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末日三国行

第三十章 并州飞将

末日三国行 | 作者:房天画戟 | 更新时间:2019-02-03 04:48: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小小公务员女神的委托魔女修仙日常重生豪门商女洪荒英雄志残兵之重回都市胎 盘以鼠之名地精时代13号诊所
  公元181年,六月。



  并州北望,天红了,平时里被鲜卑人奉为王庭的弹汗山上,黑烟四起,三部共主的大人檀石槐被黄远枭,大将谷耶和其麾下七千jīng骑也一起葬身弹汗山谷。



  和连率留守王庭的三千骑军携家眷向被奔逃,黄远率八百余骑掩杀十余里而回。



  此战,汉军骑军千人,鲜卑兵力一万,斩七千余级,击杀贼酋,破其王庭,大振汉朝军威,恢复了汉军往rì的雄风。



  黄远手下一共千骑,埋伏檀石槐时,被奋死拼杀的死士临死反扑杀死了七八十位弟兄,伤百人。



  黄远对这种成绩并没有沾沾自喜,他明白,自己手里这些兵马不足以震慑鲜卑,今rì之胜靠的是计谋和偷袭,还加上公孙瓒吸引了大部敌军,自己得胜就是一个险字,敢于行险,才打下了弹汗山,但是凭自己的人马绝对无法占领弹汗山王庭,因此,这座鲜卑王庭,不要也罢!



  只是简单的佯作追杀后,黄远便率军撤回王庭。



  望着这空无一人的地方,黄远决定给这群屡屡犯边的胡虏些刻骨铭心的教训,只是命大军稍作休整被下令开拔,在大军撤离时,黄远下令,火烧弹汗山!



  北地草原,顿起黑烟,一把火冲天而起,熊熊烈火吞噬了檀石槐建造的鲜卑王庭,飘散的黑烟见证这座王庭的消失,这一把火,烧光了鲜卑人在漠北草原的威望尊严,也点燃了鲜卑人对黄远的恨,当然,或许还有那骨子里的一丝惧意。



  端掉了鲜卑人的老巢,黄远决定挥兵东进,去支援在并州苦战的公孙瓒。



  休整一rì,将伤兵送往最近的县城,黄远率余部继续东进。



  漠北草原,已经一片翠绿,水草丰美,不时有羊群在草原上吃着青草。



  蒙古的草原狼,也到了狩猎的时节,成群结队出来寻找美食。



  并州,九原郡。



  十几个青年一身戎装,胯下快马,身挎弓箭手执兵器,在这草原上驰骋。



  一骑绝尘,遥遥在前,后面紧随两个青年,一人望着前面不解的说道“聂辽,你说大哥这么急匆匆的干什么啊”



  旁边的那叫聂辽的青年道:“猴子,亏你跟大哥这么久了,不知道大哥最恨胡人了啊!”



  突然,前面出现一群草原狼,约百余匹,一个个眼冒绿光,张开大嘴吐着猩红的舌头,嘴中冒着腥味。



  前面的青年勒住马匹,长啸一声,左手摘下宝雕弓,弯弓搭箭,瞄都不瞄,唰唰唰,连放数箭,头狼及冲在前面的几匹狼登时中箭倒地。



  远隔三百米,还可以一箭毙命,这青年shè箭的本事只怕还要在黄远之上。



  那叫猴子的青年不由羡慕道“大哥果然不愧被称为飞将,箭法真是天下无双!”



  那叫聂辽的青年也面带崇拜的道“我聂辽认得大哥岂能是等闲之辈?好了,冲上去杀吧!”



  十余骑催马前冲,没等他们冲到大哥身旁,大哥用弓箭已经shè杀了数十匹草原狼,最后一次,同时shè了四箭,其余的狼硬生生止住,向后方逃窜。



  那位大哥没有追赶,而是侧身看向远方。



  聂辽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天,是数百骑兵,看装备,是大汉的骑兵。



  来人正是东进的黄远,黄远率典韦等八百骑兵东援公孙瓒,没想到来到了九原郡,在这草原上见到有人shè杀群狼,那纯熟的连珠箭,以及出箭的角度度堪称一绝,尤其最后一shè,同时握住四只箭shè出,同时令四匹狼毙命,黄远自问,自己达不到这个青年的程度。



  那青年见到大股官军,一股漠视的目光扫过,在黄远和典韦身上停下,眼中的漠视消失些许,却燃起几分战意。



  挂上弓,右手摘下得胜钩上的方天画戟,右臂一抡,闪着寒光的戟刃直指黄远二人,那青年下巴一挑,神态很是倨傲,“尔等,何人?”



  那青年的倨傲如寒冰一般,眼神在黄远身上凌厉一扫,让黄远不禁一冷。



  黄远见这十余人对自己的人马有些jǐng惕,甚至敌意,尤其是那领头的青年,忙道“前面的壮士,我是大汉讨虏校尉黄远,敢问各位可知白马将军的动向吗?”



  那为的青年听见黄远自报家门,真是汉家军队,略微直了直身子,下巴一挑“原来是讨虏校尉,我等并未见过公孙将军。”



  声音如同金属质地一般,给人一种异样的磁xìng,那声音里充满桀骜不驯,样子也是很盛气凌人,可这些,黄远都并未在意。



  令黄远在意的是此人的相貌及所携兵器。



  此人端坐在马上约莫比黄远高半头,生的是剑眉星目,刀削斧砍般雕琢过的五官,器宇轩昂,手中拿了一杆方天画戟,看那模样,份量怕是不在黄远的神鬼方天戟之下!



  “真是一员猛将,从没见过谁有这种气场威压”黄远暗道。



  九原,见到一个这样的猛将,黄远脑海里有一个高大的形象,胯下赤兔马,手中一杆方天画戟大战十八路诸侯的温候吕布。



  黄远心中有着莫名的兴奋,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声音有些颤抖,黄远问道“前方可是并州有飞将军之称的吕布?”



  那青年听了黄远的问话,眉毛一扬,大拇指指向自己,道“某正是九原吕布!”



  黄远听了哈哈大笑,道“早就听闻人中有吕布,今rì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君之大名,黄远如雷贯耳,不知诸位这是yù往何处?”



  黄远话中的的结交之意吕布听得出来,有道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吕布此人高傲无比,寻常之人莫说交谈,连正眼看你都不会看你,难得黄远还算入了他的法眼。



  吕布傲然道“大人谬赞,只是虚名耳,不抵大人之万一,布等人在这漠北草原上寻找鲜卑人,yù歼灭之。”



  现在鲜卑人一出动便是近千人,敢凭这十几人和千人硬碰,不知说他狂妄还是有魄力。



  黄远闻声道“将军高义,黄远等人也要讨伐鲜卑,不如吕兄和远等一同行进,如何?”



  那吕布哈哈笑道“既然如此,再好不过,布刚刚徒杀了些野狼,不如随做军粮好了。”



  战争时期,莫说狼肉,就是耗子肉,人肉都可充作军粮,下马割了狼肉众人合做一处。



  吕布等十余人暂时加入黄远等人的队伍,开始向东方挺近。



  吕布在马上将那画戟舞了个花挂在得胜钩上,看向黄远马上的神鬼戟,眼睛一亮道“黄兄弟,你也使戟?!”



  黄远道“正是,愚弟愚钝空有些力气,这戟使得还不怎么融会贯通。”



  吕布哈哈大笑道“黄兄弟,这戟最是难练,非英雄使不得戟,某也用戟,不如我们比划比划,切磋一下戟法,你看如何?”



  吕布何等人物,眼高于顶,一身傲气,看不上的人都不拿眼睛瞅一下,他说切磋武艺就是看的起对方的意思。



  上辈子,黄远最喜欢的武将就是吕布,这辈子一直拿吕布做假想敌锻炼自己,今天偶像向自己约战,岂有拒绝之理?



  黄远哈哈大笑,脚尖一挑,神鬼戟从得胜钩上摘了下来,挟在腋下,转的如同风车一般,两腿一夹马腹,戟尖虚指吕布,“有何不敢?!”



  吕布一愣,哈哈大笑,道了一声“好,较量一下。放心,点到为止”



  没见他怎么拿,画戟已出现在吕布掌中,吕布将画杆方天戟在自己两侧如转草灯一般,两人两马相向而对。



  吕布下巴一挑,傲然道“黄兄弟,你攻来吧!”



  声音里有着强大的自信,任你狂攻烂打,我自岿然不动。



  这就是飞将军,这就是吕奉先!透在骨子里的跋扈飞扬,傲气凌人,始终坚信自己是最强之人。



  黄远在吕布那迫人的压力下待得很难受,黄远知道,自己再不出手的话,也许就不用出手了,直接请降得了,不和他站在对立面就不知道那种压迫感,高山仰止的感觉,那巍峨的山体将给你带来巨大的压迫感,令你喘不上气。



  那凌厉的杀气,恍如实质一般,黄远知道,自己若是一招不慎,被眼前这位仁兄顺手杀了也不是不可能。



  黄远强打jīng神,打马上前一戟刺出,黄远心中暗道“自己着了这位老兄的道儿了,气势上完全被压制着,实力挥不出来啊!”



  如此情况,就只有险中求胜,一戟刺向吕布中宫,吕布一戟挑开,反刺黄远面门,黄远不躲不闭,画戟戳向吕布心窝,吕布眉毛一挑,明白了黄远的用意,笑了一下,回戟隔开黄远的攻击。



  得了先手,黄远气势大涨,身手也越放越开,硬生生和吕布拼了个半斤八两,吕布的方天戟居然也百斤上下,这下黄远的优越感一下子没有了,咬咬牙,黄远在马背上回身,反抡画戟,剁向吕布。



  吕布真是了得,双手一封,用戟杆生生接下这断石裂铁的一击。



  两人斗了百余合,吕布一直略占上风,黄远总觉得他似乎并未用出全力。不过黄远有信心,自己至少逼他使出九成实力。



  即使自己气势上被压迫住,也凭着以命搏命的打法扭转了回来,想到这里,黄远还是很满意的,因为这说明吕布即使比自己强,也是有限,可以努力赶上。



  交完手,吕布一笑道“老弟功夫要加油啊,哈哈,以命搏命对付别人或许可以,但是对我,此路不通!”



  话音未落,吕布握戟的手突然动了,动了,比刚刚的度快了近一倍,一瞬间几十戟挥出,强大的气流刺破空气出类似爆炸的声音。



  戟尖所向,吕布身前的大石上多了两排小孔,排列整齐,上小下大,分明是个吕字,大石正中被击穿一个大洞。



  黄远羞赧,自己借以翻身的一戟,对手在能躲闪并可以直接将自己击杀的情况下,选择回戟防守,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吕布见黄远脸红得能滴出血的样子,看向远方漠然道“本来,以你的实力是达不到刚刚的程度,不过,既然能在我的威压下以命搏命,是块好料,陪你斗完,战场上,你已经死了,你没输,是因为我没不想赢,记住,任何取巧的方法对我吕奉先,没用!”



  说完这傲视一切的话,吕布后仰在马背上,枕着胳膊看着蓝蓝的天空,用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道“不知道,这天下其他的猛将是什么样哪?不知道能和我战百合吗?”



  高手寂寞啊,九原吕布,天下无双,寻常人能和他战一个回合就不错了,谁能以一种高手的姿态陪他打完这一场场拼斗哪?



  另一方面,一直以来,顺利收华雄留典韦的黄远遭此一败,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典韦给他排解,道“公子,你才十二,吕兄弟正十八,你们的差距并没有你们的年龄大啊,再说,你的戟法没有拿出当天败潘凤时的那种气势,不然,胜负,呵呵,难说!”



  黄远甩甩头,哈哈笑道“哈哈,老典还是你一针见血啊!”



  小爷那么着急干什么?现在关键是加强对心境的锻炼,自己进步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再过五年,看看你的方天画戟依旧犀利否?
末日三国行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morisanguoxi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