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明朝败家子

第七百六十四章:学海无涯

明朝败家子 |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 更新时间:2019-06-19 02:24: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域之王
  刘瑾这歇斯底里,痛哭流涕的样子。 X 23 U S.C OM

  不是伪装。

  正因为发自肺腑,才震撼到了每一个人。

  庄户们个个流泪,想到从前经历的苦痛,个个捶胸跌足,几乎要昏死过去。

  文学院的生员们,也俱都沉默了,他们在西山学习,早已将新学奉若圭臬,可偶尔,也会有动摇的时刻,今日听了刘瑾的话,内心更为坚硬,他们似乎有一种,自己确实走在了正确道路的感觉。

  他们不只更深信自己,更是对这些夸夸其谈的清流,生出了无比的轻蔑。

  从前不觉得他们可恶,反而偶尔,听他们大谈风骨,甚至对某些清流,也会滋生敬仰之心,现在……却突然有一种,被人揭去皮之后,轻蔑的感觉。

  世上在大的道理,也经受不住刘瑾和这些庄户们的泣告和哀诉啊。

  有人愤怒的道:“大明天下百二十年,再以上追溯,我等读史,只看到的,是血泪斑斑,是道旁的无名之骨,是数不尽的不幸,哪怕是大治天下时,又有什么改变?错了,此前的学问,统统都错了,圣人要的大治之世,若只是如此,那么这大治之世,要之何用。民为本,念诵了上千年,可最惨的是民,血泪斑斑的是民,受寒的是民,饿肚子的还是民,这就是民为本吗?我辈读书,是寻求富民、护民的大道,这才是圣学的精髓,此前的圣学,教授出了什么?可恶的程朱!”

  众生员愤怒起来。

  人是有良知的!

  有人红着眼圈,握紧了拳头。

  同理之心,再简单不过是道理,就如今日这般,听到了这个麻子的诉苦,每一个人,都会滋生不满和愤怒。

  刘瑾抱着刘文善的大腿,宛如找到了世间的大道正理。

  这自王守仁学说中,衍生出来的泰州学派,其实一开始,就对于无数底层,和有过不幸经历的人,有致命的吸引力,迅速的壮大,甚至在被朝廷打压的情况之下,依旧不断的膨胀,吸引了大量的农夫、樵夫、陶匠、盐丁拜入门下。

  刘瑾吃过苦,这痛苦的记忆,铭刻进了他的骨子里,挥之不去。因而他听了这一堂课,突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因为这里的每一句话,都说进了他的心坎里,他看着刘文善,宛如刘文善身上发着光,刘瑾再没什么犹豫了,他孤苦无依,哪怕是很快成为太子身边的红人,却也每日需防备身边的明枪暗箭,他本是个浑浑噩噩的人,有点变态,他既为自己是个阉人而自卑,可同时,又因自己渐渐得势而曾自鸣得意过。

  他在东宫里,虽是伺候着太子,可也算是享用了荣华富贵,可与此同时,他又吃尽了苦痛。

  想到此前的种种,他已是哭的昏天暗地。

  刘文善看着他,摸了摸他的头,道:“快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叫刘瑾。”刘瑾叩首。

  刘瑾……

  弘治皇帝觉得耳熟。

  他侧目看向朱厚照和方继藩。

  此时弘治皇帝的眼眶泛着泪,刘瑾催人泪下的控诉,让他实是震撼:“此人……有些耳熟……”

  朱厚照也有点懵,他虽认出了刘瑾,可是……这狗东西,居然跑来……

  方继藩心里却是叹息。

  可怜的娃啊,说实话,对于阉人,方继藩虽口里骂死太监,却一般都痛恨不起来。

  这个时代,人们对于阉人是极蔑视的,文人们更是对他们痛恨无比,他们认为阉人们不过是通过自残的方式,进入宫中,来谋求富贵罢了。

  可这世上,哪一个被家人狠心的阉割,送入宫中的人,为奴为婢,断子绝孙,只是单纯的求取富贵呢?不过是活不下去了而已,他们是被自己的至亲遗弃的人,而后又被整个社会所孤立,在宫中哪怕能吃饱饭,可伴君如伴虎,又何尝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是太子跟前的那个伴伴,陛下忘了?”方继藩轻声道:“就是当初陛下特意褒奖过,说此人深入虎穴的刘瑾,这刘瑾,竟是逃出了生天,活着回来了,这一次,天花能够救治,便是因为,刘瑾的身上,带来的解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原来是这个人,此人……倒不失为忠义,竟也能明白如此事理。太子……”

  朱厚照突然觉得面上有光,自己跟前的奴婢,都比这些翰林强呢,朱厚照想要叉起手来,习惯了,可手刚要提起,却又乖乖放下去:“儿臣在。”

  弘治皇帝道:“好好善待此人,此人,比其他宦官,有出息的多。”

  “噢。”朱厚照颔首点头。

  经历了两场离别,刘瑾在朱厚照心里,分量本就不轻。

  …………

  刘文善颔首:“自此之后,我便是你的恩师了。”

  刘瑾一脸渴望,得到了刘文善的肯定,突的泪水泛滥而出:“学生叩见恩师。”说罢,朝刘文善磕头。

  刘瑾看了一眼刘文善,突又道:“先生姓刘,学生自也姓刘,五百年前是一家,现在学生拜入先生门下,往后,先生就是学生的爹了,学生以后叫先生干爹。”

  “……”

  这是太监们的传统啊。

  文人爱以师生相称。

  而太监们,却有随便认爹和儿子的毛病。

  刘文善一笑,能说个啥,他只觉得这个麻子,很可怜,也觉得此人,很有悟性,他是第一眼看到这个麻子来听课,可方才对于杨雅的指责,却无不都是对新学最精彩的诠释。

  刘文善抬眸起来,而后正色道:“吾继续授课吧。”

  他轻描淡写,而后道:“若是不愿意听,不认同的,可以出去!”

  他手指了门口。

  这话,是对这些翰林们说的。

  你们不爱听,就不要在此打扰别人听课。

  刘瑾二话不说,眼睛里挂着泪,却是笑嘻嘻的寻了位置跪坐下,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其他的生员,也都肃容,纷纷跪坐。

  杨雅觉得刘文善的话,极刺耳,方才那无数人的愤怒,真的吓着他了,他无法理解,为何有人对自己,竟有如此滔天的仇恨。

  他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可似乎又隐隐觉得,自己错了,可错在哪里呢?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翰林清流滋养的读书人臭毛病,在此时发作,他冷哼一声,转身道:“我们走。”

  这话,是对其他翰林说的。

  可他其他的同僚们,却一个个低垂着头,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接着,一个翰林乖乖的跪坐下。

  第二个翰林,也乖乖的跪坐下。

  平日清高惯了,见谁都是乡野村夫,被人捧得太高,早已习惯了以救世主一般的心态去看庶民百姓。

  而现在……他们挖了煤,开垦了土地,其实也受了苦,只是他们体会到的,不是艰辛,而是觉得自己受了侮辱。

  可今日,他们听到了刘瑾的控诉,看着无数的庄户对他们的愤恨,他们心里,寒到了极点。

  这是一种无以伦比的震撼,虽是荒诞,却让他们突然开始怀疑起来,是……我们错了……

  天下的庶民百姓,是这样的看待我们?

  他们决定留下来,端正态度,他们想知道,为何……他们看到的真相,是如此的鲜血淋漓。

  一个又一个翰林,乖乖的跪坐下。

  没有人理会杨雅。

  对他视若无睹。

  甚至觉得,和杨雅为伍,是一件可耻的事。

  杨雅心沉了,沉到了谷底。

  他孤立无援,显得有些茫然,想要愤怒的拂袖而去,却又脸一红,各种不甘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无数的目光,都看向刘文善,而刘文善,低头,在预备着接下来要讲授的内容,对一切,视若无睹。

  杨雅脑海里,走马灯似得,变换了无数在西山的画面。

  突然,他苦笑。

  他输了,数十年的骄傲,荡然无存,翰林的身份,并没有给予他丝毫的荣耀,竟有些可耻。

  他虽不甘,却突然摘下了头上的乌纱。

  这乌纱帽,他一直都戴在头上的,哪怕是开垦的时候,他这是要让人知道,自己乃是官,是高贵的存在。

  可现在,乌纱帽摘下,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杨雅顺势,也老老实实的跪坐了下来。

  他终究还是不能心安理得的,走出明伦堂。

  刘文善开始授课,明伦堂里安静的出奇。

  哪怕是弘治皇帝。

  刘瑾和那些庄户的话,至今还存在他的耳畔。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弘治皇帝也跪坐了下来,用心的听着。

  从前,他对待任何学问,都是抱着帝王的心态去听,会去分析,这样的学问,对于帝王的统治,对于教化百姓,到底有没有帮助。

  可今日,他出奇的将自己打当做还在皇子时,那种单纯学习的心态,用心的听讲。

  朱厚照显得有些不安分,在弘治皇帝身后,朝方继藩挤眉弄眼,做着鬼脸。

  方继藩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低声道:“乖,别闹!”

  ………………

  第一章送到,其实这样的剧情不太好写,人物循序渐进的改变,但又需要在合理的范畴之内,每一个人物,都要细细揣摩,操碎了心啊,求月票,快到月末了,顶不住了,请大家支持。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mingchaobaijiaz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