府的女主人,三天两头儿往王府里跑,对府里的下人们也颐指气使,所以大家都不喜欢她。还好,王妃你来了,要真是让表小姐成了王府的女主人,大家就更没有好日子过了。”



  “彩蝶,这些话只在我这里说说就罢了。”柳文悦道。



  “彩蝶记下了。”



  接下来的两天,柳文悦和月皓在人前装得像对恩爱的新婚夫妇。然而,在无人的时候情形怎样,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或者,还有第三个人也知道吧。



  每天晚上,柳文悦弹琴,月皓就在旁边看书,一直到夜深,彩蝶等一干下人们都休息了,月皓便出门去到书房休息。



  这样下来,倒也相安无事。



  “今晚想听什么?”柳文悦拨了两下琴弦却又停下来,用一种平淡的声音问月皓。然后,她听见月皓放下书的声音,却好大一会儿都没听见他的回答。柳文悦淡淡地笑了笑,“过了今晚,想听到我的琴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什么意思?”月皓终于开口。



  “凝霜居是空着的吧?我想搬到那里去住。”她让凌蓝在府里转了一圈,寻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结果就找到了凝霜居。那个小院子在王府的角落里,旁边还有一片小小的樱花林,正符合柳文悦的心意。“你也不想房间总被我霸占,自己去睡书房吧?”



  “原来你在心疼我了?”月皓戏谑的声音离柳文悦越来越近,终于,他走到柳文悦身边,一把将她拉了起来,搂着她,双手收紧,让她不得不贴在他的身上。“那我今晚就留下来陪你啊。”



  柳文悦仰头“正视”他,“如果你在开玩笑的话,我接受。明天我就会搬过去。”她推开月皓,重新坐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想听什么?”



  “你在抱月楼唱的那两支歌。”



  月皓的回答让柳文悦的心猛地抽痛。她深呼吸,看来那里的伤口还是没有长好呢。没关系,痛到麻木就不会再感觉到痛了,不是吗?“好啊。”柳文悦笑笑,开始唱歌。“萧瑟秋风舞红鸾,寂寞容颜梦婵娟,回忆长青春短……”



  这个时候,如果她的眼睛没有失明该多好!可惜啊,某些生动的东西,她永远地错过了。



  第二天,中午,冬日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很舒服。



  凝霜居外的樱树林里,柳文悦坐在石凳上晒太阳。桌上放着她的琴,还有刚泡好的浓香四溢的茶。



  彩蝶站在她旁边,见凌蓝过来,便退了下去。



  “一堆下人为了你忙的不可开交,你却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品茶?”



  “蓝,以茶代酒,为我们开始新生活,干杯。”柳文悦有模有样的举起茶杯。



  “小姐,你泡茶的功夫下降了不少啊。”



  “那是自然,因为心灵的窗户关上了啊。要是让你蒙上眼睛使剑,估计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



  “我有那么不济吗?”



  “那就试试啊,说不定啊,你连彩霞都对付不了。”柳文悦笑,等着凌蓝生气地大叫“谁说的,试就试!”之类的话。可是,她没有等到,凌蓝突然没有了声音。“蓝?”



  “有人来了。”凌蓝说了一句,便起身站到了一旁。



  还没等柳文悦问来人是谁,便闻到了一股久违却又熟悉的味道。



  “阿悦……”如嫣在她旁边坐下,语含歉意。



  “如嫣姑娘,你是不是该尊称我一声王妃?”柳文悦嘴角带着笑,声音却是冷淡的。



  “对不起……只是,阿悦,我们之间有必要这样吗?”



  “我们有‘之间’吗?”



  “对不起,我不该说谎骗你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爱他,自从在抱月楼里第一眼见到他,我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可是,我也知道,他爱的不是我,他一直以为我是你。所以我不得不……对不起……”



  “你最不该做的,就是骗我说你怀孕了。你知道吗?我曾经为了这个,甚至打算放弃我多年来的原则,与你一起……”柳文悦不恨如嫣为了爱情骗她,可是一想到自己曾经为了一个欺骗她的人,产生过那么愚蠢的想法,她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傻到了极点。



  她恨的是她自己。



  “阿悦,对不起……”如嫣似乎哭了。“我早就想见你的,只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算了,没关系,都过去了,没什么好在乎的了。”柳文悦长舒一口气。“你要爱他就爱吧,以后,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阿悦?”如嫣泪眼婆娑地看着柳文悦,不明所以。



  “不好意思啊,我还有事要忙,恕不远送了。”柳文悦下了逐客令。



  凌蓝看一眼如嫣离去的背影,道:“你也会说都过去了,没什么好在乎的,那干吗不让自己开心点?”



  柳文悦用手指将嘴角拉起,“这样行了吧?”



  “虽然很丑,但比你绷着脸好看多了。”



  “你是不是闲得发慌了,老来消遣我?你的房间收拾好了?”



  “早就好了,我又没什么好收拾的。”



  “嘿嘿,我的还没有好耶,要不……你去帮忙他们啊。反正这里也只有你了解我的喜好。”



  “为什么我要帮你收拾房间?我又不是跟你来做苦力的。”



  “哦,想起来了,梁大哥说会推荐你加入御林军……”



  还没等柳文悦说完,凌蓝就打断她。“三个字,我――不――要!”



  “那,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去帮我收拾房间,二,加入……”



  “停,我选一!”接着就听到凌蓝急匆匆离开的脚步声。柳文悦奸计得逞,一脸的坏笑。



  搬进凝霜居的第二天,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天,直到隔天早上的时候还没有停的意思。



  柳文悦站在雪里,仰起脸,冰凉的雪花落在眼角,融化的雪水宛若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



  “我,不会再让你流泪的。”想起某人曾经说过的话,柳文悦凉凉地笑了。她的确不会再流泪了呢。这恐怕是他对她许下的诺言中唯一实现的吧。



  “要不要堆雪人?”凌蓝提议。



  柳文悦摇头,“还是不了,我又看不见。没意思。”要是在以前,喜欢雪的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种绝佳的机会的。可是现在,她真的没有精神,不仅仅因为身体上的虚弱。“对了,彩蝶呢?一大早的怎么不见人?”



  “玉婶把她叫走了,说是快过年了,问问这边有什么特别要买的没有。”



  “是啊,都快过年了啊。”柳文悦不禁叹道。以前,在平时她都不肯闷在家里,更别说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可是现在,她的生活全变了样。以后,要想走出这所偌大的王府,机会应该不是很多了吧。



  “白雪纷纷何所似,柔肠一寸愁千缕,玉树琼枝皆看尽,只叹问,庭院深深深几许?”
樱舞芳华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yingwufanghu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