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天唐锦绣

第一百三十章 隐情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9-08-11 00:05: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伏天氏狼牙兵王一号红人剑来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赘婿大劫主
  长孙冲见到父亲犹豫不决,便沉声说道:“孩儿目前之状况,与丧家之犬何异?以往种种,实在是鬼迷心窍所致,行至今日,皆乃咎由自取。陛下仁慈,不忍将孩儿枭首,可是这有家不得归、流亡天涯之生活,孩儿着实坚持不下去,与其颠沛一生、最终埋骨他乡,还不如拼上一回,纵死亦无憾!”

  对于他这样一个自幼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来说,四处流亡、寄人篱下的日子着实艰难,心底的骄傲与尊严令他在高句丽度日如年,不止一次的想要返回长安,哪怕被处以极刑,亦能求个心安。

  他宁愿死,也不愿自己的尊严被那些高句丽蛮夷狠狠的踩在地上……

  长孙无忌动容道:“吾儿何必如此?大丈夫能屈能伸,纵然身在异域,凭借你的本事,亦能求得一个安身之所,大不了……”

  话音未落,长孙冲“噗通”一声跪在他的面前,顿首道:“请父亲成全!”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么洗清罪责重返长安,要么一死了之绝不苟且!

  只要想想在平壤城之时,那些个豚犬一般的高句丽贵族将他当作丧家之犬一般任意凌辱,他便心中宛如火烧一般……

  长孙无忌明白了长孙冲已萌死志,顿时老泪纵横,伸手将最宠爱的儿子拉起来,轻抚他的头顶,哽咽道:“吾儿能够这般志气,为父高兴还还不及,岂能不予成全?为父这就进宫,即便是磕破了头,亦要求得陛下恩典!”

  长孙冲亦垂泪道:“孩儿无能,害得父亲日夜担忧,尚要背负骂名,实在是枉为人子!”

  长孙无忌长叹一声,咬了咬牙。

  他知道这件事非但要求得陛下的恩典,亦要取得房家的谅解,以长孙冲与房俊之间的恩怨,恐怕房家不会坐视长孙冲重返长安。一旦房俊甚至是房玄龄对此便是反对,即便是陛下亦不会轻易坐下决定。

  只不过他与房玄龄素来不睦,近些年又反目成仇、势成水火,求人说情是肯定不行的,唯有亲自登门,苦苦哀求。

  可叹他长孙无忌刚硬了一辈子,临老却不得不为了儿子的生死前程向一个老对手伏低做小、软语相求。

  房玄龄尚且好说,即便是一辈子的对手,亦不得不赞一句“温润君子”,即便拒绝自己,亦不会让自己脸面剥净,总归会给一个台阶下来。

  可房俊那个棒槌……

  “你且在家中多住几日,这两天为父好生思量一下,如何求得陛下的这道恩典。”

  长孙无忌很是头疼,一想到有可能会遭受房俊的嘲讽诘难,他就心里堵得慌。

  却又不得不求得房家的松口……

  长孙冲亦知道此事之为难,啜泣道:“孩儿不孝,让父亲为难了。”

  长孙无忌勉强笑了笑,安抚道:“父子同心,说什么为难不为难?你且安心住下,一切自有为父为你绸缪!”

  *****

  书院。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值房前的空地上,许敬宗看着面前十余张酒桌杯盘狼藉,酒足饭饱之后的纨绔们放浪形骸,居然燃起了一大堆篝火,百十人有的醉卧当场,有的醉眼惺忪,有的兴奋莫名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看着群魔乱舞的舞姿,听着鬼哭狼嗥的歌声,许敬宗只觉得脑仁儿一阵阵发胀。

  不愧是关中纨绔,特娘的简直就是一群魔鬼……

  扭头去看设在一株大树下的酒桌,房俊与高真行以及几个纨绔依旧推杯换盏大呼小叫,不由得目光中满是幽怨。

  正如他所想,自己垫钱从松鹤楼置办了这十几桌酒菜,房俊那厮提都没提何时给会账……

  这一下子几十上百贯出去,怕是血本无归了。

  丢进河里还能听个响儿呢……

  酒桌这边,高真行看着站在石阶上一脸幽怨的许敬宗,低声对房俊笑道:“二郎你富可敌国,何必贪图人家那么一丁点儿的钱财?这位许院丞可是出了名的守财奴,这些钱简直令他痛不欲生,你不厚道哇!”

  松鹤楼是长安城最出名的酒楼,除去酒菜出了名的高档之外,价格更是出了名的贵。大唐对于官员绝不吝啬,俸禄十分优厚,可是等闲三品以下的官员依旧打怵去松鹤楼请酒,更何况是一下子十几桌……

  房俊瞥了许敬宗一眼,哼一声道:“有些人呐,就是记吃不记打,你对他狠一些,他对你摇尾乞怜,你对他好一些,他又得意忘形……来来来,喝酒!”

  桌上几人都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高真行不再理会许敬宗,心里琢磨着房俊这话语里头到底有没有敲打他的成分,嘴上说道:“说实话,以往吾高四郎对你并不服气,认为你也不过就是命好,娶了陛下的闺女,又有一个好爹,再加上运气太好,所以才有了这一番成就。但是去年冬天你率军直出白道、横行漠北,吾才算是服气。来,大家敬二郎一杯,也敬那些血染漠北的兵卒们一杯!”

  “敬吾大唐之兵卒,饮圣!”

  “饮圣!”

  几人轰然对饮。

  坐在高真行身边一个少年打了个酒嗝,脸上红红的明显有些醉了,吐字不清道:“你们可知道,吾自幼便梦想着当一个统御千军万马的大将军,麾下十万虎贲,为吾大唐开疆拓土、纵横万里……”

  高真行吃了口才,嗤笑道:“得了吧!杜怀恭,就你那小身板儿连自家娘子都不能收服,还特么做梦统御千军万马?哈哈哈,别让吾辈笑掉大牙!”

  杜怀恭顿时急了,瞪眼道:“此乃吾之志向,何以耻笑?”

  高真行亦是个浑人,顿时怒道:“屁的志向!”

  房俊赶紧将这厮拦住,都说他房二是个棒槌,其实在他看来,这高真行才是不折不扣的棒槌,典型的有勇无谋,蘸火就着……

  拦住高真行,房俊笑道:“人无善志,虽勇必伤。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漂荡奔逸,何所底乎?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虽百工技艺,未有不本于志者。”

  杜怀恭感激莫名,大声道:“还是二郎知我!”

  房俊哈哈一笑,续道:“所以呢,无论是任何人都应有崇高之志向,并为之而努力,百折而不挠,吾等又岂能随意嘲笑别人之志向呢?除非……忍不住!哈哈哈!”

  高真行正想着这房二还真是出口成章啊,随意的说两句便有励志之效,结果正咀嚼着这两句话,下意识的饮了一口酒,便听到这最后一句。

  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噗”的一声将口中久喷出,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差点笑得背过气去……

  同桌之人更是狂笑不已,这转折,太特么神了!

  杜怀恭却早已羞臊难当,恼火道:“二郎何故这般羞辱于我?好歹我亦是英国公家的女婿,而你家与英国公家更是世交,总有分香火情分在,如此折辱,不显得过分了吗?”

  虽然心里恼火至极,到底还没完全喝醉,言语之中亦不敢将房俊得罪得狠了……

  房俊笑着摆摆手,道:“杜兄误会,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若是有失礼之处,在下甘愿受罚!”

  说着,亲自斟了酒,与杜怀恭对饮一杯。

  杜怀恭不情不愿的举起酒盏,憋着气一饮而尽,虽然恼火,却也知道房俊绝对非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高真行这时候缓过气来,笑道:“旁人若有那等志向,吾自然是钦佩的,但是你杜怀恭……哈哈,人家英国公为了帮你捞功勋,亲自为你安排进入军中,你小子却贪生怕死不肯去,简直丢尽了吾辈关中儿郎的脸面,亦敢在此大言不馋的说什么志向?简直笑话!”

  房俊亦曾听闻此事,便笑呵呵的看着杜怀恭。

  杜怀恭被高真行一顿讽刺,却是没有发怒,而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房俊一看,哎呦,这里头有故事啊?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