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兔吱凶猛

第 13 章

兔吱凶猛 | 作者:铁扇公子 | 更新时间:2019-01-10 19:46: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汉季梦华录爱是需要学习的:情爱文化50讲(全本)致加西亚的信:有史以来全球最畅销图书第六名末世之我是妖怪雄图黑道重生之积木黑色圣经修行在异界穿书女配正上记白痴男的二三事
  ( )那天晚上的太多细节乔聆都不记得了,但是她印象里总有一个场景,那就是秦念数次被她惹恼,数次都高高地举起手――她猜他大概是要给自己一耳光,可是最终都没有。



  后来乔聆想,或许秦念比她还要明白一耳光代表着什么,大概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许秦念对当年那一耳光后悔了,可是――想到这里乔聆却再也掩饰不住嘴角嘲讽的笑意,可是她却更情愿他给自己一耳光。



  第二天她起来的时候看到了秦念留给她的机票,放在床头柜上,时间是当天下午三点。



  可是只有一张,而且她起来的时候发现轩轩和小轾都不见踪影,找遍整个房子只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Cathy。



  乔聆连苦笑都苦笑不出来,只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如此之便宜,陪睡一个晚上也只换来一张机票,那么以后也大可不必向良家妇女看齐。



  Cathy看她的眼神却有些异样,干笑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委婉的告诉她,她的脖子上有伤。



  乔聆这才想起来昨天的情况十分激烈,想必秦念的身上脸上也好不了多少,她无所谓的一笑,这公寓里只有她们两个人,Cathy知道的事情不会比她想象中的少,又何必遮遮掩掩呢?



  一连两天都是这样的情况,秦念没有回来,也没有带着两个孩子回来,问Cathy她永远都是在转移话题,乔聆束手无策。



  秦念也不是非法拘禁,她要走的话随时都能走,甚至还给她准备好了机票,如果她不想走,那公寓里还配备了保姆照顾她的生活起居,无比周到。



  可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难道以死相逼?可秦念在意的东西从来都不包括她,她是死是活和秦念半点都不放在心上,况且,她从来都不觉得那是个好方法。



  那个叫Cathy的姑娘看见她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倒是好心的过来安慰她:“秦先生大概最近比较忙,可能过几天就回来了。”



  乔聆哭笑不得,觉得自己在别人的眼里大概就是个弃妇形象,男人费尽心机想要甩掉她这么一块牛皮糖,可是她却百般纠缠绝不死心。



  没错,应该就是这样。乔聆默默的想道。



  饶是乔聆有着在服务业工作多年的经验,总是自诩忍耐力一流,在第三天的时候也终于忍不住了,打了电话给媛媛让她帮自己买三张洛杉矶到帝都的直航经济舱,媛媛在电话那头有些意外,“大姐,我现在在上班,过会儿行不行?”



  “可以。”乔聆很干脆的答道,她也没打算马上动身,只是机票这样的东西还是越早办下来越放心。



  她在美国也生活了好几年,但是这次出来得匆忙,连以前同学同事的通讯录都找不到,唯一有联系的几个却又都是也回国了的。



  乔聆没有办法,只得直接打到秦念他们公司去,原本她以为自己是用秦念家里的座机打的电话便可以直达秦念的办公室,可是电话一层层传递上去,最后到了秦念的特助手上。



  那位方特助乔聆记得,跟在秦念身边有好几个年头了。不过那位没有听出乔聆的声音,大概以为又是和秦念有些关系的莺莺燕燕,现在开始纠缠不休,声音也是和他BOSS一样的有礼疏离:“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请问您贵姓?”



  “我姓乔,乔聆。”原本乔聆没打算要说出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观念保守,但是她觉得和前夫纠缠不清的确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要是不说的话,一辈子都找不到秦念。以秦念的性格,大概也能做得出把她扔在这儿一辈子的事情来。



  果然,这回轮到那位方特助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彬彬有礼的答道:“乔小姐,是这样的,秦总也好几天没来公司了。虽然身为秦总的特助,但是秦总的一些私人事情我并不是很了解。”



  不愧是秦念教出来的人,一句话就把乔聆所有的话都堵死了。想当年,他还是个见到她会傻乎乎叫大嫂的青瓜蛋子呢。乔聆一边挂掉电话一边想。



  挂掉电话后她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发呆,上飞机的时候她办的临时签证有效期是几天来着?五年多没回美国,她的公民身份证也早就无效了。最喜剧的一个结局就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移民局找到她。



  嗯,然后呢……告秦念非法拘禁么?不对不对,应该告他拐带儿童,不过……这儿有这个罪名么?



  乔聆一个人想得自得其乐,顺便把这几天所有不高兴的事情都抛到脑后,对美食有很大执念的Cathy照例在厨房里乒乒乓乓不知道在做什么,乔聆猜她待会儿肯定会把东西端来软磨硬泡让自己尝尝,于是乔聆把电视的音量往下调了调,偎在沙发的扶手上等着。



  没想到这一等,她就睡过去了,其间做了无数个梦,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乔聆半撑着身子坐起来,盖在身上的毛毯随着她的动作下落,她眼明手快的一把捞起,借着弯腰的动作轻轻拭了拭眼角。



  太多的前尘往事,都像潮水一般奔涌而来。



  五年前她每晚都被噩梦惊醒,可是在梦里从来没有见到想见到的那个人,也没有梦到那个她回忆千万次却找不到一点头绪的场景。自她从那段噩梦里走出来之后,又是五年无梦。



  这是她五年来第一次做梦,第一次梦见了那个人,梦见了那个时至今日依旧让她瑟瑟发抖的场景。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上面布满了已然冰冷的汗滴,可是……



  乔聆把手转向自己的胸口,可是……可是她明明觉得她自己很坚强啊,又或者是,那个人终于愿意入她梦来了吗?



  “叮咚――”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乔聆从似真似假的幻觉里惊醒,她警觉的转过身去找声音的源头,这下才彻底清醒过来,这是2011年,这是在美国,在秦念的家里。



  听到门铃声,Cathy已经跑过来赶在乔聆起身之前来开门,乔聆原以为是秦念终于愿意回来把事情讲清楚给她一个明白,却没想到原来是门外站着的原来是秦矜。



  纵使一开始乔聆会有不好意思,但是在这三天里所有的不好意思也都用尽了,纵然被看到她堂而皇之的在前夫的家里她也觉得无所谓了,就连招呼都懒得招呼,原本站起来的她又坐了下去。



  “大――乔聆,”秦矜走到她面前来,及时地收住了那个就要脱口而出的称呼,“我接你去看爷爷。”



  “是你爷爷。”乔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时候她还在钻这种牛角尖。



  秦矜无奈的笑了,笑容却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两个小家伙也想你了。乔轩和乔轾是不是?轩轾……你对他们的期望真高。”



  聊到两个小家伙,乔聆终于笑了笑,问道:“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秦矜看到她终于愿意开□流了,也笑着回答:“这几天都是爷爷带着他们去玩,大家都很喜欢他们。”



  “哦。”乔聆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露出一个笑容:“他们想姑姑了,为了讨他们的欢心,你们也终于想起我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越来越刻薄,可是秦矜依旧好脾气耐心的解释道:“我们一开始都不知道你来了,Alex也没有说,是两个小家伙说我们才想起来的。乔聆,你别怪Alex,他大概最近公事上不顺心。”



  听罢秦矜的话,乔聆只是笑,并没有说话。



  怎么能怪秦念,哪里又能怪得上秦念分毫?他的爷爷生病住院,只想看看曾孙,她告诉他孩子和他们秦家没关系,他相信并且表示只是骗骗老人家。一切都只是她乔聆东郭先生般的作为导致现在这个局面。秦念他什么都不知情,甚至秦念他也只是受害者,原以为凭空多出来两个便宜儿子,没想到到医院检查一轮回来发现空欢喜一场。



  他□她也是理所应当,谁让她圣母了,况且,说不定她就是个索取无度贪得无厌的女人呢,和她上一次床会引来无数的麻烦,说不定秦念自己也在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受了这个女人的勾引呢。



  看乔聆没有说话,秦矜继续说道:“知道你和Alex有些不愉快,所以爷爷特地让我接你到那边去住,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乔聆思考了一下,觉得现在还是先见到秦老爷子比较好,要是呆在这儿,指不定秦念哪天又回来发一回疯,到时候她可就真不知道该找谁去哭了。



  乔聆把自己带来的东西全都收好,不过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一转头听见秦矜站在卧室门口问她好了没。



  “等等――”她再度拉开行李箱的拉链,“有一样东西找不到了。”



  “哦,那你慢慢找。”秦矜没说别的,倒是让她别急,自己又退出去回到客厅去等了。



  乔聆不得不感叹,虽然秦矜和秦念只是表兄弟,但是差异的确很大,要是现在在等自己的是秦念,他一定会很不耐烦的让自己不要再找了,在秦念看来,一件东西不过就是一件东西,有钱可以再买到,买到的那件也依然是原来的那件,所以在他们俩还是夫妻关系的时候他就十分不理解乔聆为什么对某些看起来十分普通随便都能买到的东西那么珍视。



  她把Cathy叫来,让Cathy帮她一起找她丢的那件东西,但是在房间里翻了半天都翻不到,乔聆最后只得放弃,拍拍手不找了:“算了,也不是很重要的东西。”



  乔聆拿着自己行李回到客厅,对在客厅阳台的秦矜说:“我好了,可以走了。”



  秦矜今天自己开车,开的是一辆沃尔沃,看到车的时候乔聆就笑了,问:“你怎么还开这种车啊?”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刚嫁到秦家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小叔子开这辆沃尔沃,现在看到的车比原来新了一些,应该是不同的车同一款型号。



  正在拿起行李箱往后备箱放的秦矜动作停了停,然后也笑着说:“开习惯了。”



  “秦矜,这几天陈温雅有没有到你们家?”刚上车,乔聆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正在发动车子的秦矜脸色却有些尴尬,回避似的说了一句:“Alex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我和她也不是很熟。”



  听完他的话,乔聆马上意识到秦矜是误会了,大概是觉得自己在探秦念和她未婚妻的风,她也笑着解释道:“我不是问这个,我只想问问她有没有去你们家。”



  “没有。”秦矜细细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给出了答案。



  那就好,乔聆舒了一口气,过了几秒钟又转头向秦矜道:“秦矜,拜托你一件事情,可不可以让我马上回国?”



  “为什么?”这回秦矜直截了当的问道。



  乔聆觉得万幸,还好他没有直接皱眉头说不行,好歹还有点希望淘宝网女装 天猫淘宝商城 淘宝网女装冬装外套 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 淘宝网女装夏款 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裙子 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淘宝网夏装新款裙子淘宝网女装2012商城淘宝网女装春装连衣裙淘宝网女装商城购物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淘宝网女装冬装羽绒服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淘宝网天猫商城淘宝网女装秋装购物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 淘宝网女装冬款。



  “我要是说你大哥不够厚道人品很差,把我接过来了但却不愿意让我回去你相不相信?”



  “乔聆,你和Alex当年分开也是因为误会,现在好不容易再走到一起。我们都知道,你一个女人养两个孩子不容易。”没想到秦矜直接忽视了她的话,大概以为她和秦念之间不过就是闹闹无伤大雅的小别扭,现在,他是在劝她妥协。



  “我没有和他再走到一起,养孩子也确实不容易,但是说来说去,都和你们秦家没关系。”看到秦矜的表情实在无奈,她突然意识到话题又偏了,于是赶紧说道:“刚才开玩笑的,你大哥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还是算不上坏,我的机票他给了,但是少了两张。”



  一向温和的秦矜终于也变得面无表情:“你想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走?”



  “这个要求过分么?”乔聆挑眉反问道。



  “爷爷不会答应的。”秦矜皱眉道,车速也降下来了。终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嘴唇抿紧,过了好一会儿才对乔聆说:“你先和我回去,孩子也还在那里。你要是不想见Alex就不见,那边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大家也都在等你。什么事情都等见到了爷爷再说,行吗?”



  乔聆笑,一副坚决不同意的样子:“喂,秦矜,别这样。这叫缓兵之计,我知道,到了那里你们有很多的方法很多的理由把我留下,说起来,我现在想,大概你和秦念的那些手腕、攻心术,都还是从老爷子那里得到真传的?”



  听到这里,秦矜的嘴角终于露出一个鄙夷的笑容,他“哼”了一声,“攻心术?如果他真的有的话,当年也不至于为了你那样疯疯癫癫。”



  如果这是在五年前,听到这话乔聆心里一定全乱了,早就自动脑补成秦念爱她爱到要死要活表面上看起来对她不冷不热其实暗地里爱自己爱到骨头里,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但是今天一想到这种可能她居然默默的打了个寒噤。



  秦矜的话是真是假尚不可知,如果是真的又不知道里面到底加了多少艺术夸张,她决定还是回归正题:“秦矜,你大哥和陈温雅什么时候订婚的?”



  “他们还没有订婚。”秦矜皱眉道。



  “哦,这样啊,”乔聆这才想起来,未婚夫不过是陈温雅的说辞,报纸上说的是他们即将订婚,“那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正式接触的吗?”



  她一点都不觉得这个问题为难秦矜,只看秦矜愿不愿意回答。



  “半个月前,怎么了?”十分难得,秦矜这回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啧啧,看这效率。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身边有孩子的事情?别告诉我早就知道了。”乔聆问道。



  “也是最近,在酒店见到你的前几天。”



  真的是这样,时间刚好对得上,乔聆笑,决定还是把事实说出来:“如果我告诉你陈温雅是lesbian,那你会不会奇怪她为什么要和你大哥在一起?”



  “乔聆――”果然,不知道是恼怒还是觉得她荒诞,秦矜几乎是无奈的拖长了声音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喂,别这样。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好了。”



  “不要太跌宕起伏的,我在开车。”秦矜的语调依旧没有什么起伏,淡淡的说道。
兔吱凶猛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tuzhixiongm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