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绝不温情

第31章 道理

绝不温情 | 作者:墨绿色的鱼 | 更新时间:2018-11-09 09:00: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三国秦皇郑屠霸球道至尊神农拳剑娱情顽妻闯仙心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群侠探游龙重生奋斗俏甜妻网红之自黑帝
  秦孟鑫在紧要关头躲了起来,秦川显然是无路可走的,可他竟然却瞒着秦孟磊和秦家老爷子,是想要一个人带着公司和自己殊死搏斗,最后力挽狂澜?



  他当然要笑着看着场好戏。



  秦槡淮来淮远的时候虽然是他的意料之中,但是却没想到她来的这么快,可见秦氏对她的重要性,所以他一定要好好利用。



  现在人回到他身边了,也达到了他的目的,但他怎么会轻易放手,现在的父亲回来了,他当然要先放一放,给他们喘口气的机会,不然要是劲太大一下弄死了,那丫头指不定怎么跟他闹。



  放一放也好,不能太快,这段时间可以好好整理整理到手的东西。



  秦槡淮醒来后赵清淙已经去了公司,揭开被子一看,腿间酸涩不已,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印子。



  起身去了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苦涩的笑了,脖子还有胸口,就连腰上也是充满暧昧的吻痕。



  用手搓了搓仍有困意的脸进了浴缸,放下热水冲了个澡,缓解全身的疲惫,轻轻靠在浴缸上,回想自己昨天来淮远找赵清淙的时候他让自己脱光了上来,她到底是怎么忍住心中的屈辱才脱了上去的?



  她将头埋在膝盖里,眼泪混着水珠一起流下来,当时她身边的前台小姐一定是听到了,那多多少少会传出去,自己在他们眼中得有多不堪?



  一想到这些,她全身都在颤抖着,内心极度挣扎。



  她在想,自己这样为了秦家做了这些究竟值不值。



  从私心来讲,她有些后悔了,其实她完全不必这样做,也许公司能够挺过来,也许她就不用来找赵清淙,也许她就不会在别人眼中是那么的不堪。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已经和赵清淙发生了那么多次关系,这幅肮脏的身体谁还会要?



  说不定秦川现在看到自己都会觉得恶心作呕。



  第一次是她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赵清淙强迫的,碍于自己家与秦家的关系,还有种种原因,她也只有将打碎的牙齿和着血还有泪自己吞下。



  秦川根本就不想承认槡淮被赵清淙夺了身,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生。



  接着赵清淙就开始大肆对秦家出手,秦川在浑浑噩噩的情况下根本措不及防。



  所以,那件事就算发生了,两人也什么都没说。



  他们都以为就这样过去了。



  可现在她又和赵清淙发生了那么多次关系,让她怎么回得去?



  她抓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低声喃呢,“……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



  一切的都回不去了。



  秦家,她和秦川的关系。



  打开淋浴蓬头,任由冷水冲刷着自己,水气弥漫,眼前也被水和眼泪弥漫,她什么也看不清。



  咬着嘴唇,低下头,看见胸前挂着的玉佛,她真想一把扯掉,但想起赵清淙发怒时满脸充斥的阴鸷,她就只能靠着墙壁低声呜咽。



  她好想回到小时候,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遇到赵清淙,更不会傻傻的收下他的玉,跟他定亲。



  她放生哭了一会,站直身体从浴缸里出来,放掉水然后穿起浴袍往外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想起妈妈说过的话。



  那天妈妈拉着她的手,手掌热热的覆盖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着“放心,我知道我们家槡槡有分寸,再说了,偶尔跟几个朋友出去散散心也好,我看这几天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我怕把你问烦了,就没开口,今天既然朋友约你出去了,你就去吧。”。



  母亲的笑脸浮现在她眼前,她那么相信她,可她都做了什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遍布红痕,她紧紧的握起拳头,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然后一拳挥在镜子上。



  因为秦槡淮心中的所有情感都涌了出来,愤怒全部凝聚在握紧的拳头上。



  那样小小的一拳下去,镜子竟然从她落拳的那一点,开始蜿蜒破裂扭曲,直至破落成残渣,落在洗漱台上。



  看着一地的碎片,她有些颓然的垂下手,有些恍惚的无意识张了张嘴,转身往外走去,并没有理会现在看着已经一片狼藉的浴室。



  她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鲜血顺着手上的关节蜿蜒着往下流,从她刚才站的地方一滴一滴的跟着她的步伐往外蔓延着。



  她身上穿的浴袍也染上了鲜血,配着秦槡淮被鲜血染红的右手,就像是绽放开来的红玫瑰,让人看着看着就被迷了心窍,多了心神。



  没有吹干长发,她恍恍惚惚,嘴里不知道低声说着什么,回了卧室,看到了手机,拿起来点开来拨了出去。



  “妈妈,我好想你……”她捂着嘴,强忍着哭声。



  “怎么了?这才去阿淙那几天。”江柔低声笑了笑,“你就这么想念妈妈?以后嫁过去了还得了?难道我还住到你们家去?”她语气没有半分责备,反倒是满满的宠溺。



  秦槡淮并没有答话,只是捂着嘴,咬着牙哭,她不能让妈妈知道自己在哭,不能让她担心,看出破绽来。



  “槡槡,怎么了?”江柔听着电话那一头的女儿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有吸鼻子的声音,又有些疑惑的问“是不是阿淙欺负你了?”



  她捂着电话,讲电话拿远了点,然后深呼吸调整了调整自己的情绪,“没有,就是突然想妈妈了。”她强颜欢笑道。



  江柔眸子一暗,自己的女儿自己是最清楚不过了,总是在受委屈了强忍着还说自己买没事,现在她打电话来突然说自己想她了,一定是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情了。



  但她不说,肯定有她自己难以开口的理由,她也不想让她难过,就没开口问。



  “槡槡,阿淙已经跟妈妈说了,这段时间他来好好照顾你,先体验一下婚前的生活,好知道怎么照顾你,夫妻之间怎么相处。”



  江柔顿了顿,听着电话那一头槡淮的仍然有些不稳的呼吸,“如果他有什么地方让你难过了,你要忍耐,多多包容,然后找一个适当的时机跟他好好说说,你们两将来是要结婚,生子,生活一辈子的,对待双方要忍耐包容,互相迁就,扶持着过一辈子,你的年纪小,要是你在阿淙面前犯了什么错,就一定要道歉,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更不能和阿淙冷战,知道了吗?”



  槡淮瘪了瘪嘴,抬手抹掉挂在眼尾的眼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些,“我知道了妈妈,我这还没结婚呢,你这大道理就这么,好了,我先去收拾收拾家里。”



  “好,那我先挂了,好好收拾收拾。”



  “恩。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从床上滑落,转身趴在床沿将头埋在被子里哭了出来,手上的电话已经被染红。



  “……妈妈,我不想……嫁给赵清淙,呜呜呜呜,我不想……”



  她大声痛哭着,为什么要嫁给赵清淙?为什么收下玉佛的人是她?为什么?



  她只想要一个平凡的生活,难道这样的要求也太高了?



  当赵清淙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了,刚一用磁卡打开门,他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道,以他曾在军营中的经历是不会出错的。



  连鞋子也没来得及换,闻着血迹的味道狂奔到浴室,看到碎了一地的镜子还有地上一小滩又一小滩的血迹,他慌了。



  摇着头希望不要是自己心里想的那种情形,顺着血迹往外走去,到了卧室门口。



  他颤抖着手打开卧室紧紧闭着的门,里面漆黑一片,他不敢开灯,害怕看到槡淮满身鲜血的躺在里面。



  他摇摇晃晃着身体,往进走去,却被身下什么东西绊倒了。



  低头一看,竟是槡淮,她蜷缩成一团,靠在卧室门口的沙发,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赵清淙慌乱的打开灯,看到眼前的景象,他的心里就像是被最利的利器以最猛烈的力度□□心脏,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弯下身将地上的她抱起,转身往床的位置走去,刚到床前就看见了床上的血迹,浅灰色与白色相间的被罩如今在边缘位置被血染得通红。



  他的眼眸骤然变色,腿弯曲支在床上,一手护着槡淮将她放在腿上,一手猛地掀起被子,扔在地上。



  将槡淮放在床上后,赵清淙低下头仔细瞧她,她闭着眼睛,牙齿咬着下唇,面色苍白,嘴唇泛着虚弱的颜色,他用手轻轻的掰开她的嘴,抚了抚她的嘴唇。



  刚准备直起身子,就看到了她右手上触目惊心的鲜血,颤抖着手拿起来,发现只是手背上的伤口,手腕并没有伤痕,他还以为她极端到是割腕了。



  叹了口气,低声嘲笑自己的慌乱,“你这丫头,吓死我了。”



  转身去拿毛巾还有上次清水留下来的护理的东西,然后给槡淮把手上的干枯凝结成痂的血迹给擦干净,嘴里有些愤愤的念叨,“你这丫头,竟然把镜子打碎,把自己的手弄成这样。”又有些宠溺的笑了笑,“就算是气的不行,你可以来用别的东西砸啊?何必弄伤自己?”
绝不温情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juebuwenqi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