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剑泣震三界

卷一:若木重生,诸神应劫 第三十章北海战事酣,镐京天如血

剑泣震三界 | 作者:离羽琴 | 更新时间:2018-11-09 08:28: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诏顽妻闯仙心红楼炮灰攻略奸雄天下火影天天传帝国继承者:宝贝,快过来婚姻的那点事儿综漫之裘球的后宫色遍天下超级修真学霸
  弯弓满月射出一箭,虽然这样的力量对黑龙王来说不具有威胁,但也是她不服的表示。



  冷哼一声,辱骂吼道:“无情无义的老不羞,亏你说的出口,就不怕遭天谴吗!”



  黑龙王冷冷的看着她,不屑道:“四海龙族都是娼奴之辈,我那不争气的女儿干了这样的脏事,做父亲的自然要给她擦干净。”



  一个孩子,被人当面辱骂双亲,就算这个家伙是姥爷,也不能原谅,对哪吒喊道:“替我拿了这老泥鳅。”



  不爽的看她一眼,虽然不想被差使,但眼下不是计较的时候,满不情愿的祭出昆仑净玉瓶。



  这宝贝的威力刚刚已经见过,不由得大喊一声:“盾阵。”



  那些妖兵也害怕这东西,连忙架起盾牌龟缩在后。



  但瓶中没有一滴净水落下,到是这边的军阵中,十万名弓箭手箭在弦上。



  龟缩在盾阵后面的妖兵等了半刻钟没有受到攻击,就探出脑袋来看,见这边严阵以待却不攻击,都搞不懂在弄什么。



  第二个。



  第三个。



  ……



  趁对方大部分都冒出脑袋,又未搞清楚这方动向之时,青龙一声令下:



  “放箭。”



  十万支箭划破长空,呼啸着飞过去。



  箭方才离了弦,哪吒就扬鞭催马,自驾一辆战车冲在前面,百余辆战车紧随其后。



  双方阵地只有两百米不到,战车的速度有很快,敌军方才经过箭阵,又遭受战车冲击,防御顷刻间土崩瓦解。



  破了对方的盾阵,就是实力交战的时候。



  哪吒显露三头八臂的本领,眼观六路,八方对敌,凡是与之相遇的,都归了九幽深渊。



  虽然攻破了敌军阵营,可拼杀仍旧激励,几十万大军前仆后继,也让他们一寸山河一寸血,鲜血染红云朵,就连灼热的太阳,也血腥味十足。



  砍杀多时,手臂已经酸软。



  羽舞实在没力气了,化身成龙吃了最近的五六个妖精,一声嚎啸吓退那些冲上来的,跑过去哪吒身边:“大仙,你能用净水杀了这些妖精吗,我实在打不动了。”



  囚焰也靠过来,气喘吁吁说道:“是啊,太多了,下次见到主人,也要他给我长出三头八臂。”



  不爽的看她两一眼,扔出混天绫将十尺之内的妖精都裹住:“你两以为我不想吗,可是这净玉瓶里面的妖精,要一个对时才能化成净水,我有什么办法。”



  打了这么长时间,哪吒也喘上了。



  不是个好消息,两个妖精都已经没有了力气。



  深呼吸提口气,挥动手里的兵器又冲了上去。



  天空一片血红。



  镐京城中,若木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喝酒。



  店家见他如此镇定,不由得好奇问道:“客人,哪方来的,可知这天上为何一片血色。”



  仰头将一杯果酒倒入喉咙,眯起眼睛享受感受这美好的味道。



  享受完了,调个方向看着天上,回答店家:“是血染红了天空,三界将乱,妖孽横生,天界诸神已是自顾不暇。”



  听他这么说了,老板吓得脸色大变,过去赵公明神像前跪拜:“神仙勿怪,神仙勿怪,……。”



  方才拜了两拜,神像竟自己倒了下来,摔的粉碎。



  店家吓得连连惊叫,悲恸失声。



  另外的人见了,都劝他宽心,关了铺子另谋生计。



  若木仍旧喝酒吃菜,不理会这些事情。



  这男子一身白袍,长得柔弱清秀,可语出惊人,说的都是天地大事,有点脑子的都猜到此人不是凡夫俗子;店家过去求教:“高士,此事可有解?”



  “有解,有解,只需周君排宴诸侯,礼待下士,镐京可免此难。”若木说的轻松,毫不在意周君是不是会这么做。



  但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甚是讽刺,周君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的事情天下皆知,如此昏庸奢淫之辈,又怎肯排宴诸侯、礼待下士。



  店家管不了天下大事,只想求自保,跟若木祈求道:“先生,就请你施展妙法,为我渡了这劫难。”



  又将一杯佳酿倒进喉咙,慢慢享受了才开口:“他不受你香火,并非你犯了戒条,你的灾难实乃人祸,若想活命,关了铺子逃命去吧。”



  “人祸?小老二素来与人为善,不曾有什么仇家,不知者人祸从何处来?”



  店家并不是很相信若木说的,旁的人也不相信,镐京城乃是王都,这里能出什么大冤案!



  若木叹口气,将一坛美酒全倒进去肚子,又跟店家要了一坛,解开塞子嗅了嗅,才开口道:“百日之后,镐京城十不存一,在座各位印堂无光,若留在此处,恐都不是幸免的人。”



  这么说来,大家都不高兴了,一莽撞汉子大大咧咧的过来:“哪里来的妖道,在这处胡言乱语。”



  抬起头看他一眼,摇摇头,惋惜道:“好一个冲动的汉子,你印堂发黑,手脚飘浮,胸中三气已去其二,不及明日天明,必死于非命。”



  那汉子听了大怒,就要掀翻桌子。



  手上用力,平时单手就能扔出去三五仗远的方桌竟纹丝不动。



  再用力也不见反应,只得使上另一只手帮忙。



  面红耳赤也不见桌子动了一分,只能放弃。



  伸手去抓酒坛,使出吃奶得劲也搬不动。



  若木拿起来到了一杯,告诉他道:“本尊在此处,你还敢这般猖狂,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



  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连忙跪拜请罪:“小人不知大仙在此,冒犯了大仙,饶命,饶命。”



  没有理会他,继续喝酒。



  他不开口,汉子也不敢起来。



  跪了约莫一刻钟时间,若木才开口道:“你走吧,要你命的不是我,我也不愿出手度化你这恶人,阴曹地府,自有判官跟你细数点滴。”



  这时候,他对若木十分信服,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也相信只有若木才能救他。



  几个响头叩在地上,额头都出了血,嘴里求饶:“大仙,小人知错了,请你救我一命,小人愿朝九晚五,香烛供奉。”
剑泣震三界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jianqizhensanji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