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奇门风云

下卷 第二章 慈善之气

奇门风云 | 作者:龙人 | 更新时间:2019-03-13 10:35: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的大姐大美人含珠你是澎湃的海魔幻水晶我姐姐叫妲己绮罗传妙偶天成仙政风云无耻至极超级神眼
  第二章慈善之气



  天狮寨门口,雷劈木、雷劈土早已立于中间,那一种如山岳般狂放的气势早就罩住了整个大门。那是一种催人奋发的气势,那是一种豪情万丈的气势,没有苍老的感觉,尽管他们已年近七十。那是一种沉稳,一种让人信服的沉稳。那是一股并不逼人的气势,反而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艾地桩走路也是一派王者之风,大步前行。当他步上天狮峰的山腰,他的眼睛一下子便亮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那两股自然流露的气势。那是一种气势的感应,并非眼睛可以看出来的。那股气势便像是两把刀,并不锋利,而且很钝很钝。那是一种亲切感,很强的刀感。因为这两个人本身的纯朴,才致使这两把刀的刀气无锋,没有逼人的感觉。



  雷劈木、雷劈土也感觉到了艾地桩的存在,而且是逐渐行来。那是一种祥和、慈善的气机,没有任何冲动的思想存在,没有意**,一片宁静。那是一种比较接近自然的气势,那是一种让人想亲近的气机。同时他们还感应到了两股很熟悉的气机在遥遥地响应。他们知道这是雷劈金和雷劈水,接着他俩便听到了欢叫声。



  “恭迎艾家庄主光临我天狮寨。”雷劈木与雷劈土的身音伴随着轻风远远地送了出去。



  “多谢寨主盛情,艾某感激不尽。”艾地桩遥遥回应道。



  “恭迎艾庄主,愿艾庄主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天狮寨的众弟子一起高声呼叫道。



  “啪……嗖……呼……”天空中无数道响箭在飞舞,连阳光都暗淡了很多。



  “咚咚……”鼓手已经将那巨鼓敲了起来,那每击一下,如闷雷滚过,雄壮而有力,庄严、肃穆,气势恢宏。



  “当……嗵……锵……”锣声一下子也赶起了热闹,敲了起来,一时之时,锣鼓声震动得群山如摇,响箭也在天空中演示出了无比的美态。



  艾地桩热血沸腾,眼中尽是激动。和艾地桩一起来的五名随从,眼中也露出了崇敬和感激。他们没有想到,天狮寨的几位寨主会如此重视艾家庄的庄主,他们脸上也有了光彩。谁不希望对方对重视自己的主人呢?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主人受敬,其属下也必定沾光不少。



  终于一副壮丽的场面出现在艾地桩的眼前。



  天狮寨的二寨主和四寨主如两根顶天立地的支柱一般立于天狮寨的大门口,那苍劲有力的“天狮寨”三个金字也让人看得热血沸腾。彩旗飞舞,锣鼓震天,耀得烈日无光。每个寨中弟子满面红光,一脸的激动,一脸的欢畅,一脸的真诚。



  “欢迎艾家庄主与艾家高手光临我天狮寨作客。”众寨中弟子一起高呼,这一下连艾地桩身后的弟子也高声呼叫。数百名弟子的声音组合起来,几乎将整个天柱山都震得有些发抖。



  “多谢众位寨主,和众位兄弟的盛情。今日之谊我艾某永生不忘,他日有用得着我艾某的地方,只要众位寨主吩咐一下,定会全力以赴。”艾地桩抱拳激动地高声道。那悠长而富有动感的声音刺破锣鼓的狂响,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内。那五名艾家的高手非常激动。



  “艾庄主亲临本寨,是我寨的荣幸。今日我们不仅迎来了艾庄主和几位艾家的高手,而且还带回了一百多坛上等美酒,进寨后就来个大狂欢吧。一来为了欢迎艾家庄主,二来是庆祝我们打了一个大胜仗。”雷劈金挥手高声道,一下子竟盖住了锣鼓声,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艾地桩打心眼里佩服雷氏兄弟的功力之深。



  “好哇……”一片欢叫声从锣鼓声中爆射而出。



  鼓点更密、更急、更响了,锣声更脆、更狂了,彩旗如翻飞的大鸟,舞出一种迷幻、狂放、粗野的气息,这是一种感情自然的流露,人性真纯的体现。



  艾地桩的心也被激起了万丈豪情。



  “啊……”仰天长啸,万山回应。



  “啊……啊……啊……啊……”雷氏四兄弟也相继而啸,呼应长天,直插云霄,鸟飞兽走,这一串长啸直叫的山川变色,日月无光,让人热血沸腾。



  “走,进寨喝酒去!”长啸一止,雷劈金高声叫道。



  “走,艾老兄,我可要和你大干三百杯,你跟我大哥、三弟倒是共同作战过,那现在就和我来战酒。”雷劈木兴冲冲地走上来拍着艾地桩的肩膀道。



  “哎,别忘了还有我,也是一样,不能偏心。”雷劈土不甘落后地拍着艾地桩的另一边肩膀也欢声道。



  “蒙二位寨主看得起在下,今天我们便不醉不休。”艾地桩豪气干云地道。



  锣鼓之声开始移动,那翻飞的彩旗在众人的前方引路,荡起一片浓浓的喜气。



  天狮寨的大殿设在天狮峰顶,这里可以尽览山色。遥望千丈崖,风轻气爽,搭起的是一座大大的亭台式的大房子。这本是天狮寨大型集会所用之场地,而今却用来摆设酒席为艾地桩众人洗尘。



  天狮寨很大,有很多房子都是用石块堆砌而成,也有的是木质结构。不过十分清静整洁,这些房子的设计和布局在艾地桩的眼中肯定不能算是上乘之作,但能有如此布局形式,也绝不会落入俗流,这是秦儒一手规划的建筑方案。秦儒不仅在武学上有些成就,还在管理和建筑上也有所涉及。因此他规划建设的房子基本上算是可以,不过这只是按照他个人创意所设计,不免有点漏洞,但别有一番新意。



  “大寨主,这些房子的设计都别有新意,不知是哪位先生设计的呢?”艾地桩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是我的世侄秦儒所设计的,看!这便是我的世侄。”雷劈金拍拍秦儒的肩膀道。



  “晚辈秦儒拜见老前辈,还请前辈多多指教。当时晚辈设计之时,便觉得有很多漏洞,可是我又一时找不出来。我知道庄主是建筑巧器制作的宗师,很早就想向前辈请教一番,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今前辈亲临指点,一定会更好。”秦儒抱拳恭敬地道。



  “哪里,哪里,秦贤侄对这房子能有所创新,不入俗套,可见贤侄的灵根深藏。这些房子只是有一点不十分完美,那就是不能够很好地互相呼应,以至有的房子显得孤立,只要在这些地方稍加上一点点修正便行了。”艾地桩平静地道。



  “艾老兄,待过两天,你再亲自来给我们设计一番不就得了,到时候,让秦世侄向你学学,那不是两全齐美之事吗?”雷劈木笑道。



  “若如此,再过两天,我便献丑、献丑。”艾地桩豪不客气地道。



  “那我便先感谢艾老弟了,谁人不知艾兄弟乃天下第一巧匠,若能有艾兄弟设计的房子,那我天狮寨定能固若金汤。”雷劈金兴奋地道。



  “大寨主过奖了,到时候,莫要叫大寨主失望便是了。”艾地桩谦虚地道。



  “哎,艾兄弟,这话那不是太不够味了吗?待会儿定要多罚几杯。”雷劈金粗犷地道。



  “没事,没事。反正我们今天是不醉不休,既然多喝也要醉,少喝也要醉,我豁出去了,哪还在乎这多罚的几杯酒呢?”艾地桩也粗犷地道。



  “哈哈哈……”几个人同时都被逗得放声大笑。



  “原来艾老弟是有恃无恐,怪不得。”雷劈金笑着道。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粗豪地大笑。



  “秦贤侄,你去为艾庄主和几位艾家兄弟安排一下住宿,同时叫各位兄弟把酒菜准备好。”雷劈金吩咐道。



  “是,我马上去办。”秦儒应声道。



  “艾老弟,我们去四处走走如何?”雷劈金提议道。



  “我当然赞成,也好看看这几年威震天下的天狮寨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艾地桩笑道。



  “哪里敢称得上是‘龙潭虎穴’呢?这个称呼还得需要艾兄改建了房子之后才能使用。否则,以现在这个模样不让江湖人士笑话才怪呢。”雷劈木也笑道。



  三人边说边走,这条路全由石条铺成的,而且是绕着山寨而铺的。石条宽而平整,看上去有一种古朴、平凡之美,更有一种朴素而清幽的气息。山寨周围有很多移植或野生的花草环绕在路边,各种花色不同的鲜花配栽在一起,而每一种色彩的花都会拼成一个让人赏心悦目的图案,再和其他颜色的花草一配合,便是一幅完整的图画。如:用一种黄色的花在中间簇成一个圆弧形,然后周围用一圈红色的花镶上一个边,再以绿色的小灌木在花的周围拼成一个菱形,虽然这样的图案人工刀斧的痕迹太多,但却也能达到一种美丽的效果,让人心动的美。



  艾地桩对这些园林的布局有些惊愕,便奇问道:“大寨主,想不到贵寨之中居然有这样的高人雅士,为这些花草也下了如此一番功夫,真是不简单呀。”



  “这些都是秦贤侄的几个家人,即是这次和我一起到九江去的那秦氏七名剑手所设计的,他们的剑法本就是这样练出来的。所以其剑法显得很简朴、很直接,似是东劈一剑,西劈一剑,但是很有效。那中间的圆弧,也是他们用剑削出来的,我也还真佩服这七位伙计的干劲和悟性。”雷劈金有些敬重地道。



  “哦,想不到这七位从来都不爱说话的兄弟居然是如此值得尊敬之人。”艾地桩敬佩地道。



  “不错,他们的精神的确值得我们武人尊敬,说起来他们也还真是几个练武的奇才。你猜,那条菱形的边是用多少剑切出来的?”雷劈金指着那灌木的一条长达二丈多的菱形之边问道。



  “大概要十剑才能劈好。”艾地桩估计道。



  “但你看他们用了多少剑呢?”雷劈金又问道。



  “这个……”艾地桩仔细观察那灌木的边缘,犹豫地道。



  “咦,这一条边从头到尾都没有剑与剑交接的痕迹,这就奇怪了,难道是一剑切下来的?只有一剑才会没有交接的痕迹,但这两丈多长的菱边又怎么可能用一剑切好呢?”艾地桩自言自地嘀咕道。



  “我实在弄不清楚,你还是说出来算了吧。”艾地桩一脸迷惑地摇头道。



  “哈哈,也有东西能瞒过天下第一巧手的眼睛,真是不简单呀。不过说起来也的确有一些让人不敢相信,这一条边是两个人切的,用同样的速度,用同样的剑招,每一个人花了两剑才切好这一条边,而且时间绝不会超过弹指之间。”雷劈金含笑道。



  “什么?这一条边两个人共用四剑,而且是在弹指间的事?”艾地桩惊问道。



  “不错,要不是我亲眼看到的,或许连我也不敢相信,他们的剑法居然能配合到如此圆润的地步,几乎是没有配合的痕迹,这需要两个人的心神是多么的集中和统一,几乎要成为一个人。这似乎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们却做到了。这种配合好像比我们四兄弟配合更要精密,所以我才很佩服他们。”雷劈金毫无做作地道。



  “哇,这真是太玄了,太难让人相信了。”艾地桩有点不敢相信地道。



  “其实,艾兄不知道,还有比这更玄更精彩更让人不敢相信的事存在呢?”雷劈金神往地道。



  “什么事能比这更精彩?比这更不敢令人相信呢?”艾地桩奇问道。



  “那也是这一团花,这两种不同颜色的花圈。”雷劈金记忆犹新地道。



  “哦,难道这一团花圈也是两个人切成的?”艾地桩看着那两圈切得非常圆润而不留任何交接痕迹的花惊问道。



  “不,这两圈花不是两个人合手切成的,而是七个人,他们七个人同时出剑,每一圈颜色先后出了两剑,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雷劈金还有些难以置信地道。



  “什么?七个人每人出二剑居然将这一圈花切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艾地桩心神大震道。



  “不错,一点都假不了。当时不仅寨中许多弟子在场,而且我们四兄弟也在场。当时我们只是指点了他们一下剑道的心法而已,却没想到他们对剑道心法居然掌握得这样快。”雷劈木也应声道。



  “真是耸人听闻,世上居然有这样的剑法,和这样的剑手。他们配合得如此细密不说,单讲这切花的手法和角度就有些令人难以置信,这些花并非都栽得很整齐,但若有一剑稍微存在一点点偏差的话,就可能把花切成两半,可是这团花没有一朵是残花,此种角度、力度可以想象。而且七人的剑以一个圆弧画出来,居然能以同一圆弧运剑,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艾地桩一脸惊疑地道。



  “他们七人本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或许是从小心神就能相通之故,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配合成就。”雷劈金猜测地道。



  “在浔阳楼中我并没有仔细观察他们的剑法,但却见到他们其中五人杀人的动作十分利落干净,而且动作很整齐划一,那时我只当他们是一个普通擅长配合的高手而已,竟没想到他们的配合已达到了如此程度。”艾地桩怀疑地道。



  “在三年前,他们七人联手也不是我一招之敌,可是如今,他们七人联手和我有一场大拼,若非我在功力方面占了优势,或许有可能败给他们七人也不为奇事。”雷劈金坦然道。



  “大寨主太谦虚了吧,以四位寨主的武功,要说能比你们更高的人,恐怕只有少林方丈了空大师和三大神僧、武当的前任掌门九梦真人及峨嵋宁远师太。而功力能和四位寨主在伯仲之间的,在江湖中可能只有峨嵋掌门恒慧师太、蛇山金刀王家王祖通、青城掌门昆吾子。崆峒掌门夫妇联手的‘双剑春秋’或许比四位寨主其中一人要厉害,但说到单打独斗,两人绝不是任何一位寨主的对手。另外唐门的唐竹棋或许比四位寨主中的任何一位修为要高上一点。还有冯家的老祖宗冯玉山那老怪物是一个没有人知道底细的人物,听说当初,唐门老祖宗在世时都对这老怪物畏避三分,想必这老怪物的武功会在四位寨主之上。若是凌家依然存在的话,这世上至少多了二位比四位寨主武功更高的人,那便是凌家的庄主和‘君子之剑’马大侠,另外定还有三位可以和几位寨主在伯仲之间,那便是凌家庄庄主夫人李玉环、二庄主凌春雨及凌家五老中的老大,不过那老头却是叛徒,庄主夫人又不知所踪。江湖中还有一个丐帮中也是人才济济,‘无影神丐’陈如风和四位寨主可能在伯仲之间,而丐帮帮主‘举火烧天’博爱天却应在众位寨主武功之上。其他好像就没有谁的武功可能将大寨主你比下去了。想必这七人再厉害也是年龄不大,如何能是寨主之敌呢?”艾地桩不信地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其实艾老弟还说漏了几个人。”雷劈金道。



  “还有几个人?是谁?”艾地桩奇问道。



  “至少有两位武功的修为可能比我高。一位便是杀手盟盟主司马屠,这是一个没有人知道他武功深浅之人,这个人太深沉,又藏而不露,总给人以莫测高深的感觉。虽然我只见过他一次面,但从一个高手的直觉去感受他,才知道他的深沉,甚至无法捕捉到他的气机,他的气机是飘突不定的,若有若无,就像是大自然中的空气一般,那一种完全无法形容的感觉,像是他躯壳内部的东西全都寄放在大自然中一样,只有自然才会是如此莫测。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杀招,绝不是他的真实实力,这是我四兄弟的第一感觉,所以这个人的武学绝对比我们四人当中任何一位的武学修为都高,或许只有我们四人联手才可能战胜得了他。”雷劈金脸色有些难看地道。



  “嗯,这个司马屠近几年来崛起异常迅速,而且武功无人知道深浅,只知他杀人从来都没有失手过。照雷兄所述,那这个司马屠的武功可能的确很可怕。”艾地桩点点头道。



  “至于第二个,可能就是最近出道,独挑毒手盟重庆分舵,在众大高手的环绕之下还让毒手盟右护法吃亏的正义杀手!这是一个很神秘的人物,据说连毒手盟都不知道他的真正面目和真实身分,可见此人的武功是如何的可怕,或许他的武功会在我之上。”雷劈金坦然道。



  “哦,这个正义杀手的武功或许的确很好,但也不能排除运气好,若和大寨主相比,可能会差一些,这是我的看法。”艾地桩认真地道。



  “艾老弟不要小看了这些后起之秀,其实他们的潜能之猛并非我们所能知道的。我们虽然没有见过那‘正义杀手’,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我已经请祖老弟和那‘正义杀手’接触了,可能就会知道结果。”雷劈金真诚地道。



  “祖老弟也在天狮寨中住过?”艾地桩惊问道。



  “不错,祖老弟在天狮寨中住了半年之久,而且这三年来,他每年都要在天狮寨中住上几个月。其实我们天狮寨和祖家人交往很密切,我们天狮寨的经济网络便是先由祖家去打通的,否则天狮寨这么多人,怎么能正常运作?不打劫、偷盗才怪呢。”雷劈木接口道。



  “原来如此,我也不太相信,在三年前,四位寨主便有如此财力建如此规模的大寨。”艾地桩恍然道。



  “不错,建立这座大寨我们在各地方土豪恶霸那里借了一些不用还的钱,同时将各山寨收服,将其财力集中,又在祖家大力支持之下,终于将这座大寨建成,只不过我们不想将祖家与我们天狮寨的关系公告江湖,这样对祖家会很不利的。所以除天狮寨与祖家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天狮寨与祖家的关系。”雷劈金直言不讳地道。



  “那我这次来天狮寨真是来对了,不仅见到这么多的武林精英,而且能有机会和老五这闲云野鹤般的家伙大醉一场,真是幸运之至。大寨主,那我艾地桩可不能客气了哦,我要在天狮寨多住上一阵子,但愿五弟能在这一段日子返寨,那我便真的不虚此行了,想来大寨主定不会介意吧?”艾地桩笑问道。



  “我怎会在意?若艾庄主能多住一段日子,我可是求之不得,但相信艾庄主定没有空闲,寨中那一帮儿郎们定会缠着你不放,至少贤侄便不会放过向艾庄主请教的机会。同时还有改建天狮寨布置之事也得由艾庄主承担呢,我怎会让你这么快就走呢?”雷劈金大笑道。



  “哈哈,看来我是想走也得留几天啰。”艾地桩也大笑道。



  “那个当然,哈哈哈……”雷劈金一道,三人便同时大笑起来。



  “轰轰……”一阵掌劲相击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好……”一阵叫好、欢呼声也传了过来。“呼呼呼……”掌风之声又呼呼作响。



  艾地桩抬头一看,只见这条路旁的一块石坪上围着一大帮天狮寨的弟子,而艾地桩的五名随从也立于一旁观看。



  “又是李二牛与姜老五在斗掌,这两个家伙的掌力似乎有了一些进步。”雷劈木听到那掌风的呼啸后道。



  “是啊,这两人的掌力都有了进步,看来我不在家的这段日子,这两个鬼东西是下过一番苦功。”雷劈金应道。



  “大寨主、二寨主和艾庄主来了,兄弟们暂停一下!”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道。



  “大寨主、二寨主、艾庄主好。”众人齐声问好道。



  “大家好,继续练吧,我们倒想来看看你们是否又进步了。”雷劈金爽朗地道。



  “好哇,大家可要卖力一点练啊,争取尽情发挥,到时候由两位寨主为大家指点指点,可就会获益不浅哦。”那沙哑的声音道。这是一个身材比较瘦小的汉子,一脸木讷呆板样,只有那一双眼睛,灵活得让人可以从中读出无穷的智慧,很特别,就这一对眼睛很特别。



  众人自觉地为三人让出三个位子,然后拉开场地便开始练将起来。



  刚才李二牛的铁掌对姜老五的神拳还没有结束,因此继续开场。



  两人的块头都很大,都拥有许多共同的特点,皮粗肉厚、臂长掌大,那灵活的眼神似带着夜鹰的灵性,那满脸刻画着的是一股股难测的野性。



  李二牛的起手架式很特别,他的铁掌却是紧握,一只高举头顶,一听弯向背后,这是违反常规的掌法。



  艾地桩从来没有见过一套掌法和拳法会有这样的起手式,因此兴趣十分浓厚,他倒要看看这两只手怎样算是铁掌。



  而姜老五的起手式却是很随便,五指由爪形缓缓握拢,骨结一阵“啪啪……”作响,握紧的双拳便斜斜地垂挂于两侧,没有要攻击的意思。



  李二牛并没有动,也没有攻击的意思。定定地,目光很平静,可以看出其心底的宁静。而姜老五只是稍稍将两拳握紧,绕着李二牛转动,两只脚的脚步都很沉,那石坪每当他的脚步一落便会有“咚”地一下震响,每一步似是重踩在人的心头,让所有人的心都轻轻地跳了一下,这并不是心跳应有的震动,而是在正常心跳之外的震颤。



  李二牛的身子并不动,他的眼睛甚至都快闭上了,他只是静静地感应着姜老五的存在,他无须转身面对姜老五。没有那个必要,以不变应万变,这是他掌法的精要所在。



  姜老五的身形越转越快,而李二牛弯于背后的一只拳头,拳面总是指向姜老五,无论他转到背后哪个地方。



  姜老五的轻功很好,可是李二牛根本就不吃这一套,终于姜老五忍无可忍,“呀……”地一声大吼,整个人飞扑而上,他选择了李二牛的正面攻击。他也不知为什么会选择这一面进攻,反正他只感觉到当人转到李二牛背后时,突然感到压力大增,所以他只好选择正面攻击。



  姜老五拳头上的气势的确不小,带起一阵龙卷风的呼啸向李二牛撞到。



  李二牛也动了,他那高举的拳头举得更高了,然后当直立之时又猛地一下子砸了下来,倒看不出这是什么铁掌,好像是一只铁锤,一只沉重的铁锤,以泰山压顶之势砸了下来,带起一股刚猛无伦的霸气,向姜老五的身上砸去。这是似乎没有将自己生命放在心上的人,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敌人的拳,而只有自己的拳和别人的躯体。



  一开始便是拼命的样式,似乎有点无赖的作风。不过这一下还真的十分有效,逼得姜老五只好撤回一拳,迎向李二牛砸下的那一拳。



  “嘶……”,李二牛那一拳突变,变成一只掌,厚而有力的掌。像刀,一把厚臂大环刀,带着锐啸,带着劈开万物的气势向姜老五的身上砍去。



  姜老五的脚步斜移,但是李二牛弯于背后的一只拳头却抽了出来。是掌,这一掌是直刺,如一把锋利的剑,一把可以洞穿万物的剑,向姜老五刺去,很快!



  姜老五的拳头突然全都一抖一推,在拳未及对方之时整个人迅速倒退而出,李二牛的两只掌突然也改变了轨迹,回绕于胸口迅速地推出。



  “轰轰……”姜老五的拳劲在空中与李二牛的掌风相击。



  两人都不停留,继续抢攻。李二牛的掌式收回,人疾进,掌缓推。而姜老五却在退身之际,两脚尖借后挫之力一点,整个人又立刻倒飞而回,迎向李二牛的掌。姜老五的身形是螺旋形式的,整个身子在虚空中转成一团旋风,那两只拳头便成了旋风的中心,气势强猛无比。



  李二牛的双掌是推出的,但在快与姜老五接触时,他的双脚迅速一点地,整个人斜飞而出,从姜老五的头顶斜飞而上,两只手掌向下直插,其部位正是姜老五横竖着的身子。姜老五迅速变身,身形疾沉,两脚在地上一点,横翻而过,同时向下坠的李二牛攻出一拳,凶猛的拳风破空而出,角度也很准,很刁钻,虽然翻身很仓促。



  李二牛的掌势一变,向拳风横截而去,这是无法可避的一拳,因为李二牛身在半空,又怎能换气转身呢?因此,他只好变掌横截。



  “啪……”又是一声爆响,李二牛的身形在空中翻腾着远飞。



  “呀……”姜老五一声大喝,不依不饶地向翻落的李二牛冲去。这一击很快,他并不想给李二牛以任何喘息的机会。



  李二牛着地之时,姜老五的拳头已经逼近他三尺之内,那拳风掀得李二牛的衣衫浮动。



  李二牛突然倒下,很快,很突然,他的脚并没有离地,当他倒下离地一尺半左右时,他的身子又突然刹住,照样是很突然。“好……”周围的人看到急险处不禁叫起好来。



  两脚如钉住了一般,没有丝毫地挪动,而整个身子则以两脚为轴旋转了起来,向右侧旋转,就像是甩出去一般,甩出的路线是以双脚为中心的等距圆弧。



  姜老五的拳头走空,而劲风却从侧面袭到,是李二牛的掌,粗大的掌,威猛的掌,借旋转的力度向姜老五腰际撞去。



  姜老五不想退,但却料不到李二牛有如此怪招,他也不能退,一退先机便会尽失,所以他回拳变爪在左侧一捞,同时踢出一脚,都很凶猛,都很有气势。这一腿,是踢向李二牛立于地上的两只脚。



  李二牛的双脚立即感到了气机的逼临,迅速向下疾点,两脚不停地移位,手中的攻势也随之一缓。



  “啪……”姜老五的爪,李二牛的掌撞到了一起,李二牛的身形疾翻,脱离到姜老五的攻击范围之外,起身而立。



  “好,你们两人的招式和功力算是有了些长进,若能一直这样下去,定能大有所成,就比试到这里吧,再比下去只会浪费时间,大家还要等着去喝酒呢。”雷劈金摸着胡子笑道。



  “谢谢大寨主的夸奖。”两人同时向雷劈金及雷劈木、艾地桩抱拳道。



  之后又连斗了九场,有刀、剑、棍、枪等,每一种兵器都有很多创意,都有让人意外惊险之处,更有意外的破解之法,让人叫好不止。雷劈金和雷劈木心中特别高兴,艾地桩心中特别欢欣,那五名艾家的高手也大为高兴,这些人的功夫和他们差不多,但那些切磋的怪招却给了他们很多启示,对各种兵器的运用,各种身法的配合也有很大的启示。也难怪这些人进步快,每个人想出一种怪招,组合起来便有无数怪招,去劣留优也不得了,而且这些人武功所走的路子不大相同,互相取长补短,其进步速度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人说天狮寨是‘龙潭虎穴’,我看这的确是属实,这天狮寨不仅有雄狮,而且还藏龙卧虎,岂不是‘龙潭虎穴狮子窝’了。”艾地桩笑道。



  “哈哈哈……艾老弟这个‘龙潭虎穴狮子窝’用得很好,我就想我们天狮寨在邪恶的人眼中成为‘龙潭虎穴狮子窝’。”雷劈金大笑道。



  “大寨主、二寨主,祖二爷飞鸽传书回来了。”云中燕如飞般地掠了过来。



  “祖二爷的飞鸽传书?”雷劈金、雷劈木、艾地桩都激动得迎了上去道。



  “不错,祖二爷的飞鸽传书,带回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呀。”云中燕停身满脸喜色地道。



  “什么天大的好消息?”雷劈金奇问道。



  “是关于凌少庄主下落的消息,这不是一个大好消息吗?”云中雁有些兴奋地道。



  “什么?有海儿的下落?”三人同时惊喜地叫道。



  “不错。”云中燕情绪很激烈地道。



  “在哪里,信呢?快拿来看看。快!快!”雷劈金急切地道。



  “信在三寨主那里,他和四寨主正在书房里等候三位呢。”云中燕喜道。



  “好,走,走,我们这就去。”雷劈木也激动地道。



  “是不是真的,真的有海儿的消息吗?”艾地桩激动得不敢相信地道。



  “千真万确,是祖二爷亲笔所写,还说过两天后便会回寨呢。”云中燕认真地道。



  “走哇,还愣什么愣?”艾地桩突然声音变得有些粗暴地向雷劈金道。



  这一下可使云中燕、雷劈金、雷劈木愣住了,他们想不到艾地桩反应会如此强烈,于是三人互相望了一眼,又看了看艾地桩那一副迫不及待地样子,便“哈哈……”地放声大笑起来。



  艾地桩似乎反应了过来,也“嘿嘿……”地加入大笑的行列。



  “艾老弟真是性情中人,何必这样激动呢?他们至少现在还没有回来嘛,我以为我们的心已经够激动的了,没想到艾老弟的反应更加强烈,好!我们快去吧。”雷劈金笑道。



  “雷兄勿怪,的确是这消息太让我兴奋了,所以反应也就跟着变得太过激烈,真不好意思。”艾地桩不好意思地道。



  “怎么会呢?大家都是对海儿一片关心,一片至诚,我们怎会怪呢?只会为海儿感到高兴才对。”雷劈木豪迈地道。



  于是三人一阵疾行,来到一座以巨木构造的宽大房间之前。



  “三弟,是不是有海儿的消息了?”雷劈金还未走近房门便高声问道。



  “是呀,大哥,我和四弟都在这里等候着你们来分享这份喜悦呢。这次祖老弟真是功劳不小呀……”雷劈水那惊喜的声音传了出来。



  “嗖嗖嗖!”三人就像是三支劲箭一般从房门口射了进去。



  “信呢?信呢?拿来给我看看,拿来给我看看。”雷劈金刚落地便激动地问道。这一下子,此房间的老头子全都变成了小孩一般,哪里有高手的风范,更不用说镇定了。



  “给,这是祖老弟的信。”雷劈土兴奋地将信交给了雷劈金道。



  雷劈金迅速用手接过来小心翼翼地将信展开,似是怕弄坏了这张纸的任何一个角落一般,更怕弄坏了一个字。三个人的脑袋立刻凑在一起,低头细看:



  “雷家四位老兄,闻说艾二哥也正在寨中,十分欣喜,特奉上世上最让你们激动的消息:海儿不仅没死,反因祸得福,‘正义杀手’便是海儿的化身,现在又在武汉成立了‘正义门’,因峨嵋派可能有难,海儿便陪恒静师太同赴峨嵋,而‘正义门’便由我先带往天狮寨暂住,大概在两日后便可回返天柱山,到时候,一切再详谈,暂请替海儿的身分保密!……”



  “啊,‘正义杀手’居然便是海儿?”雷劈金惊叫道。



  “怪不得这个‘正义杀手’是在海儿失踪后几个月才崛起,而至目前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样一个人怎可能在以前是默默无闻呢?我们早就应该怀疑‘正义杀手’是以前江湖中高手扮的了。”雷劈木恍然道。



  “海儿怎么会是只失踪了几个月呢?他不是已经失踪了三年多吗?当初凌家被毁之后,海儿不是已经下落不明吗?你们难道知道海儿这三年来是在干什么?”艾地桩奇问道。



  “你还不知道吗?难道司马屠没有告诉你,海儿在他那里吗?”雷劈金疑问道。



  “没有哇,司马屠从来都没有通知我海儿在他那里,我还以为海儿已经死了呢。”艾地桩也奇问道。



  “海儿在失踪前便是杀手盟中的绝杀。”雷劈金沉声道。



  “什么?杀手盟中的红牌杀手绝杀?便是杀死了冯不肥,杀伤了冯不矮而后自己被击下山崖的‘绝杀’?”艾地桩更加奇怪地问道。



  “正是,三年前,是马大侠护送海儿逃出凌家庄,可惜马大侠却遭奸人所害。后来便是司马屠救了他,当初司马屠和凌文风的关系很好,所以我们放心地让海儿在他那里学剑。我是因为马大侠才去找海儿的,他身怀马大侠的‘含月珍珠剑’,也便是我们的主人。司马屠叫我们放心,他会把海儿的消息通知祖家和艾家,让你们两家共同为凌家惨案出力。或许是他事务太忙,忘了对你们说吧。”雷劈金缓缓地道。



  “什么?你刚才说海儿是你们的主人?”艾地桩更觉奇怪地道。



  “不错,四十年前,马大侠便是我们四人的主人,我们的命是他的。那是因为我们四人输了,为了承诺。当时,马大侠以一根枫枝击败我们四人的联手,我们心服。因此,马大侠这一生一世便是我们的主人,现在我们的武功便是马大侠所授。可是自马大侠与唐门三次决战之后,就失去了他的踪影,我们也便退出江湖苦修马大侠所授的武学精义。可是当我们听说马大侠死于凌家一役之后,便重出江湖为马大侠报仇,可是马大侠死前已把遗命传给了海儿,因此他也便成了我们四兄弟的主人,就这样我们四人便四处打探凌家惨案的凶手,终于组成了天狮寨,其实这只是海儿的。”雷劈金向往地道。



  “这几年来江湖中崛起的势力很多,本来很乱、很杂的江湖,经过这两三年的酝酿,居然使整个纷乱的江湖,变成了几股界线分明的实力,每一股实力都不能轻视。我想到所有势力都显现出来之时,便定是凌家凶手出现之时,因此我们不得不成立一个组织。”雷劈木也沉声道。



  “原来众位还有这样一番苦心,令我艾某惭愧之至呀,想我三大奇门同气连枝,居然落于人后!”艾地桩有些愧疚地道。



  “时机还未到,艾老弟,有你出力的时候,当真正的凶手出现之时,你就是想躲也躲不掉呢?”雷劈水接道。



  “那几位寨主可有些眉目?”艾地桩疑问道。



  “照目前的情形估计,凶手可能和毒手盟有关,不过我们还不敢肯定,而毒手盟的盟主是谁都没有人知道。但我们定会与毒手盟决战到底,就算不是凶手,总是奸贼,为了天下百姓,也必须要将之清除!”雷劈金狠声道。



  “这下可好了,海儿依然在世,就可以由他手刃仇人了。”雷劈土欢声道。



  “是呀,海儿没事,我们应该高兴才对,这些不开心的事过一阵子再谈吧!”雷劈金也笑道。



  “嗯,等五弟带回了‘正义门’不就可以解释很多问题吗?我们现在应该去喝酒庆祝才对呀。”艾地桩欢声道。



  “禀告四位寨主,属下黄青树,有消息要报告。”一个粗犷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进来吧。”雷劈金温和地道。



  一个道装打扮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进来,鞠身道:“属下接到消息,说毒手盟的总部设在洛阳花果山的七峪沟之中。”
奇门风云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qimenfengyu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