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逆命之反派上位(穿书)

第30章

逆命之反派上位(穿书) | 作者:晓暴 | 更新时间:2019-02-06 02:02: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小小公务员女神的委托魔女修仙日常重生豪门商女洪荒英雄志残兵之重回都市胎 盘以鼠之名地精时代13号诊所
  陆渊说完这句话,缓缓向花夜语走近,他的步子很慢,却一步步都像是夺命钟那般,敲击在傅白芷心里。她站在原地,用双手死死的攥着衣摆,根本不明白事情怎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花夜语是女主角,理应不该遇到原本陆季璃该遇到的事,难道说,终究是和自己当初拿了那本秘籍有关?



  只是此刻的情况已经不允许傅白芷想更多,她眼看着陆渊走到花夜语面前,将内力蓄于掌中。这一刻,是傅白芷和花夜语隔了三天以来第一次这般专注的看彼此。她好看的黑眸还是那般明亮,只是其中多了太多的落寞,让傅白芷忍不住躲开。



  事实上,若她刚才随便扯出个谎,说花夜语上午和自己在一起,或许事情就不会这般,可她偏偏胆小如鼠,生怕将火引到自己身上,就连傅白芷都忍不住嘲笑这样的自己。



  “我会将你所学之武功全部废除,至此以后,你便和我苍穹门,再无任何瓜葛。”陆渊说着,挥出一掌,打在花夜语胸口之上,这一掌带着深厚的内力,甚至连掌风都让旁边人站不稳。



  花夜语低垂着头,只觉得身体伴随着胸口扩散开剧烈的疼痛,全身的筋脉都在此刻被震断,丹田破碎,心脉残破,鲜血止不住的从她嘴里溢出,就连鼻子和耳迹也流出猩红的血液。她蜷缩在地上,费力的**着,视线变得朦胧不清,却下意识的去寻找傅白芷的身影。



  花夜语一直都知道,人总会有无能为力之事,即便今天她什么都没做,却还是被冠上了叛徒的名号。她本想解释,本想为自己做一份挣扎,可傅白芷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还有同门的沉默却让她看清了结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百口莫辩,就算说的再多,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她。



  “慢着,陆掌门,只是废掉武功,未免太便宜她了,她伤我门派三名弟子,又与邪教勾结,岂是废了武功就可以的?这种祸害,决计不可留存于世。”



  “没错,杀了她,斩除祸根。”



  听了松尘派掌门的话,在场的一些人纷纷开口,听他们纷纷要求杀了花夜语,傅白芷皱紧眉头,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人。此时此刻,花夜语显得更加瘦小了。本来三天未见她便憔悴了许多,现在就更像一只初生的幼崽,随便一碰触就会碎掉。傅白芷低垂着头,她多想站出来说几句话,可声音却梗在了喉咙里,没办法更没勇气发声。



  “在场的诸位皆是我正派同僚,明年便是武林大会重新推选盟主之日。我陆渊深知自己年事已高,无法胜任,我在此宣布,我苍穹门明年,任何弟子,包括我,均会潜修一年,不参与武林大会之争。今日是我的寿辰,还希望各位给我陆渊一个面子,放过我那曾经的徒弟!”



  陆渊说着,将手中的苍穹门信物捏住,一个用力,那桃木吊坠便碎成了残渣。在场的武林人士见他如此,没有一个再出声。谁都知道,明年的武林大会若陆渊出席,必定会成为新一任武林盟主,而他如今居然会为了让所有人放过这叛徒而放弃参与,无疑是让其他门派捡了个不小的便宜。



  “既然陆门主这么说,我们便不再为难,只希望陆门主以后能管好自己门派的人,莫要再养出这种叛徒。我这便离开,带着我的三个徒弟疗伤去了。”这时,一直咄咄逼人的松尘派掌门开了口,带着他那三个徒弟离开了。见主要的人离席,其他人也跟着离开,没一会,整个大厅就只剩下苍穹门的人和花夜语。



  “师傅,是徒儿对不起你。”撑着身体跪在地上,花夜语捂住不停咳血的嘴,低头说道。她深知自己无须解释什么,解释亦是没用。



  “你已不再是我苍穹门的弟子,也别再叫我师傅了。现在就离开,走吧。”



  “师傅的再生之恩,夜语无以为报。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



  听着陆渊的驱逐令,花夜语苦笑着,她缓缓抬起头,前半句是对陆渊说的,后半句却是把视线落在了傅白芷身上。见对方只低着头没有看自己,花夜语挪开视线,狼狈的站起来,扶着墙壁一点点走出去。



  这苍穹门,她住了十多年的地方,如今也容不得她了。



  “师傅,你当真不去那武林大会?”见花夜语离开,陆恒急忙上前扶住有些摇晃的陆渊,轻声问道。谁知陆渊却忽然半跪在地上,紧跟着吐出一口鲜血。“师傅!”这一突发情况惊吓了在场的所有弟子,一时间全部围了上去。



  “你们不必慌张,为师没事。你们快去护她安全离开,自此以后,便再无瓜葛了。”纵然陆渊没有点名那个她是谁,傅白芷却很清楚是说花夜语。她点点头,带了两名弟子跟上花夜语。那人被废了武功,伤的怕是不轻,根本走不了多远。



  “咳…咳咳…”身体越轻,脚步却越重,花夜语从不知道下山这条路会这般难走。练武之人最重要的便是筋脉和丹田,受了方才那一掌,丹田和筋脉尽碎。不要说是恢复武功,日后她若想像正常人那般生活,只怕都是难事。



  将身体靠在树干上,花夜语缓缓拿出腰间的玉佩,用手反复摩擦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或许是在消耗心里的那份执念,也可能是她对那个人还留有最后的一点希望。今日的事,若说不怨不怪,却是假的。但花夜语很清楚,在方才那种情况下,陆渊也好,苍穹门的弟子也好,都只能牺牲自己,以保住苍穹门的名声。



  人言可畏,即便你证据多数都是信口开河,若今日苍穹门不给出交代,只怕难以服众。想她飘零许久,难得一处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以后却半步都踏不得。花夜语低垂着头,心窝酸疼的像是有针在扎,引得全身都冷透彻底,远比那内伤疼得厉害。



  自此以后,或许再也没办法见到那人。看不到她温柔的笑容,也看不到她故作生气的模样。再也没办法对她诉说自己的感情,便是连一句告白都没有亲自传达给她。想到这些,花夜语摇头苦笑,她此生最不舍得的人就在这苍穹门,可现在的自己,却是失去了一切。



  “花夜语。”恍惚间,花夜语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否则傅白芷又怎么会在此刻出现于眼前?只是,当身体被她拉住,口中被她塞入一颗药丸。分明是无比苦涩的药物,却生生被花夜语品出几分甘甜。



  “师姐,你来了。”



  “师傅不放心你,让我送你最后一程。”



  “是这样吗,只是为了送我…最后一程?”



  “方才给你吃的是凝气疗伤的药,能够让你的伤快些恢复,这里还有些银票,足够你过完下半生。你日后莫要再管江湖之事,也别再与邪教勾结,寻个好人家度过后生吧。”碍于还有其他两名弟子在场,傅白芷只能说些场面上的话,听着她的嘱托,花夜语脸上的笑容越发凄然,原来,师姐特意赶来这里,只是想与自己说这些。



  “师姐,我能与你单独说两句吗?”



  “好。”听到花夜语的要求,傅白芷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拒绝她,便挥手让两名弟子先回去。



  “师姐你可知道,看到你能过来,我有多开心。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离开这里。”



  “抱歉,方才没帮上你什么。”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尴尬无比,傅白芷看着地面,甚至不敢抬头去看花夜语的脸。忽然,脸颊上冰凉的触感让她身体一颤,紧接着便被花夜语的双手捧起了头。她手上带着鲜血,可傅白芷却不愿躲开,便任由她这般轻轻抚摸着自己。



  “师姐,我心里难过,因为就此别过之后,若你不来找我,只怕我此生都没办法再看到你。有些话,我若今日不说,便永远都不再有机会。我喜欢师姐,真的很喜欢,就连做梦都想成为师姐的妻子,同师姐每日每夜在一起。”



  “那天灯会,我本是买了这玉佩想送与你。可你始终都不肯理我,还好…你现在来了,这玉佩你收下可好?”花夜语缓缓把手摊开,想去握住傅白芷的手。她身受重伤,视线模糊不清,寻了傅白芷的手许久,才轻轻抓过。而这简单的动作却像是耗费了她仅有的力气,让她的呼吸越发急促。



  手心之间多了一个微凉的物质,傅白芷摊开手,发现那是一枚双月嵌在一起玉佩。两个月亮皆是半月,交织互缠。看着这枚玉佩,傅白芷心口泛酸。她不愿再给花夜语留下任何期翼,因为把她置于如此境地的人,只怕正是自己。用力捏了捏那玉佩,傅白芷叹口气,拿开花夜语抚摸自己的手。



  “你以后别再叫我师姐了,你不再是苍穹门的人,我也不是你的师姐。这玉佩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要回去了,另外两个弟子会护送你下山。”傅白芷说完,将玉佩放回到花夜语手中,却不曾想,花夜语此刻根本没多少力气,又怎么拿得住玉佩。眼见那玉佩从两人手中滑落,便是直接摔在了地上,成了两半。



  “师姐其实是厌恶我的吧?”虽然看不见,可花夜语却能听到玉佩碎掉的声音,她轻笑着低声反问,眼角却泛起了浅红。



  “恩,厌恶的紧,以后别再叫我师姐了,我从来就不是你认为的那个师姐。”



  “好。”



  听着傅白芷的脚步渐渐走远,花夜语终于支撑不住,跪在地上。她的视线已是一片漆黑,便是只能用手在地上摸索,将那碎玉找到。摸着玉佩的缺口,尖锐刺入掌心,带来的疼痛已然麻木。这碎了的玉,和她的心一样,拼不回去了。



  “你不愿做我的师姐,也不愿我做你的妻,那以后…便不再见了。”



  重新撑起身体,花夜语打算一个人离开。阵阵剧烈的风吹来,待到她回神,前方已多了个人。不是傅白芷,也不是方才那两个离开的弟子。这人身上带着浓厚的杀气,花夜语只能勉强看到他身上朦胧的黑衣,以及那把别在腰间的长剑。



  “没了武功,你只是废人一个,活着也没什么意思。”那黑衣人低声说着,声音沙哑不堪,花夜语并不慌张,只是向后退了一步,用手扶住树干。



  “你是方才那些正派来此寻仇?”



  “没什么,只是你活着让我不安,便是要你死。”



  黑衣人说完,已挥出一掌,他的速度快而干脆,出手亦是狠辣,且内力十分雄厚,侥是花夜语毫发无伤都决计不是对手,更不要说是此刻。难以躲过这掌,花夜语被打倒在地,呕出一大口鲜血。她费力的**着,紧攥着手里玉佩,不愿放开。



  “你没用了,去死吧。”银白色的长剑已然出鞘,直直刺穿心脏,可花夜语却觉得,本该有的戳心之痛,在傅白芷说了厌恶自己之后,便也没那么痛了。那长剑不依不饶的穿透身体,甚至刺破土地,狠狠扎入其间。鲜血顺着巨大的伤口将整片地面染红,把花夜语身上的白衣染成了红色。



  那黑衣人是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她只晓得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呼吸越发的困难。分明已经无法视物的双眸前闪过傅白芷的脸,花夜语清楚得很,这不是真实的人,仅仅是自己看到的可怜幻象。



  想到傅白芷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厌恶自己,花夜语轻笑着,用手在地上摸着那摔碎的玉佩,却始终找不到没有捡起的另一半。就如同走掉的傅白芷一样,她丢弃了自己,再也不会回来。她们两个,此生都难再重聚。



  “可惜了…”



  “可惜了…”
逆命之反派上位(穿书)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nimingzhifanpaishangwei_chuanshu_/,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