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回归的女神

40 第 40 章(捉虫)

回归的女神 | 作者:月下蝶影 | 更新时间:2019-01-30 19:15: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猛男诞生记王牌武神贴身死神魔女修仙日常洪荒英雄志红眼黑皇北大之恋:勺园的旗腹黑总裁追妻以鼠之名代时大
  常时归一出现,原本围在蒋芸身边的小伙伴们纷纷缩头缩脑往后退了几步,用行动表示这件事与他们无关。



  尤其是几个男性小伙伴,在他们看来,常时归会护着宁西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作为男人,愿意以这种方式带一个女人出席在重要场合上,至少证明了这个女人在他心中,有一定的地位。



  “时归,芸芸跟宁小姐起了些争执,让宁小姐受委屈了,我感到非常的抱歉,”蒋洪凯看出常时归动了怒,转头对蒋芸道,“宁小姐,您看这事闹得,我教女不严,让您看笑话了。”



  今天这事如果传出去,就成了蒋家小姐为了抢男人,故意带人为难一个女艺人,这事蒋芸丢得起人,蒋家也丢不起这么大个脸。



  宁西低下头轻笑一声:“蒋小姐出身豪门,性格率真直来直往,我又怎么好怪罪?”



  这话听似绵软,实则字字带刺,只差没有明着说,蒋芸仗势欺人,脾气不好,她一个小艺人不敢得罪蒋家了。



  蒋洪凯心里有些不痛快,可是看到宁西倔强的模样,忍不住又心一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莫名其妙受这么大一个委屈,心里有气也正常。



  “你就算怪罪,又能把我怎么样?”蒋芸冷笑道,“你不要因为蒋洪凯对你和颜悦色就蹬鼻子上脸,如果不是你有张好脸蛋,能让几个男人捧着你,你又算什么东西?”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宁西微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张脸让蒋小姐看不顺眼,是我的错。”



  宁西怀疑这位蒋家小姐没有长脑子,她那番话可是把常时归也骂了进去,这种暗恋态度,真的好吗?



  听出宁西是在暗示自己嫉妒她的美貌,蒋芸气得失去了理智:“你算什么东西,我会嫉妒你?!”



  见蒋芸张牙舞爪的向自己扑来,宁西往后躲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踝有些疼,应该是刚才蒋芸推她那一掌,让她把脚给扭了。



  然而在她躲开前,已经有一个人挡在了她前面。



  常时归用手隔开扑过来的蒋芸,沉声道:“你闹够了没有?!”



  蒋芸不敢置信的看着常时归,她伸手指着他身后的宁西,满脸委屈:“你竟然为了一个女演员吼我?”



  以往常哥虽然对她冷冷淡淡,但也从未用这样的脸色这样的语气对她,这个宁西有什么好,让他变化这么大?



  就因为她长得漂亮?!



  常时归转头看向蒋洪凯,面无表情道:“蒋二叔,以往她胡闹,你总是说她还小,希望我能多多包容。但是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她爹妈,可以无限包容她。二叔应该做的是好好教育女儿,而不是让别人一味的包容。今天她当着我的面,就可以出手打我的女伴,不知道仗的谁的势,才这么有恃无恐?!”



  以上流圈子说话留三分的交流方式来说,常时归这话已经极其不客气,甚至是当众不给蒋芸脸面,如果蒋洪凯不给个合适的反应,只怕蒋常两家之间的合作,都会受影响。



  在场围观的人原本只是觉得宁西不过是常时归随便带着身边玩玩的小艺人,可是见常时归这个态度,就有些震惊了。



  这个叫宁西的艺人究竟有什么手段,竟然能唬得不近女色的常氏总裁冲冠一路为红颜?



  站在不远处的白露看着这一幕,她从未见过常时归对女性这么不客气,也从未见他如此护着一个女人。大家在一起玩闹的时候,经常笑他是根不解风情的木头,他也从未反驳,也从不在意。



  原来他并不是不解风情,也不是木头,只是他体贴的对象不是她,也不是其他的女人,当宁西出现后,他的温柔细心甚至是情绪都展示得淋漓尽致。



  她知道自己应该沉默的离开,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然后完美维持住她白家大小姐的高贵与矜持。可是她此时根本迈不开脚步,只能静静的按着常时归,犹如护着珍宝般,护着身后的宁西。



  蒋洪凯此刻十分的尴尬,他知道这事是自家女儿不占理。这事如果换作他是常时归,恐怕也是要发火的。他看了眼四周,发现偷偷往这边瞧的人很多,于是道,“贤侄,有什么话我们去屋里说,这个地方人多嘴杂的,万一让宁小姐受了委屈也不好。”



  常时归转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宁西的手臂,软软凉凉的触感让他怔了怔。



  夜风袭来,带起一丝寒意,他看了看被吹得水波荡漾的游泳池,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搭在宁西身上,低头对她道:“我们找个房间说话。”



  西装盖在宁西的身上,显得格外的宽大,犹带着常时归身上的一丝暖意把她包裹在了外套里面。



  宁西捏着西装领子,无声的点头。



  走了没两步,常时归发现宁西脸色有些不对劲,走路的样子也显得别扭:“你的脚怎么了?”



  “刚才不小心扭到了。”宁西嫌弃的看了眼脚上的高跟鞋,在这种时候,高跟鞋是最没用的了。



  常时归回头看了眼蒋芸,眼底尽是寒意。



  蒋芸被他的眼神吓得冷着,她甚至怀疑,在这个瞬间,常时归看她的眼神带着杀意。



  可是常时归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小心翼翼的扶着宁西,往酒店的电梯方向走去。



  蒋芸的几个小伙伴见状趁机头也不回地溜进了人群,恨不得从今天过后,常时归就能忘记他们长什么模样。



  早知道常时归这么看重这个女人,他们说什么也不会跟着蒋芸过来,这简直就是自找麻烦。



  “白露?”蒋成见白露朝常时归一行人离开的方向走,忍不住道,“你要去干什么?”



  白露指了指不远处的洗手间:“当然是去补妆。”



  蒋成面上的表情变来变去,最后低头骂了一句,转身走入人群中。他跟蒋芸虽然是堂兄妹,可是两人从小就玩不到一块,现在蒋芸闹出这种丢人的事情,他嫌丢脸还来不及,哪还会凑上去。



  “谢谢。”进了房间后,宁西把身上的西装还给了常时归。



  “没事。”常时归对她笑了笑,随手就把西装套上了,然后又打了内线服务电话,让服务员送几杯热饮上来。



  看着两人的互动,蒋芸眼眶发红,咬着唇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在她看来,宁西就是一个狐狸精,勾引了常时归。



  蒋洪凯人老成精,如果还看不出常时归对这个女艺人有意思,那这几十年算是白活了。他转身关上房间门,赔笑道,“宁小姐,近日这件事,错全在小女,不知道我如何赔偿,才能弥补你的损失?”



  “蒋二爷言重,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蒋小姐为人率真,我不会怪罪。”宁西扯着嘴角,脸上的笑容礼貌又疏离。



  常时归冷冷淡淡道:“宁西虽然不是豪门小姐,但也是当红艺人,恐怕用不着蒋二叔的赔偿。今天该给宁西道歉的不是你,是蒋芸。”



  蒋芸终于忍无可忍的站起身,带着哭腔朝常时归吼道:“常时归,你是个王八蛋,我讨厌你。”



  扔下这句话后,蒋芸转身就走,关门时发出砰的一声响。



  房间里一片死寂,宁西面无表情的看着被关上的门,而蒋洪凯则是一脸尴尬的冲常时归笑,而常时归的目光却落在了宁西脚下。



  “你把高跟鞋脱下来,”常时归把拖鞋放到宁西面前,“我已经叫了医生,你先忍忍。”



  “没事的,只是扭伤而已,”宁西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以前在剧组跑龙套的时候,我脚扭了还能拍武戏呢,这算什么。”



  “就算以前是这样,从今以后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常时归蹲下身,替宁西脱下高跟鞋,然后把高跟鞋给她穿在了脚上。



  做完这些动作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此举有些突兀,他站起身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自己的视线,面红耳赤的解释道,“抱歉,我一时情急……”



  宁西看着脚上的拖鞋,又看了看面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男人,缓缓摇了摇头:“常先生,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好意。”



  只是这些年她为了生活,习惯了这些伤疼,早已经忘记被人当做娇娇女对待的滋味。



  坐在旁边的蒋洪凯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多余,他食指不时点着沙发扶手,忍了老半天后,终于开口道:“常贤侄,这事我一定会给宁西小姐一个交代,请你放心。”



  常时归没有说话,而是转头去看宁西。



  “既然蒋小姐不愿意给我道歉,”宁西弯腰摸了摸自己的脚踝,发现那里有些肿,“这件事蒋二爷也不用再提,就当我运气不好吧。”



  蒋洪凯顾虑地不是宁西的态度,而是常时归的想法。但是现在情况,常时归摆明了要替宁西讨公道,他如果没有足够的诚意,恐怕对以后两家关系都有影响。



  他们蒋家不少产业都靠着常氏发展,如果常时归真的对蒋家不满,接下来的后果不是蒋家能够承受的。



  可是这个宁西也奇怪,从头到尾态度不咸不淡,既不趁机向常时归道委屈,也不急于借着常时归的身份给蒋家没脸,简直就是软硬不吃,让人无处下口。



  “宁小姐这话说得,倒是让我无地自容了,”蒋洪凯不会以为宁西这么说了,他就可以真的当这件事算了。恰恰相反,他必须要做出一个让常时归满意的道歉态度。



  “宁小姐伤了脚,我也不便打扰,”他从沙发上站起身,“请你好好休息。”



  既然常时归这里走不通,就只能让大嫂与常时归的母亲聊一聊,常太太总不能看着儿子娶一个娱乐圈的女人进门。



  “蒋二叔慢走。”常时归说了这么一句,礼节上没错,可是态度上就显得过于冷淡了。



  蒋洪凯出了门,想起这些年一直不与自己亲近的女儿,忍不住叹了口气。当年如果不是他坚持娶陈珍珍,女儿与他的感情也不会差,他也……



  早知道会有今日,他当年绝不会做下那些糊涂事。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房门,只是没有想到年轻一辈中最能干的常时归竟然也会走他当年的老路,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同情。



  常言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当年他不信这句话,现在却深信不疑。



  服务员送的热饮到了,常时归端了一杯放到宁西手边:“喝一口去去寒。”



  夜里寒气重,宁西穿着的礼服虽然漂亮,但是却不保暖,所以喝热饮对她身体比较好。



  “常先生……”宁西端着热饮,怔怔的看着常时归,“就因为当年在医院的一段过往,你就对我这么好吗?”



  常时归看着手里的热饮,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反驳,他看着宁西的双眼,深邃而又温柔,这样子的他足以让所有女人心动。



  宁西勉强笑了笑,把热饮捧到嘴边喝了口,杯中的热气熏得她眼睛隐隐作疼:“你对我这么好,万一让我误会了怎么办?”



  “不是……”



  “常先生,”宁西打断常时归未说完的话,“我现在正处在事业上升期,一切都会以事业为重。”



  常时归沉默片刻,点头道:“我明白的。”



  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宁西垂下眼睑,不想去看常时归的双眼:“常先生,我真的很感谢你。”



  谢谢你让我时隔多年后,再次体会到包容与爱护。



  只是这样的好,现在的她要不起,“我……”



  “叮咚。”



  电门铃声响起,常时归忙站起身道:“医生来了,我去开门。”



  宁西看着他显得有些匆忙的背影,眼睑颤了颤,没有再说话。



  医生给宁西做过检查后,给她拿了两瓶喷剂:“这位小姐伤得不严重,只是最近几天不能穿高跟鞋,也不能有太剧烈的奔跑。”



  “请问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常时归问,“需不需要吃些东西补一补?”



  两鬓已经斑白的医生看到常时归脸上的担忧之情,笑着摇头头:“常先生不用担心,您这位朋友休息两天就好。”



  “好的,谢谢你,我知道了。”常时归把医生送出门,转身对宁西道,“你脚上有伤,家里又没人照顾你,今天先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我明天送你回去,好不好?”



  看到常时归近乎小心翼翼的模样,宁西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回归的女神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huiguidenvs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