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继母手册

第二十章

继母手册 | 作者:棠眠 | 更新时间:2019-01-10 19:38: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人皇纪超级神基因玄天魔帝神魔之上重生之魔教教主秦吏万古神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苏重大约亥时回的府,平日这个时辰明珠已经熄了灯躺在了床上,所以发现主卧的灯还没熄,有一种惊喜的感觉。



  进了门就见屋里人在专心致志的看书,听到门的响动,抬头迷茫的眨了眨眼,像是在辨认进来的人是谁。



  “爷回来了?”



  说完,就起身帮他脱了外衣,苏重笑着握住了她的手。



  “因为我说话不算数,所以特地等着我回来算账?”



  明珠愣了愣,才弄懂他说的是什么事,当即娇气地“哼”了一声:“我一醒来就看到隽哥儿趴在床头,还以为爷中了什么咒,缩的只有四岁小孩的大小。”



  苏重轻笑了两声:“可吓着夫人了?”



  “若是吓着了,爷要给赔偿我什么?”明珠眼珠子转了转,伸手讨赏。



  苏重抱着她在她耳畔吹了一口气:“夫人要什么?”



  总之,不会是想要耍流/氓。



  “老爷,洗漱的水准备好了。”双云捧着水盆进屋,见到两人抱在一起,娇呼了一声,“奴婢不知道……”



  明珠从苏重的怀里钻了出来:“爷先洗漱吧。”



  苏重挑眼看她,明珠怔了怔,恕她愚钝,实在没看出那眼神的意思。



  不过没一会她就弄懂了意思。



  明珠有话问他,就在榻上等他洗漱回来,顺便把手中那本关于家丁与小姐的房里事看完。



  看完了最后一页,明珠抬头就看到苏重穿了一件薄薄的中衣,撑着脸在她身后同她一起看书。



  见她发现了他,苏重侧脸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就那么好看?我在你身后都没发现。”



  明珠:“……”



  她是在考虑书中的宛如儿臂在两个时辰后才云/雨暂歇,会不会造成永久性黑洞的问题,那么严肃的问题不入神怎么行reads;抗战观察者。



  苏重侧手把她抱回了床上:“背上还疼吗?”



  明珠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这个人难不成是个闷/骚,最近难不成是觉得跟她混熟了,所以把性格外露了出来,动不动就抱她,她又不是他的孩子。



  苏重见她看着他发愣,嘴角轻轻勾了一下,俯身碰了碰她的鼻尖:“脱衣服我帮你再擦一次药。”



  要是平时,明珠说不定就依他的意思脱了,但此时的气氛太怪,不是苏重中了邪,就是她发了春。



  明珠捂住了衣领:“我让春夏给我擦过了。”



  苏重挽了袖子,转身去拿了药膏:“我总得再看看才放心。”



  拿了药膏见明珠还没脱衣服的意思,嗓音低沉:“我来?”



  明珠觉得他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暧/昧的让她脸上发热。



  犹豫了一下,明珠就脱了衣服,翻身用背对着他:“听下人说,爷今天压人去王家了?”



  苏重搓热了药膏覆在了她的背上,手掌一遮,如温玉般光滑的背又变得完美无缺:“老婆孩子都让人给欺负了,为夫不去讨回公道怎么成。”



  这是把今天她说的话又回给了她,明珠当做没听到话中的调侃,担心道:“会不会让王老爷王夫人难做,要是因为这事坏了两家的情分怎么办?”



  苏重的手在她那块青乌揉了一会,就忍不住往其他地方移动,回味好些天都没尝过的手感。



  自己的背,明珠自然清楚是哪里在疼,感觉到苏重的手不止偏移了伤口,还一直往下,明珠忍不住转身抓住了他的手。



  “别累着爷了,我叫丫鬟送水进来让爷净手。”



  苏重张开的手往下一压,如愿在那块软肉上摸了摸:“不用费那个功夫,我们睡吧。”



  说完苏重就起身去熄了灯,但上了床却不像是规矩要睡觉的样子。明珠被他闹得想把他的手砍了,干脆裹着被子滚到了角落:“爷我还受着伤呢!”



  苏重的声音有些委屈:“夫人不是让为夫先洗漱,我以为是夫人觉得我今天做的好,打算给我一些奖励。”



  明珠:“……”



  她的意思是先洗漱,再说话,不知道他是把她的话跟床上运动。



  见苏重说完就没有了动静,明珠摸索着把被子里的肚兜又套上,躺了一会,明珠忍不住侧脸说:“爷,你睡了没?”



  “嗯?”



  “我觉得衣服有点难穿。”



  “……”



  见苏重没动作,明珠深觉得暗示是一门技术活,干脆摸索着进了他的被子,跟勾住了他的腰,埋头把他耳垂含进了嘴里。



  齿贝软唇带来的酥麻感让本为平静的某处又有了精神,苏重闷笑了两声:“衣服难穿吗?”



  明珠脸红地咬了他一口:“爷再说我就睡了。”



  苏重扶住了她的后脑,用行动封住了她的退路。



  又是一/夜嘤嘤嘤……



  某人可能是憋得久了,第二天明珠起床双脚都直打哆嗦,见状梅姨娘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以前老爷对哪方面的事情淡的很,大多都是歇在书房,她也是运气好才得了个三姑娘,没想到老爷只是对她们淡淡,对新太太却疼惜的很reads;素手天下,天才灵草师。



  明珠扶着春夏的手坐上了榻:“那么早就往我这里跑,可是出了什么事?”



  梅姨娘福了福身:“奴婢没什么大事,只是三姑娘这两天身子有些不舒服,奴婢怕照顾不好三姑娘,所以想姑娘是不是养在太太身边能多沾些福气。”



  苏重才压人去了王家,她就跑来递了女儿投诚,还真是个聪明人。



  明珠喝了一口热茶:“庶女养在太太身边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我对她看对了眼,二是她生母不在了。梅姨娘你觉得三姑娘属于哪种?”



  梅姨娘面色发青,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是奴婢不懂事,求太太饶奴婢一命。”



  明珠摆了摆手:“这府里老爷说的话才是第一有用,你有空闲就讨好讨好老爷,不用在我这里讨好。”



  梅姨娘悄悄瞄了明珠一眼,猜不透她这是在说反话警告她,还是愿意她往老爷身边凑。哪个太太愿意让妾侍跟老爷亲近,想到她刚刚说的那些狠话,这意思自然就是前一种了。



  可是让她就那么糊涂的在府里过着,她又不甘心,至少怎么都要再生个哥儿。



  梅姨娘规整地磕了一个头:“谢太太。”



  梅姨娘走后,春夏就深深叹了一口气:“别家太太都是想方设法的拴住爷们,就我家太太大方的把自家的老爷往外推。”



  明珠笑了一声,点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家太太如此的贤惠你还叹什么气。”



  “说的也是。”春夏见明珠都站不稳的样子,也心疼的很,所以在这事上就没再多说什么,“太太,奴婢知道你是怕麻烦才对梅姨娘说那两个选择,但是这种话传出去总归不好,你就是想让老爷远着你点,何必用败坏自己名声的方法。”



  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名声,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经过昨夜她真觉得跟苏重似乎快打破了那一层界线,所以才会对梅姨娘说那番话,苏重的孩子隽哥儿她舍不得远着,也只能在三姑娘身上做文章,再把两人的界线建起来。



  “不说这个,说点开心的事情,外面的店子你来当管事怎么样?”王家这件事算是给她提了一个醒,她怎么说都是嫁了人的,偶尔去看看嫁妆铺子还说的过去,每日都去就不怎么好了。要不是她每日都出门,王夫人想安排人堵她也不会那么容易。



  春夏愣了愣:“太太是信不过周掌柜吗?”



  “只是让你去历练几年,你自来对做生意感兴趣,在苏家的话你就只能管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哪有外面自在。再说若是茶铺生意做的不好,我们要想法子做新生意,茶铺生意做的好,我们就可以考虑扩大规模,你在外面比在苏府更有用。”



  春夏低头思考了一下,若是小姐真对姑爷没了兴趣,钱财的确是重要的东西,后院就两个妾,小姐少爷们又还小,听春景的说法小姐明显应付的了。



  想通了关节,春夏就点了点头:“奴婢先帮着周掌柜管着外面的生意,若是府里人手不够奴婢再回来。”



  “嗯,”明珠点了点头,正色地看着她,“周掌柜的侄子生的不错,品行听说也不错,你出去了注意多观察。”



  春夏没想到她那么认真就是为了说这个,哪有姑娘自己相人的,当即就羞恼的跑出去泡茶去了。
继母手册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jimushouc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