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天唐锦绣

第三十七章 李二的疑心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9-06-19 17:38: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域之王
  如今董明月只是王府内一个侍妾,无根无屏没有家族撑腰的女子,是不可能成为侧妃的。

  这样的侍妾只不过是一个玩物,毫无身份可言,即便诞下子嗣,也没有资格录入族谱,更遑论成为天潢贵胄,在皇帝祭天之时占据一席之地……

  李元景许诺一个名分,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侧妃。

  若是异日成就大业,这侧妃可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贵妃……

  董先生定定的瞅着李元景好一会儿,直至瞅得李元景浑身不得劲儿好似被一条毒蛇盯上一般,这才缓缓垂下眼皮,轻叹一声道:“看得出来,王爷不安现状,所图甚大……贫僧风烛残年,即便有心护佑爱女,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惟愿王爷能够多加爱护,有始有终,则贫僧于佛前每日诵经焚香,祈愿王爷壮志得酬、体魄安康。”

  李元景心中砰砰直跳。

  他尚是首次与人前展露自己的野心,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承认……

  但是这种觊觎天下至高权力的野望,却令他血液流动加速,呼吸有些困难。

  舔了舔嘴唇,李元景道:“壮志得酬……有些夸张了,本王德行浅薄、才华鄙露,只愿纵享声色,做一个逍遥散人,让自己的女人、子女能够安稳康乐,于愿足矣。”

  矜持是必须的,即便眼前之人掌握着一支密谍死士,李元景也不会愚蠢的直接承认自己的野望。

  *****

  神龙殿。

  李二陛下赤着脚坐在软塌上,微风从窗外的几丛翠竹之间吹进来,带走了苦闷燥热,凉风习习,甚是舒爽。

  将手里的书卷放在旁边的桌案上,抬起眼诧异的看着李君羡:“荆王府的侍妾之父,乃是前隋遗臣?”

  李君羡道:“正是。”

  “百骑司”的任务是护卫圣驾,兼且监视长安城内一切谋逆不轨之动向,固然李二陛下认为没必要对朝中大臣挨个的监视起坐卧起居,但是荆王李元景这等皇室贵胄,是肯定要监视的。

  荆王府内早已遍布眼线。

  玄武门之变过后,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尽皆授首,自李二陛下以下,便数荆王李元景最长。

  这等资历、身份,李二陛下岂能不加以防备?

  ……

  微微阖上眼皮,李二陛下心念转动。

  这董明月之前是醉仙楼的头牌歌姬,张士贵被刺杀一案,京兆府不顾河间郡王的威望抄了醉仙楼,从此董明月销匿踪迹,后来在江南僚人围杀房俊之时曾出现过,都以为她是僚人之后,刺杀张士贵乃是为了一雪当年剿灭撩人叛乱之仇恨。

  如今看来,却是极不简单……

  李元景将一个反贼弄进王府,又去见她已然出家为僧的父亲,这是要干什么?

  若是当真心怀不轨,为何敢这般明目张胆?

  若是巧合,为何又这般巧?

  还是说,李元景在玩“虚则实之,实则虚之”那套把戏?

  李二陛下蹙着眉头,有些拿不准李元景的心思。

  他是个极为自负的帝王,从来都敢于正视自己。所谓的帝王威仪,决不能让任何人都甘心蛰伏、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奉为圭臬,人性自私,总有人嘴上说着一套心里想着一套,躲在角落里阴谋算计。

  就如同满朝的前隋遗老遗少,这些人当中有多少希望他李二陛下暴卒殡天,又有多少人做梦都想着复辟大隋?

  李二陛下不在乎。

  他知道人心不可控制,但他自信以自己的威望、能力,足以震慑这些心怀鬼胎的屑小。

  你怎么想没关系,但是你也只是想想,借给你一个胆子不也不敢干,干了你也干不成!

  论自信霸气,古之帝王,没有几个能够与李二陛下相提并论。

  他不在乎李元景会否谋反,虽然他认为那厮胆小如鼠自私惜命,就算想破脑袋也不敢赋予实际,他在乎的是一旦李元景当真阴谋篡逆,会有多少朝臣相随,又会有多少皇室响应?

  他从不在乎杀人,当年杀兄弑弟灭绝兄弟全家,眼皮都没眨一下。

  他在乎的是自己的“贞观盛世”,能否一如既往的繁荣下去,在乎的是自己百年之后,青史之上会是何等评价……

  沉默良久,李二陛下才说道:“严密监视那对父女,但切忌打草惊蛇,同时对于荆王的监视亦要增加一个等级,朕要知道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哪怕是早膳喝了几碗粥,晚上留宿在哪一个妃子房里……”

  李君羡心中一懔,忙道:“喏!”

  若说之前的监视只是“例行公事”,那么从现在开始,明显陛下已经对荆王升起了猜疑之心。

  “太子最近在忙什么?”

  李二陛下拿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状似随意问道。

  李君羡一愣,道:“这个……”

  他不明白为何话题忽然之间就从荆王身上转到太子这边,更有些拿不准,陛下这般问话适合意图……

  按常理来说,他这个“百骑司”的大统领,便是皇帝手底下第一号的“爪牙鹰犬”,所负责的监视、刺探等等任务,都是暗中进行,但凡被他盯上的人,要么贪赃枉法、阴谋篡逆,要么特立独行、为陛下所猜忌。

  这会儿问起太子,难道是对太子又有了看法?

  自己应当如何回答?

  他这边略一沉吟,李二陛下顿时睁开眼睛,瞪了他一眼,不悦道:“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你乃朕之耳目,不是太子之羽翼,难道还想蒙蔽圣听、自作主张不成?”

  “噗通!”

  李君羡当即跪在地上,头上冷汗涔涔,大声道:“陛下息怒,末将绝不敢有半分私心!只是太子最近行为正常,并未有任何出格之处,陛下骤然发问,末将思忖着是否有所遗漏……”

  他是皇帝的狗,更是皇帝的刀,是皇帝以之施展帝王权力的延伸,似他这样的人,贪赃枉法、杀人越货或许都没事,毕竟是皇帝信任的家臣,定然予以维护。

  然而一句“蒙蔽圣听”却能轻易要了他的命……

  当一条狗、一柄刀有了自己的思想、主张,那便随时随地都能反噬主人。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手指头点了点李君羡:“勿要跟朝中那些臣子们学,他们可以及早的站队到太子身后,追求名利、争夺权势,但是你不同。你只需办好朕交予你的差事,朕自然许你一个国公之爵,世袭罔替。”

  李君羡魂儿都快要吓飞了,以首顿地,大声道:“陛下明鉴,末将誓死追随陛下之心,从未有一刻懈怠!纵然他日陛下飞仙,还请赐予末将昭陵陪葬之殊荣,永生永世,效忠陛下!”

  唐朝的皇帝可没有明清两朝那么严厉,当着皇帝的面儿说个“死”字儿,就能以“大不敬”之罪杀你全家。唐朝皇帝崇尚“长生”,奢望“飞仙”,却从不盲目的自认为老子就是万寿无疆,提一个“死”字就断了气运,犯了忌讳,阻了成仙成圣之路。

  反而如李君羡这等直言不讳,表达出“若有一日您大行于天,咱就一杯毒酒亦或三尺黄绫,给您陪葬,到了地底下咱还追随您”的想法,会得到皇帝极大的信赖于嘉奖。

  没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能够舍命陪葬,这是何等的忠诚?

  比嘴上说着阿谀奉承连自己都不信的鬼话靠谱得多了……

  李二陛下心情舒畅不少,摆摆手,道:“行啦,这等话诳谁呢?说说吧,太子最近都忙些什么。”

  李君羡道:“太子并未有所异常,只是最近这段时日,不断有人前往东宫,欲求太子给房俊递话儿,将自家侄子安插进书院之中,希望能够成为第一批学子。”

  李二陛下又问:“那房俊可有回复?”

  李君羡顿了一下,道:“有,房俊说,别管是谁家的子弟,书院的原则是择优录取,谁说话也不好使……”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