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双颜乱

第二十章 聂将的苦涩

双颜乱 | 作者:若斯 | 更新时间:2019-01-30 20:28: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猛男诞生记贴身死神魔女修仙日常洪荒英雄志红眼黑皇北大之恋:勺园的旗腹黑总裁追妻以鼠之名13号诊所
  ( )推门而进的人是聂将。



  聂将手里端着的是万小藤的早点,刚才散场了之后他和简寅迅速到厨房里开始煮万家姐妹的早饭,至于那一地的凌乱就由其他四人来收拾,他们不会有怨言的,因为万家姐妹的营养对他们来说比较重要。



  “吃早饭了。”他想唤那一声“藤儿”,但是话到嘴边却唤不出口。



  万小藤还是躺在贵妃椅上不动,她等着聂将的“服侍”。



  聂将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端起香味四溢的蛋花糖水走近万小藤。习惯性地拉了一张椅子坐下,聂将开始了与往常一样的喂食工作。



  万小藤毫无愧疚地接受着聂将的服侍,勺子伸到她嘴边她就张嘴,比女王还要享受。就算是武则天也是自己动手吃饭,而万小藤竟然享受着武则天也不曾有过的待遇,可见万小藤是怎么的得天独厚。



  万小藤不愧疚是因为她本来就没有懒到连自己动手吃饭都不愿意的这种程度,是那几个男人将她宠成这个样子的,所以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她只是选择不抗拒而已。



  沉闷的气氛,这是一贯的事情。



  万小藤是懒得说话的人,而聂将则是冷漠到不爱说话的人,这两个人只要碰在一起,相信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人与人之间这种这么沉默的相处气氛。



  但是惯例通常都是用来打破的,原本就没打算开口的万小藤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小将,我有事要跟你说。”好歹也要交代一下应天行要留下来当第五号店小二的事情。



  聂将抬头看着万小藤,不说话却表达出让她说的讯息。



  “应天行要留下来当杂工,你就随便安排他做点什么吧。”喝下一勺甜甜的蛋花糖水,万小藤很满足。



  小将的手艺就是好,她在二十一世纪喝的蛋花西米露是带着腥味的,但是小将煮的蛋花糖水一点腥味都没有,甜甜滑滑的,入口不腻也不淡,她爱死小将煮的东西了。



  聂将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身上散发出的寒气比十二月份的寒冬还要冷。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什么是作客?只要一旦入住了“双颜馆”,任何男人都不会轻易离开的,他们六人便是这样。



  防了五年,他还是防止不了别人来与他争夺藤儿。而云亦和江清是个意外,比武时他一分神突然想到该为藤儿做点心了,就因为这样他输给了云亦,所以他只能让他们留下来。



  藤儿对他们没有多大的兴趣,这让他稍微安了一颗心,但是听着他们一句“小藤”,两句“小藤”地唤着藤儿,他心底苦得涩然。



  他为什么苦涩?守候了藤儿五年,他从来没有唤过藤儿的昵称一次,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冷然的心不懂得怎么去为他和藤儿之间加温,他竟然艰涩得唤不出对藤儿的爱称。



  简单的两个字,可是到嘴边却成了艰难。当他听到应天行唤了他藏在心底已经五年之久的两个字时,他恨不得将应天行就这么杀了,因为他抢在他之前唤出了这个名字。



  他不是没有杀过人,没到“双颜馆”来之前,他常年漂泊在江湖上,江湖有多复杂他是一清二楚。



  你若不杀人,人便来杀你,这是江湖的永恒不变的真理。想在江湖上生存,刀口上是不可能不沾鲜血的。



  “为什么?”他还是不敢唤出那埋藏在心底五年的名字。



  “没什么为什么,看他那么可怜又身无分文,就当是做件善事收留无处可去的他吧。”这个理由也勉强过得去了吧?



  万小藤对入口的美味啧啧叹足,人间的美味啊!她不客气地享受了。



  “给他银子。”有了银子他就可以离开了,聂将想尽办法不让应天行留下来。



  “小将,救济一时不等于真的是救了他,给他银子不如给他一份工作。”唉,还要她想尽理由来帮他辩解。



  应天行,你欠我的恩情可重了。



  “我去找其他的工作给他。”只要不是在“双颜馆”内,应天行就算留在安东县也与他无关。



  “用不着那么麻烦,就随便安排一点事给他干不就好了?”万小藤知道聂将万般推搪的原因,不就是都因为她么?



  万小藤叹气。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还清聂将对她的好,还有云亦和江清,她真的烦恼了。



  对他们的感情她是没有萌生出来,但是最起码的情谊让她狠不下心来伤害他们的心。



  他们是除了小羽之外理解她懒惰性格的人,他们包容她的懒性,而且甘愿为她做牛做马,这不是让她不感动,她也曾经为他们的举动感到窝心,但是感动是不能拿来当感情的,本质上感动和感情根本就是两码事,她不想混乱了心。



  “店里够人了。”四个店小二,两个掌柜,加上他和寅两个厨子,“双颜馆”里有他们八个人已经绰绰有余,不需要再有其他“闲杂人等”的出现。



  “多个人又没什么,就随便安排点什么工作给他就好了。”多个人只是多一张嘴而已,她们的钱多着,养多一个人不成问题。



  聂将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万小藤慵懒的声音打断了。



  “小将,我想吃栗子糕。”眼角看见桌面上放着的那一碟应该是栗子糕没错。



  聂将深深地看了万小藤一眼,于是还是决定把应天行的事放在一边,先端来栗子糕喂饱万小藤。



  满足地吃着栗子糕,万小藤眼角始终带着笑。



  既然应天行的留下已经成了定数,聂将也不能期望有什么可以被改变了。看着万小藤愉悦地吃着栗子糕,聂将多次想将心底的那两个字唤出来,但是每每话到嘴边他就止住了音。



  要唤出“藤儿”两个字到底有多难?聂将心底纠结。



  “藤……”细微地发出一个音,不完整的称呼只有聂将自己听得到。



  “小将,我午饭想吃玫瑰酱油鸡。”她突然很想念那甜甜香香的味道。



  距离上一次吃玫瑰酱油鸡已经有三个月了吧?原来她这么久没有吃过了。万小藤满脑子都是吃吃吃,完全没有注意到聂将眼底一闪而过的苦涩。



  “嗯。”聂将轻应了一声,他等一下就会准备好食材的。



  “还要有绿豆海带甜汤。”即使面前还有半碗蛋花糖水,一碟只吃了两块的栗子糕,但是万小藤是肚子饱心不饱,她想都想到嘴馋了。



  “好。”



  “酒酿麻婆豆腐。”



  “好。”



  “红烧茄子。”



  “好。”



  “蒜爆牛肉。”



  “好。”只要是藤儿想吃的他都会做。



  万小藤盯着聂将半晌,然后问了一句让聂将心底惊慌的话。



  “小将,如果我不再喜欢吃你做的菜了,那怎么办?”这个可能性比她活到五百岁还要渺茫,她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万小藤不懂为什么聂将会对她这么好,宁愿抛弃男人的尊严也要专心为她洗手作羹。难道她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吗?



  她从来就不是受瞩目的人,而且说个让她悲哀的事实,在二十一世纪活了二十年,除去懵懂稚幼的年岁,渐渐长大成人的她一直都是乏人问津的状况,即使有人对她说过不介意她懒得像只猪,但是都是不到三天他们就放弃了。



  现在不仅有小将,还有小亦、小清,莫名其妙地又多了一个应天行,她真的受宠若惊,她怀疑这一切都是上帝他老人家跟她开的玩笑。



  “为什么?”他唯一能用来讨好藤儿的东西就只有不断增进的厨艺了,如果连仅有的一点牵连都断了,他真的不知道他还能为藤儿付出点什么。



  他知道自己的性情不易近人,可以说是没有人能与这样冷漠的他合得来。他学不来江清他们的嘻皮笑脸,但是他愿意为藤儿去改变,只是藤儿还有另外一个五年来等待他为她作的改变吗?或许他要改变的时间还不止五年。对于这一点他很没有信心,所以他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和藤儿之间唯一的牵连断掉。



  “我是说如果,你回答我就好啦。”她是从没有嫌弃过小将的手艺,因为他的手艺真的好得没话说。



  不管她点什么菜单,只要是她能说得出口的小将都会用心去向小羽赐教,只要有一点差味,他会不断地做,不断地找出问题所在,务必做到她最满意为止,这样难找的人她还嫌弃什么?



  “没有如果。”因为他不允许。



  “小将你很没有幽默感。”她怎么今天才发现小将是只倔强的牛?
双颜乱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shuangyanl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