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康乾御警

第六十六章 命案现场

康乾御警 | 作者:六划先生 | 更新时间:2019-03-13 10:32:2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的大姐大美人含珠你是澎湃的海魔幻水晶我姐姐叫妲己绮罗传妙偶天成仙政风云无耻至极超级神眼
  刘华和孙世东跟着佟震来到了命案现场,因为李寡妇是自己生活,家里没有什么亲人了,所以村民们自发的凑了些钱,为她买了口棺材。将她的尸体入殓放进了棺材里。



  刘华看到现场留有两名捕快把守,院子里的血迹被保护隔离了,冲着院门的地方,便是正堂,此刻,正堂的屋子里面停放着一口棺材,但是却没有人为死者守灵。



  李寡妇的院子位于村子的南首,靠近村边的树林,除了后面有一户人家之外,周围没有其它的房屋,而她后面的那一家,住的是一个老妇人。



  老妇人名叫田张氏,今年五十多岁,也是独居,因为多年独自生活,所以田张氏有些自闭,除了外出购物生活必须品之外,平日里几乎不怎么外出。



  而自古以来就是寡妇门前是非多,所以村里的人也不怎么来这块闲玩,如果不是那几个孩子们玩耍的时候发现了李寡妇的尸体,恐怕村里人还不知道李寡妇已经死了呢。



  环视了李寡妇家的四周,刘华发现这是一个普通的民居,三间正屋,两间偏房,院墙有些倒塌了,屋子也比较破旧了,院子收拾的比较干净,墙角处栽种着一些月季花,在院子西侧,用树枝竖起一排篱笆,里面散养着一些鸡、鸭、鹅、兔,而门口处则拴着一条黑色的狼狗。



  这时,佟震命人将村长张老实给找来了,跟张老实寒暄了两句后,刘华面色一正:“张村长,这段时间李寡妇有没有在村里和什么人结怨?或者是近期跟谁发生过矛盾?”



  闻言后,张老实摇了摇头:“李寡妇这个人脾气十分和善,平日里跟村民们的关系很好,见到谁都笑呵呵的,从不跟人拌嘴,也没有跟村民闹过别扭。”



  “那李寡妇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是什么时间的事情?当时她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绪?”刘华皱眉问道。



  “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最后一次?”回忆了片刻后,张老实答道:“最后一次见到李寡妇,那是三天以前了,那天早上我看到她好像在村口等什么人?但我当时没有在意,随意扫了一眼,然后就回家了。”



  这时,佟震出言道:“刘捕快,我之前查勘过现场了,发现死者的房间被人翻得乱七八糟,而死者的首饰和家里的财物全都不见了。



  我询问了后面的住户田张氏,她这几天一直呆在家中,没有外出过,田张氏称最近几天里,她并没有听见李寡妇家中有异常的声音,你说?这会不会是一起图财害命的案件呢?”



  “肯定不会,一般的图财害命案件,凶手大都是一些流窜犯,少数是当地人作案,但是,他们选择的目标,都是那些家境富裕之户。



  你看看李寡妇家,房子至少有十多年的历史了,院墙也都塌了一截,而她一个独身女子,除了种地务农之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村里比她富裕的人有的是,若真要歹徒想要图财,也不会将她当成抢劫目标的,除非,对方不是图财害命,而是图色害命,但是如果真有歹人来此欲行不轨,只要死者一喊,后面的住户田张氏肯定能够听见。



  但是既然田张氏没有听到李寡妇家中有异常的声音,而李寡妇又偏偏死在了自己的家中,只有两种情况可以解释这个疑点,第一,凶手是趁着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李寡妇家中行凶的。



  第二,死者跟那那名凶手认识,她没有想到凶手会对她不利,所以才会放凶手进入院中,然后在没有防备之下,被凶手杀害。只不过,这么一个平常的民妇,为什么会引起别人的杀机呢?”



  说到这儿,刘华将目光转向张老实,然后继续询问道:“张村长,死者李寡妇在村里还有亲属吗?”



  “没有了,她丈夫没有兄弟姐妹,父母也早就死了,李寡妇的丈夫死后,她便独自在村里生活。”说完这句后,张老实有些唏嘘道:



  “李寡妇的丈夫已经死掉五六年了,这些年,李寡妇一直恪守妇道,忠贞不渝,乃是村妇们的道德楷模,没想到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情,唉……等查出凶手之后,我们选个风水宝地,将她好好葬掉,然后在给她立个贞洁牌坊。”



  见张老实啰哩啰嗦的说起来没完,刘华只得打断他,继续出言询问“是这样啊,那李寡妇娘家那边还有什么亲戚吗?”



  “有,她娘家的父母健在,还有一个哥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让村里人将李寡妇的死讯告诉她娘家的时候,那边竟然没有来人守灵,真是奇怪了?”回答完,张老实有些无奈的摇头。



  “哦?还有这种事?果然有些奇怪。”疑惑的自语了一句,刘华来到正屋,打量了棺材一眼,他想要开棺验尸,看到这儿,张老实急忙拦着刘华,说这样对死者不敬,不吉利,搞不好会诈尸,然后说什么也不同意刘华开棺验尸。



  看到张老实的反应这么大,刘华多少无奈,心说:“封建社会的人就是这么迷信,不就是验个尸体吗?至于这么紧张么?人都死翘翘了,上哪儿诈尸去啊?”



  见此情形,刘华让佟震把张老实支走,然后他让孙世东帮忙打开棺盖,孙世东看了看快要泛黑的的天色,又瞅了瞅眼前的棺材,再回想起上次在义庄时见到的尸体,孙世东二话没说,直接跑到门口去逗弄那条狼狗了。



  看到孙世东的表现后,刘华知道那货又害怕了,在心中暗骂了句:“胆小鬼,没出息。”之后,只得自己动手开棺。



  幸亏这口棺材的质量比较差,棺钉也没有钉严实,所以刘华找到一根铁棍后,利用杠杆的原理,三下五除二就把棺材盖给打开了。



  刘华这边刚把棺盖打开,就听见院门口处响起了一阵犬吠声,他朝门外看了看,原来孙世东那货闲的没事,在门口逗弄那条狼狗玩,他想要用手摸一摸狼狗的头,但是那条狼狗根本不买他的账,张嘴又咬又叫,吓的孙世东施展出一个武当纵云梯,直接蹿到了院墙上。



  看到孙世东的举止后,刘华无奈的摇了摇头,心说:“这孙大少,跟这条狗还没混熟就去逗弄它,它不咬你才怪呢。”



  想到这儿,刘华便打算检验死者的尸体,但就在他刚想低头验尸的时候,刘华忽然停住了。
康乾御警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kangqianyuji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