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领主的世界

第一部(修改) 第十五章 决斗

领主的世界 | 作者:不才小龙 | 更新时间:2019-01-01 03:02: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人皇纪劫天运超级神基因玄天魔帝神魔之上重生之魔教教主秦吏万古神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亚罕夫人,您对法尔莫和盗贼之间交易的事情了解多少?”在去矿场的路上,修尔对碧苔丝说道。



  对于盗贼修尔心里一直颇为矛盾,既忌惮又希望能拉上点关系,其中的原因之一便是精灵似乎和影贼工会之间有着奇妙的联系。



  这次自己破坏了盗贼的交易,不知那些盗贼们会作出什么事情来……如果可能的话,可以找精灵替我联络一下那些盗贼。



  “您知道,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妇人家。那些男人的事情,我没有资格也没有兴趣去了解。”碧苔丝说道:“还有,您叫我碧苔丝就行了。”



  “可是,据说汉森老爷不是被卑鄙的影贼工会谋杀了吗?难道你不想报仇?”



  “那只是据说罢了,何况就算真的证明了我的丈夫是死在盗贼的手里又有什么用呢?”碧苔丝露出难过的神情,别有一番惹人爱怜的模样,让修尔看得一阵神迷。



  “领主大人,看,那里就是本镇的矿场了。”少妇碧苔丝指着前面向修尔嫣然一笑。



  “哦。”修尔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少妇摇曳的臀部上收回,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望去。



  在远处一个不大的山洼里,密密麻麻的分布着一个个的矿洞。矿洞外面架着纷乱的长长的脚手架,可以看到数十个矿工像是昆虫一样在上面爬上爬下。在离矿洞区不远,有一个看起来非常简陋的矿石提炼厂,冒出的滚滚浓烟笼罩在矿区上空。



  “大概有近百名矿工在这干活儿,镇上以前的治安官维安是他们的头儿,我想大人们只要使他听话,那大部分矿工就听从您的了。”碧苔丝微笑着提出建议。



  “亚罕夫人,你只要作好领路的工作就好了。其它的事情论不到你操心。”戈麦斯在一旁冷冷的说道,自打见面他就对这个少妇有种不好的感觉,而且碧苔丝的身份也让他有所疑虑。



  碧苔丝作出委屈的表情,让修尔在边上看着有些不忍,于是他出言解围:“我想亚罕夫人也是好意,至少为我们接管矿场指明了一个便捷的方向。”



  和戈麦斯那种天生只对杀人有兴趣的军人不同,修尔对于美女的免疫力可是相当的低,因此他对把碧苔丝弄上手的兴趣非常的高涨,至于她是否可信之类的事情就全抛到脑后了。



  戈麦斯冷哼一声,毕竟在这里他只是辅助兼监视,而且他也不认为一个娇柔的少妇能作出什么来。



  沿着泥泞的道路,数十人渐渐接近了矿场,他们的到来引起了那些矿工们的注意,他们纷纷的停下手中的工作,用戒备的目光注视着这队全副武装的队伍。



  “这里谁是负责人?”修尔对着矿工们大声喊道,提炼厂那隆隆作响的声音使得他不得不用最大声音说话。



  几个打着赤膊的矿工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灰尘混杂着汗水在他们脸上留下一道道斑斓的纹路,当他们走近时,从身上传来的浓厚汗水味让碧苔丝捂住了鼻子。



  “你又是谁?”一个矿工神色不善的反问。



  “我是你们的领主修尔子爵,快把这儿的负责人给我找来!”



  那几个矿工听完后互相低头小声嘀咕了一阵,其中一个飞快向那些密密麻麻的矿洞中的一个跑去,另一个踏前一步对修尔道:“你等等,我们已经派人去找我们的矿长维安了。”



  修尔对看碧苔丝一眼,后者还给他一个美丽的笑容。



  戈麦斯示意他的手下提高警戒,而他则仔细观察这个矿场的情况。



  这里的矿工那健壮的体格和桀傲不逊的气势让他有些心惊,而且他发现越来越多的矿工向这里聚集,手里还纷纷拿着铁棍铁镐之类的器具。



  场上的气氛开始渐渐凝重起来,矿工看他们的目光绝称不上友好。不过修尔倒不担心,这些家伙固然强壮,但在全副武装的骑士面前绝讨不了好去。



  “谁找我?”突然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男子身影从矿洞里走出。他看起来已有些老迈,但还很健壮,具有伛偻的高大的身材。面上刻满了风霜的烙印和严肃的线纹,像是一只壮年的雄狮。衣服褴褛不堪,沾满了重重的尘土,在他嘶哑的音调里面,有一种像是命令而不是谦恭的语气:“你就是镇上新来的领主?不知您这种尊贵的身份来我们这个穷苦地方有什么事?”



  不知为何,看着面前这个人修尔的心里有点发毛,于是他说话的语气软弱下来:“作为你们的领主,我委托这些骑士接管这个矿场。”



  “哈哈。”眼前的男子大笑起来:“想不到我们这个穷苦地方竟连尊贵的骑士都看上了,还真是荣幸呢。不过……”他逼前几步,紧紧盯着修尔:“不知我们的领主大人怎么个接管法呢?”



  “这里的一切矿石产出都归我们支配。当然,我们会支付给你们一定薪水的。”戈麦斯在边上插言道。



  戈麦斯的话音刚落,矿工们都纷纷鼓噪起来,那名男子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真是可笑。我们在这里生活了祖祖辈辈,你们可知道我们为矿上流了多少汗水?这个矿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根。以往这里的领主最多也只是从中抽取一部分而已,而你们,不过顶着个贵族的头衔就竟想全要?”男子踏前几步,怒目而视。



  “锵”戈麦斯拔出了腰中的长剑:“你敢反抗领主大人的命令?”



  修尔在边上皱起了眉头,戈麦斯动辄武力相胁的做法他并不赞同。在他看来,武力只是万不得已之下的一种手段,是最下等的作法。



  “哈,想动武吗?”那名男子微微冷笑:“也好,让我们给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一点教训!”随着他的话语,从矿洞里又涌出数十名手持武器的矿工们把修尔一行人团团围住,进退之间颇有法度,显然绝不是乌合之众。



  气氛越来越紧张,其中尤以修尔为甚,如果混战起来,毫无武力的他最是危险。



  “骑士大人,如果真动起手来,就算您能赢的最后的胜利,只怕也没有人给您干活了。”碧苔丝突然在边上发话,其甜美的声音在紧张的场面中格外醒目:“既然这样,小妇人倒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



  “不如骑士大人和这位矿长维安以骑士的礼仪决斗一场,输的必须无条件的服从胜者。您贵为骑士,想必不会输给一名卖苦力的矿工吧?”碧苔丝微笑的说道。



  戈麦斯低头想了想,心酌自己的剑术在总督梅林手下的骑士中虽称不上数一数二,但也罕逢敌手,击败一名苦力有何难处?但是此行之前总督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一定得把这个矿权控制到手,绝不能出任何差错,这让他又犹豫起来。



  况且他在本能中对碧苔丝便有着一种戒备的心理。



  刚想开口否定碧苔丝的提议,对面的那名叫维安的男子发出一声长笑:“原来所谓的骑士都只是倚仗人多的胆小鬼,如果阁下有胆,我便空手配阁下玩玩。”



  这句藐视的话一出戈麦斯实在忍受不住,修尔一看之下刚想开口阻拦,但戈麦斯已经阴森的笑了起来:“好,既然你有这个胆子,我无所谓。”



  众人分出了一个大圈,留出足够的场地。矿工们的神情中有高兴的,有惊讶的,有不可置信的……而戈麦斯的手下则是清一色的露出笑容,显然对自己的上司有着十足的信心。



  不过这里面只有修尔似乎猜出了最后的结果,他摸了摸怀中的匕首,不落痕迹的站在碧苔丝的身后。



  场中的二人斗鸡一样互相对视,戈麦斯身子微微前倾,双手紧握住剑柄,剑尖斜指向天空,法度森严。而维安则是双手自然的垂在身体两侧,围着戈麦斯不住绕圈。



  天空中一片乌云遮住了阳光,场上为之一暗。在这瞬间,两人同时向对方冲去。



  戈麦斯的长剑划空带起了呜呜的风声,长剑化作一道闪电向对方刺去,剑速之快匪夷所思,而维安双手仍垂在身体两侧,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以致矿工这边都不禁发出紧张的吸气声音。



  剑尖瞬时到了维安眼前,他才不紧不慢的用手拍在剑身侧面,剑尖一歪从他脸边滑过。



  两人再次分开,沿着场地的中心绕圈游走。



  戈麦斯心里急剧警惕起来,刚才那一下已经充分显示出了对方出色的眼力和过人胆识。不过他仍未怀疑自己输掉的可能性,毕竟自己拿的是长剑,对方挨上一下非死即伤,而自己挨上对方一下最多疼痛一阵。



  于是他再度举步前冲,等到了维安跟前才把剑劲用足,并且毫不顾对自身防御的考虑,摆明是欺负对方手中没有利刃。



  两人交错厮杀起来,几下过后维安在打中戈麦斯肩膀上一拳后自己胸前也挨了一剑。



  不过戈麦斯只是倒退了几步,而他胸前却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染红了他褴褛的衣裳。此时谁的形势比较不利已经一目了然了。



  看到自己受伤,维安仰天发出一声如受伤野兽般的长吼,双手一分将自己的上衣扯开。



  在他如钢铁一般健壮的胸膛上竟挂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有的甚至从脖颈连到小腹,看起来触目惊心之极。



  “你……以前打过仗?”戈麦斯眉毛一挑,那么多的伤痕只有饱经战场厮杀的人才会拥有。



  “曾经……是的……”维安的喉结发出咕咕的响声,不等戈麦斯说话,他一个跃步逼到戈麦斯身前,一拳向其面孔上打去。



  两人再度交错在一起,维安在外圈游走的速度越来越快,四肢以一种奇异的韵律向戈麦斯四面八方攻去,那粗旷又豪迈的动作竟似极了一种神秘而古老的舞蹈,不知为何,在场的众人都同时有了一种身处酷热炎夏的感觉。



  看到场上众人的目光都被这罕见的决斗所吸引,碧苔丝眼神中露出狡猾的神色,移步悄悄的向人群后面退去。



  “美丽的亚罕夫人啊……您想离开这里去做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让她抬起的脚步悬在了半空。



  碧苔丝侧视一看,说话的正是修尔,他看起来似乎一直在观看决斗,其实全部注意都放在碧苔丝身上。



  “小妇人只是想去方便一下,难道领主大人连这也要制止吗?”碧苔丝眼珠一转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修尔的笑容像是狐狸:“我正好也有些尿意,正愁在这里找不到厕所,不如我和夫人同去方便一下好了。”



  “你……无耻!”这么下流的话语让碧苔丝也不禁气的说不出话,她突然抬脚向修尔小腿踹去。早有提防的修尔强忍住腿上的疼痛,一把抓住了碧苔丝的肩膀然后掏出匕首架上了她纤细的脖子。



  这时场上爆发出一阵喧哗声,修尔不禁回头望去。



  只见戈麦斯面色苍白的坐在地上,长剑被打掉在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显然是输掉了决斗。见到自己的长官受伤,那些骑士们再也顾不得什么决斗之中旁人不得插手的规矩,纷纷举剑向场中冲去。



  维安的动作比他们更快,他一跃便来到戈麦斯身边,像抓小鸡一样把戈麦斯提起夹在肋下。



  戈麦斯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绝望的用双手捂住了脸。刚才维安将他击败的一拳不仅是从肉体上把他击败,连他身为骑士的骄傲也一同被粉碎的干干净净。



  维安向天打了个呼哨,周围的矿工们忽地散开,向矿洞里跑去。而维安在踹翻最前面的一个骑士后也夹着戈麦斯退进了矿洞。



  深不见底没有半点灯火的矿洞像是张着大嘴的怪兽,让在后面紧追的骑士们纷纷停下了脚步。



  趁着修尔回头的机会,碧苔丝一个肘击打在他的肚子,然后身子一矮企图跑掉。修尔疼的弯下腰,不过还是一把抓住了碧苔丝的小腿把她拉到在地。



  “啪!”向来对女人从不动武的修尔也忍不住给碧苔丝一记狠狠的耳光,然后翻身压在她身上再次用匕首架住了她的脖子。



  被打疼了的碧苔丝眼眶中有泪珠在闪动,明白自己失去了最后一个逃跑的机会。
领主的世界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lingzhudeshiji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