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枪匠

第八章 干活的枪《9K板砖外加论杜丽的枪》

枪匠 | 作者:摸心拿肝 | 更新时间:2019-01-01 20:40: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汉季梦华录网游之元素星界与大师兄双修的日子傲骨仙神天波府外传西北王1918路痴公主埋葬爱都市妖孽魔帝无情杀手要拒嫁至尊古魔
  回申城的路上,指挥车里一言不发的杨双在思考着,个性命攸关的问题。



  那就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再懒的樵夫上山之前也会磨斧子,蹩脚的渔夫必会补渔网。



  杨双很自大,一直看不起国内的黑社会,始终认为他们是一些在安全到没法再安全的环境里,跟一些根本不知道拿什么来抵抗的人们抢饭吃。与大胡子大叔暴打流鼻涕小屁孩是同属性货色。



  不过杨双虽然自大,但并不代表他傻,就连现在这个立志争鸡头来当的客户,都是找色土匪买短枪才搭上线的。保不齐另五个有力竞争者,手里的火器会是个什么样子。



  让大家都拉破脸皮,说出死活不论这样的话来,那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极端危险的边缘。还是那句话,中国没有黑社会。能让这样一群土鸡瓦狗操枪拼命的,不用说,那也是大事件大利润。



  在沧澜街混混拿着猎枪土铳饱和攻击猎豹越野的一幕,让杨双觉得,大家手里这把自卫型P7手枪,已经完全不能胜任接下来的任务了。他人本来就带的少,每人还只带一把只装14发子弹的P7,一沧澜街那样的饱和攻击,这完全是一种找死的行为。他又不能指望带去的所有人枪法都跟他一样的好,即便是杨双本人,在突公园打狗时,也感到了P7的弹容量太少,换弹匣时有涩殆,子弹穿透力不足等等的问题。



  所以生产出一只适合进攻,隐秘性又好的手枪。成了当务之急。



  其实所谓地进攻手枪战斗手枪,都是一个大笑话!因为手枪就是手枪,它的体积大小从本质上决定了,它根本不可能打出威力太大的子弹和携带过多的弹药。没见过有人在战场上拿着手枪去压制敌人的,所以手枪就根本没资格谈进攻与战斗,现实战斗不比CS,守吊桥了。



  在真实场景中,如果有人肯拿着那把故障率奇高。且打完一发不知道下一发是否会卡的沙漠之鹰,与一个只拿MP5匪徒对着干,那这人不是傻子就是枪盲,半点常识都没有的笨蛋,死了也应该。



  但杨双所处地位置,与今后可能要走的路,响马天下的军火贩子身份,确定了他在谈判桌上拔枪对射的机会貌似会比较多。一支抽得快打的准。停止作用好装弹充足,且小而隐蔽的枪,绝对是他们一伙人需要的。



  转轮手枪直接被丢在一边,也只有某种脑残的领导才会让转轮成为警察新一代地制式武器。那可是打在汽车后玻璃上,只起了一个白点的破枪啊。杨双脑中不停的闪过,M1911,92F,勃朗宁,SIGP228P洛克系列,瓦尔特P99,一.上手枪没一个达到他的要求的。



  火力持续,只有全自动装25发9mm派弹的洛洛克19能勉强达到要求,其他的枪必须得拿上两把才够,这样就放弃了左手换弹匣的火力持续性。



  停止作用,9X19的标准手枪弹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内,多少份警察开枪报告里。歹徒明明已经9mm子弹被击中了,可还是有开火还击的能力。点45~.:.说“魁首,那支平衡之枪真的是一件宝贝啊!我刚才只打了一梭子我就可以肯定,面世的它很快将取代MP5霸主地位,近距离突入,房间清扫。MP5全不是它的对手,最关键的不是它打得准,而是它的枪声竟然像是激光武器地啾啾声,而枪口火焰几乎没有!我想我国就有许多部门会采购它!”



  杨双微笑着,心想这高森怎么可能会知道,那根长达6寸的枪管,有三寸是带膛线阴线内排孔的导气设计,即使得枪机获得后座动能,又起到了不改变任何弹道性能,却消音消光的作用,不过这不能和高森说,说了也没用,反正这枪是一体化生产,想拆都拆都拆不开。



  “相信罗卫道很快就会在国际上卖这枪了,你怀里这把,就按照惯例送你吧。反正如果不给你,小转也会偷偷的将他那把给你的。”杨双轻笑着说,心理却在盘算着,那批脑残枪的具体发作时间和推出时间,这方面一定要衔接的好,不然钱就赚的少了。



  小转立刻甩丝巾,不乐意的说“双双~哪有你这么说人家的~”



  “我这人一项老实,说的都是大实话!不过话说回来了,你要是不送,高森这货会要你?吃完了走人……”杨双老神在在的说完,抹嘴把钱扔座上走人。剩下小转在那里板着高森的手逼问着,他如果不送枪,高森要不要他~



  …………



  第二天的上午九点,杨双的一行车队来到了这次鸡头客户的据点,一处上京朝阳区的四合院。



  观察下来,这个所谓的黑社会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这么大的四合院在上京地面上都被炒到了上亿,而且外围混混的腰里裤管里都是鼓鼓囊囊地,有几个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瘸的。一看就是带着长家伙的。最关键的是,边上带孩子的老百姓大妈们竟然像是见怪不怪,一副看的多了的样子,时不时还把有些混混叫过来,帮着把露出刀尖的地方掖一掖……



  “魁首,那货说了,让我们直接进去。我日!到他地地头给我们摆架子!好大的脸啊!”色土匪接完电话,一愣一愣的对杨双说着。他对那人没有出门迎接他们。很是愤慨。



  杨双微微一笑,卷着舌头说起了京城官话“脸面是*着自己争回来的,不是别人给的。小的们都有了!把能带上的家伙都带上,爷我今天倒要看看,敢驳我杨屯响马的人,究竟是个什么人物!”



  人来疯,绝对人来疯!



  杨双一改往常地低调,其结果就是把车里能带的轻武器。全都挂身上了,除了当头的杨双要有所矜持一动没动之外,高森和赵一锋都是M82.



  一把G36C稳稳地压在手里。就连小转和杜冷倩,都手持平衡之枪腰里插着P7……



  当啷……



  门边,一个张了大嘴的混混,脚底下掉了一把薄薄的小片刀……



  “十块钱一把的小片刀你也好意思用?给!送你了!”已经确诊是人来疯的赵一锋,呵斥着掉刀的混混,回身从车座低下抽出了一把半米多长的战术砍刀,还是仿极端武力的,只不过足足的大上了三圈而已,压在小混混手里沉甸甸地。



  “兄弟董桑!有……伤在身。迎接的晚了,请兄弟见谅!”



  从门口石屏风后传来了一个青年的声音,随后只见一个爬在床板上,被四个大汉抬着出来的年轻人,艰难的向着杨双拱着手。



  看清楚青年人屁股上的纱布血迹地确是真的以后,杨双知道这回人来疯耍的过头了。不过这样也好,自古以来亮家伙不就是为了吓唬人吗?省的跟客户唧唧歪歪的讨论自己实力了,让这人知道那120万不百花,也就没有白白的亮家伙。



  杨双拱拱手,稍微表示一下歉意说“小弟姓杨,家里排行老二,董大当家的叫小弟杨二就成,没想到董大当家的受红伤了,杨二鲁莽了!”



  然后杨双回头骂道“有你们这么见病人吗?尤其是你们两个!弄得跟叉草标卖自个似的,还不快收起来!”



  众人赶紧改收起来的收起来。改扔车里地扔车里,眨眼之间,根本看不出这群人是身藏枪支的危险分子,一个个和眉善目的,真的像是来探病的一样。



  “大家自家兄弟,进屋说,进屋说。”董桑看到杨双给足了他的面子,在床板上赶紧和颜悦色的摆手把众人往里边让。



  杨双是响马出身,这点规矩能不懂吗,坚持董桑这个主人走前面,这才率着众人跟了进去。



  “我的妈呀……这票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啊?身上一水的进口火器,别都是BBGUN糊弄人的吧?”刚才掉>:.术砍刀,满脸冷汗的说着。



  另一边的小混混以羡慕的眼神看着他手里的战术砍刀,嘴里却讽刺着说“你丫还说人家的家伙是假货,有你这样被假货吓得刀都掉的主吗?丫的运气倒是好,得了好刀还他妈编排人家!”



  “*!老子不是裤兜破了吗?哪是被吓掉的,倒是你小子,刚才一个屁都不敢放!老子好歹还弄出点响动呢!”掉刀的这位有点平复了,说话越来越利索。



  另一边的小混混也不甘示弱的说“你小子少吹了,你刚才不是说人家的家伙是假的吗?刚才那两个大个子把大狙扔在这台美国肌肉里了,瞧,车窗都没关,你丫有胆子现在就上去开车门验货!你要是不敢就是你姐姐裤裆里钻出来的!”



  “验货就验货!少他娘的拿我姐说事!”可能那掉刀的还真有实为母亲的姐姐,还真不经激将。



  上去开车门就伸手拽出一把M82来,可他垫了垫分量,看了看枪身的做工,连栓都没敢拉一下,就老老实实的给人放回去了,还轻手轻脚的关上了车门。



  “这回我们少爷可要辉煌一把了!”掉刀的满脸兴奋的说着。



  另一打赌的混混上前问“怎么说?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掉刀的咧嘴小声的说“真的!比真金还真!我们叫上兄弟们给人家好好的看着吧,不然万一有那个小兔崽子手贱少了一支两支的,我们少爷赔钱是小,这帮过江龙不帮少爷是大啊!”



  他话音刚落,四合院里突然传出了董桑那凄厉的叫喊声,把树上的老窝都给惊飞了。



  “啊!爹啊!”



  PS不现实。



  特别是杜丽哭的那一段,作为写枪的俺,还真挺同情的。



  俺把杜丽以前的录像找来几个,看了看,哎~



  俺可以说,是奥运枪械赞助商害了她!是射击队的器械员害了她!



  看看她2004年是拿的什么枪拿下的+枪丢的金牌!



  太远了,牌子看不清,不过可以肯定,杜丽在得了金牌后,她的枪换了,换成十来万一支的高档货了,可能还是枪厂给赞助费让她换的。



  气步枪气手枪俺都打过,说实在话,那是一项能把脊椎骨练成畸形的苦运动。



  这里就要提到脊椎变形的问题,杜丽在2004夺金以前脊椎就已经变形了,而那变形的脊椎就只适合杜丽2004那把练就了多年的老枪!



  注意!关键词是老枪!让杜丽适应了老枪的重量与平衡的脊椎,在为了去适应今年的这把新枪,再畸形一次,这办得到吗?办是办的到,不过得十年!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别以为4.5mm口径5mm的孔有多容易。



  由于人体的限制,心跳,脉搏,血液流动等等的影响,那枪口永远都不是静止的,运动员简直是在利用脉搏的有规律跳动,将枪口跳到目标上的!想想杜丽那根不适应新枪的脊椎,就知道她有多难了。



  再说到枪本身,那夺金的捷克选手,人家用得就是自己国家的顶级品牌CZ!稍微有点损坏就能换新枪,人家有那个底气和后备,一直使用新枪,反正就算换上一千把,都是一样的弹道一样的重量与平衡度。这次那个捷克选手,拿的就是黑管的量产货,按照价格上来说还不如杜丽的新枪好。



  再看看我们自己的选手,用的那叫一个杂啊,那国的货色都有,这样即便是有点小毛病,还得返还外国的枪厂,体育总局换的过来吗?这都是隐患。



  其实俺想说,杜丽一个女选手能懂得多少枪械知识?骗着她换枪的家伙判刑都不过分,可械管员明白啊,至少得把杜丽那老枪的枪托留下来,换给新枪用至少比全用新枪要好适应的多!可是这货不作为!也当追究!



  拉拉扯扯说了一大堆,忘说了杜丽这段不收费,我是后台算出钱来再扯下来换掉贴上去的
枪匠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qiangj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