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黄金瞳

第429章 兵王下430寿宴

黄金瞳 | 作者:打眼 | 更新时间:2018-08-31 06:03: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人皇纪伏天氏狼牙兵王一号红人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赘婿
  庄睿坐下之后,第一时间向彭飞看去,只是彭飞从进屋后,就始终站在背光的地方,加上屋里光线比较暗,庄睿有些看不起他的面貌,只是看到,这人个头不高,身材有些消瘦。

  看不清楚彭飞,庄睿的眼神就在这屋里打量了起来,在屋子的墙面上,贴的都是报纸,最里面摆着一张上下两层的双人床,占去了这房间大约五分之一的空间,下面那张床上铺着条军用被和军用大衣,而上面只有一张很淡薄的被子,想必是彭飞睡的。

  屋子正中,就是庄睿和郝龙现在坐在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椅子只有两把,让给了客人后,彭飞现在是站着的。

  而在靠门的地方,生着一个炉子,上面套着一个像是自制的烟囱,歪歪扭扭的从炉子上延仲刹门外,使得这房间多了一点热乎气,但是庄睿坐下后,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清冷。

  屋里除了还有一个简易的衣柜,和门口堆放在一张面板上的锅碗瓢勺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是一件将卧室,厨房,客厅,全鞑集中在了一起的房间,简单说来,就是这十多平方米大小的空间,就是彭飞和他妹妹生活的地方。

  桌子上放着小学课本,小丫头刚才应该是在做作业,庄睿和郝龙的到来,似乎打扰到了兄妹二人的生活。“大龙,难得你过来,我这还有点酒,喝口暖和下身子……

  彭飞走到门边,拿出一瓶没开口的二锅头来,居然和白枫拿出来的是一样的,三块两毛钱一瓶的红星二锅头,看来这酒是深受北京人民的喜爱,不论贫富,都好这么一。

  彭飞左手还拿着三个小碗,将之放到了桌子上后,拿酒的右手大拇指在酒瓶盖下一顶“啪”的一声轻响,那酒瓶盖就被启开了,彭飞右手一歪“咕咚……咕咚…”的将酒倒在了碗里。

  倒满酒后,彭飞抬起头看向庄睿,说道:“庄老板,我这只有这酒,您要是喝不惯的话,就喝茶水吧……

  彭飞说话的声音不大,说完之后,就将嘴唇抿紧了,他长着一张瓜子脸,脸上的皮肤很白皙,说话的时候,似乎还有点羞涩,看上去就像是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一般。

  但是彭飞的那双眼睛,非常奇特,明明在看着庄睿,却是没有一丝表情,空洞无物,就像是他面前是空气一般。

  这也是庄睿进屋后,第一次正面看清楚彭飞的相貌,完全和他想象中的不同,在听郝龙讲诉彭飞的故事时,庄睿以为彭飞是个相貌粗犷的彪形大汉呢,却是没想到彭飞长的这么清秀。

  庄睿真的想象不出,面前的这今年轻人,是如何连毙敏名毒贩的,其实庄睿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彭飞不仅和毒贩打过交道,和泰缅的许多势力以及正规军,都起过冲突,手上远远不止六条人命的「而这些事情,就是郝龙也不甚了解。“天气冷,就喝酒吧!”

  庄睿没有废话,端起那小碗,一扬脖子就灌了下去,这一碗大约有三两多的五十六度二锅头入肚之后,庄睿只感觉从喉咙到肚子里,都是一阵火辣辣的,身上也随之暖和了起来。

  喝干碗里的酒后,庄睿放下碗站起身来,说道:“有酒没菜,郝龙,你们先喝着,车上还有点吃的,我去拿过来……”“老板,我去拿吧……”郝龙连忙站了起来。“不用,你们战友先聊着吧……”庄睿摆了摆手,推开门走了出去,有些话,郝龙说,要比自己说更合适一些。

  虽然庄睿只是见了彭飞一面,对他的为人还是不了解,但是庄睿相信,能守着妹妹过这样清贫生活的年轻人,一定经历过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他们这类人,如果做出选择的话,就永远都不会背叛,如同彭飞离开了部队,也没有去作恶一样。

  庄睿的车上有一些别人送给外公的土产,像是德州扒鸡之类的真空包装的熟食,这些可不是大街上卖的那种,而是正宗秘方腌制出来的,只是老爷子牙口不好,欧阳婉就让庄睿带回去准备给张妈和郝龙他们吃的。

  拿了几袋德州扒鸡,庄睿看到有一袋芊果,也拿到了手上,只是他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将车打着了火,坐在里面点上一根烟,他是想留给那俩人多一点说话的时间。

  把烟拴完后,庄睿又坐了一会,感觉差不多有个二十分钟的样子,这才推门下车,跺了跺脚,往村子里走去。

  进到彭飞家里之后,庄睿看到,原本坐在床上的小丫丫,此时眼睛红红的,似乎刚才哭过了,不知道彭飞和郝龙聊了什么,勾起了小丫头的伤心事。“就这几袋熟食了,拆开吃吧,丫丫,给你只鸡大腿……”庄睿把袋子放到桌子上,打开一袋德州扒鸡,然后用包装袋撕下一条鸡大腿,递给了趴在床头,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小丫头。“哥哥……哥哥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丫丫看着那鸡大腿,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只是在看了彭飞一眼之后,迟疑了一下,还是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但是说话的时候「庄睿看到她喉咙上下动了一下,似乎咽下一口口水。庄睿进屋后,就停止了交谈的彭飞,此时突然开口说道。”丫丫,吃吧,庄大哥不是外人……”“哎●谢谢大哥哥■■■■,■

  听到自己哥哥的话后,小丫丫眼睛笑得眯成了月牙状,伸出小手接过了庄睿递过来的鸡大腿,却是没有下口去咬,而是在嘴边舔了舔,然后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葡飞身边,说道:“哥哥,你先吃,吃完了明天就有力气干活了……”

  “哥哥还有,丫丫自己吃,-豕哥要和庄大哥有话说……”

  彭飞没有接丫千递过来的鸡腿,而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将她抱回到了床上,然后转过身来,看向庄窖。

  “庄大哥,我家里的事情,都给大龙说了,回头他会告诉您的,想让乔跟您干,没问题,我只有一点要求,就是能让丫丫有个穑定的学习环境,能吃饱穿暖就行了,至于工资什么的,您看着给,多少都没关系,您只要答应能照顾好丫丫,我栲飞的这条命,就卖给您了!”

  彭飞语不快,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上面那番话,那双原本无神空洞的眼睛,此时像是利剑出鞘一般,紧紧的盯着庄睿,似乎想从庄睿眼睛里,看出他的回答是否真诚。

  彭飞自问自己不是坏人,但是同样也不是圣人,他坚守着自己心中的那根底线,就是不为非作歹,但是现在有机会让自己和妹妹生活的更好一点,他同样也不会拒绝。“哥哥,你是不是又要走啦,我不要你走,我要和你在一起,大哥哥,我不要你的鸡腿了……”

  小丫丫本来正开心的吃着鸡腿,在听到彭飞的话后,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把吃了一半的鸡腿,向庄睿手中塞去。

  庄睿将鸡腿又拿给了小丫头,笑着说道:“丫丫乖,放心吧,你哥哥会和你住在一起的,而且还会性很大很大的房子……”“真的?”丫丫歪着头,很认真的看着庄睿。“当然是真的,今天你们就能搬进新房子里去住,你和哥哥还是住在一起一一一一一一”

  七八岁的年龄,已经可以分辨大人说话是真是假了,小丫头盯着庄睿看了一会之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摆平了小家伙,庄睿这才扭过头来,看着彭飞,道:“给我工作的性质,郝龙可能都和你说了,这里是北京,不是战场,安保工作也很简单,没你想得那么紧张的,也不用说什么卖命之类的话,我请的是安保,又不是请杀手的。

  你们要是东西不多的话,今天就可以搬过去,对了,丫丫现在上几年级?明天我让人帮他办理下转学手续吧……”

  彭飞还没回话,小丫头就抢着问道:“大哥哥,我可以上学了吗?”“怎么,丫丫没上学吗?”庄睿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彭飞。“老板,出来一下,我给您说吧……

  郝龙这时站起身来,向庄睿使了个眼色,推开门走了出去,这房间实在是太小,郝龙不想当着葡飞的面,再揭别人一次伤疤。“老板,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是这么回事……”走出门后,邢龙把自己刚刚知道的事情,都给庄睿说了出来。

  原来就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郝龙乡下的父母,由于冬天烧炉子的时候,没有使用烟囱,在一个特别寒冷的下午,郝龙的父母把家里封的严严实实的,却没想到一氧化碳中毒了,等丫丫放学回家的时候,父母已经停止了呼吸。

  彭飞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追捕毒贩的行动中,看到战友被虐杀,再想起刚刚过世的双亲,彭飞才情绪失控,枪杀了那几个毒贩的。

  彭飞是个性格好强的人,在被强制退伍回到家之后,用那十万多块哉的退伍费,安置了父母身后事,然后从亲戚家里接回了受到惊吓,一直都没有再去上学的妹妹。第四百三十章寿宴

  由于丫丫一回到家,就会想起那天放学后看到父母躺在床上的情形,精神很不稳定,无奈之下,彭飞就带着妹妹备开了家,先是找了一份歌舞厅保安的工作。

  但是歌舞厅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彭飞很是看不惯,见到那些贩毒吸毒的人,彭飞有几次都差点没忍住,想扭断对方的脖子,后来干脆就辞职了,来到这里租了间房子,干起了搬运工。

  彭飞干搬运工的收入并不高,一天只能赚到五六十块钱,而租这破房子,一个月还要四五百块锌,加上彭飞又想存点谶,等明年让丫丫上学,所以兄妹两人,日子过得一直十分清苦,但凡买点好吃的,彭飞也都让给了妹妹,并且怕丫丫以后学习跟不上,郝龙就抽晚上的时间,帮妹妹补习下小学的功课。

  庄睿听郝龙讲完这事之后,心里也是唏嘘不已,这人真的是很脆}”生命对于存在了亿万年的地欢而言,实在是太短暂了,这也让庄睿在心里暗下决定,要珍惜现在的生活,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亲人。

  庄睿和郝龙回到屋子里之后,栲飞放下手里正在给妹妹削的苹果,从桌旁站起身来,说道:“庄老板,我还是明天再过去吧,货场的工作要去辞掉,这房子也要退掉,今天也晚了,大龙回头把地址给我,等明天我自己找过去……”

  “嗯?狼牙?!”

  庄睿没注意彭飞的话,他十进屋就被彭飞手上削苹果的小刀给吸引住了,那把刀他太熟悉了,以前经常见到周瑞在手里把玩,自己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周瑞究竟是把刀蕺。在身上什么地方的?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脸色稍微动了一下,手腕一翻,刚才还在手指间把玩的小刀,变魔术艇的消失掉了,一双眼睛看向了庄睿,说道:“庄老板是怎么知道我出身狼牙部队的?”

  彭飞部队的保密等级很斋,就是郝龙,也只是知道一点大概,而庄睿只是见到自己的小刀,居然就能猜出自己的来历,让彭飞不禁吃了一惊,看向庄睿的眼神,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有个朋友,手上有把刀,和络的一模一样,你们应该走出自一个地方的吧?”庄睿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那朋友叫周瑞……“老班长?庄老板,您有周班长的电话吗?能不能给我啊?”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一直显得有点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庄睿也是听得一愣,这中国十几亿人口,居然会这么巧,彭飞和周瑞居然认识?还真的走出自一个部队的。“哼,哼,我给你写下来……”

  庄睿在丫丫的作业本上,给彭飞留下了周瑞的手机号,然后对郝龙说道:“郝哥,你把手机先拿给彭飞吧,明天你开我的车来接他们,忙完这段时间,我再给彭飞配个手机……”

  早在上个月的时候,庄睿就给郝龙买了个移动电话,对于现在的庄睿而言,这东西不值几个钱,联系起来也方便,因为他那宅子实在是太大,打到中院再去喊人,恐怕都要等上好几分钟的。“老板,明天我租个车过来就行了,您不是还有事啊……”郝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彭飞递了过去。“没事,明儿有车去。”

  欧阳龙他们谁没车啊,搭个顺风车就好了,庄睿看到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就对彭飞说道:“那先这样吧,我们回去了,明天你带丫丫过去就行了。”“谢谢,谢谢庄老板…”

  彭飞这句话说的是真心实意的,在庄睿刚来的时候,他心里就是把庄睿看成是个有钱的老板而已,只要妹妹能安稳下来,彭飞即使自己受点委屈都没什么,心里对庄睿没有多少敬意。

  但是庄睿来到这屋里之后,对待自己妹妹的态度,和一口饮尽那碗二锅头酒的豪爽举动,就让彭飞有些刮目相看了,按照郝龙的说法,这可是亿万身家的大老板,给彭飞的感觉,却是没有一丁儿架子,让人不自觉的就产生好感。

  而当庄睿说出和周瑞是朋友之后,彭飞心中更是生出三分敬意来,他知道,自己那老班长可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庄睿如果是偷奸耍滑的人,和老班长绝对交不上朋友的。

  彭飞让庄睿写下周瑞的手机号,准备一会去接个电话线偷打个电话呢,没想到庄睿直接让郝龙把手机给留下来,这说明庄睿心底坦荡,并不怕他和周瑞联系。

  庄睿和郝龙驱车再回到四合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o点多了「庄睿去到李嫂那里,交代了一声,让她明天收拾一间屋子出来,前院的正房一直都没人住,里面有两间卧室,还有独立的洗手间和浴室,正好就给彭飞兄妹俩住了。

  忙活完这些事,庄睿洗了个澡后就上床了,明儿老爷子大寿「可是要精精神神的去才行,只是这刚睡下,电话又响了起来。“周哥?呵呵,是彭飞给你打了电话吧?”

  庄睿一看来电显示,心里就明白了,他本来是想打给周瑞的「只是时间有点晚,就没打过去,没想到周瑞反而打过来了。

  “是,庄睿,备是谢谢你呀,那小子是个好兵,入伍第三年就直接提干的,军事素质比我都强出很多,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唉,可惜:i;。r+……

  周瑞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低沉,以前生死相交的战友,家里出了这种事情,他心里也很不好受,沉就了一会,接着说道:“庄睿,我虽然不太会说话,不过心里知道,今天能过上这日子,都多亏了你和大川,本来是没有什么资格向你提要求的,就当是周哥求你的,帮帮我那战友,你那里要是安置不下,让他来找我也行。”

  “周哥,没那说法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个能信得过的人,你可别打主意,放心吧,我庄睿是什么人,你也清楚,亏秣不了彭飞的,至少以后他不会混的比你差……庄睿一听周瑞的话,不乐意了,要是送你那去,我费那么多功夫干嘛啊。

  周瑞知道庄睿的为人,刚才情急之下说出上面那番话,现在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当下就没再提这事,和庄睿聊了几句罗江琢玉的事情,就挂断了电话。

  “你们这几个孩子,怎么现在才来啊,小路,小军,你们跟着你大哥,去外面迎客人,小睿,你进来,看着点外公外婆,徐晴,你身体怀孕了,就别跟着忙活了,去,带几个孩子到旁边房间去吧……庄睿等人第二天一赶到玉泉山,就被欧阳婉指派的忙活了起来,欧阳磊带着几个孙子辈的,站在大门口迎接客人,欧阳振华老亭三,则是在侧房里坐着,看到身份相近的人来,才会出去迎接,他们年龄也不少了,在外面身子骨受不住的。

  从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就开始来客人了,今天能上门的人,那最少都是省部级以上的高官,像厅级干部,早在几天之前就拜访过了,关系近点的,属于欧阳家势力范围内的,或许能见上老爷子一面「关系稍远的,只能看送上帖子和礼物,连进门见老爷子的资格都没有。

  接待这些人,大多都是欧阳振武出面相陪,在屋里坐的时间也会稍久一些,这些人大多都是老爷拳曾经的老部下,或者是提携过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欧阳家族的根基所在。

  欧阳罡今天的精神头非字好i1穿了一身没有肩章领衔的老式军装,端坐在堂屋里,腰杆挺得笔直,先前见了几个老部下,让他有种回到了几十年前,指挥着千军万马时的感觉。

  客人们进来之后,大多都走向老爷子问好,鲦后说上一些祝福的话后,就被工作人员领了出去,在玉泉山原本有个小礼堂,今天就被用作摆宴席了,那里早已摆上瓜果拼盘。

  从老爷子这里出去的人,都到小礼堂坐下了,这些人本来相互之间都很熟悉,倒也是心平气和的聊着天,等着中午老爷子过来之后寿宴开始。

  刚才欧阳军跑那边转悠了一囹,回来说这要是落下个炸弹,全国立马要有一半以上的省份瘫痪掉,这话被他老子听到了,气的欧阳振武拧着欧阳军的耳朵拉房间里教训去了。

  庄睿今天最清闲,他的任务就是陪着老头老太太在里面聊天,看着那几个表哥们带着客人进进出出的,很是有优越感。

  只是在屋里就一点不好,但凡是有人进来,在给老爷子老太太拜完寿之后,那眼神总是要在庄睿身上打量个半天,好像庄睿脸上长了朵一般,搞得他很不自在。

  不过庄睿今儿也算是涨了见识了,在今儿能进来的人,无一不是地方大员,或者是手握重权的军方将领,这次耒的人可是要八月十五多多了,一个个看在庄睿眼里,无不是面带威严,久居上位之人。

  庄睿刚才查了一下,单是上将就来了十多个,中将少将更是多不胜数,只是他们的待遇就要稍差一点,大多都是三五个人一起进来给老爷子祝寿。

  其中那位驻港司令也在其中,不过庄睿看他的军衔,已经提升为了中将,在进屋的时候,向庄睿点了点头,却是没有时间交谈,后面排队的人忒多了点啊。

  到了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庄睿扶着外公,欧阳婉扶着外婆,来到了寿宴厅里,礼堂里摆了十几桌,在正中间的位置上,有个大大的寿字,欧阳罡一走进礼堂,掌声就响了起来。

  在那位央视著名的黑脸煽情男主持人,声情并茂的介绍了老爷子的生平事迹之后,一位和欧阳振华平级的政治局常委,代表党和人民祝愿老爷子身体健康,说了一些吉祥的话语,然后就是欧阳家的小辈们,向老爷子祝寿,并且献上礼物了。

  这顺序自然要从老大欧阳振华开始,其实礼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是一些万年青,寿匾之类的物件,老爷子老太太主要是看到儿孙满堂,心里就满足了。“妈,爸,外公,外婆,祝您二老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待得欧阳振华几兄弟拜完寿后,欧阳婉带着儿子女儿,还有女婿外孙,走上前来,规规矩矩的给坐在椅子上的二老鞠了几个躬。“哎?那小伙子是老爷子的外孙吧?怎么就拿了个果篮上去了,这也大寒酸了吧?”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啊,做什么都敷衍了事,长寿诞这么重要的事情,做晚辈的还如此不上心,真是不应该……”

  前面几位拿上去的寿礼,虽然不是特别的贵重,但是都有其寓意所在,相比庄睿手里拎着的,那种在医院门口三五十块钱就能买到的果篮,就显得有点不怎么庄重了。

  虽然场内的这些人,对于礼物之类的身外之物,看的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对庄睿所拿的东西,还是有点呲之以鼻,其实他们还真没精错,庄睿放着那个玉雕摆件的竹篮,还真是花了一百块钱从路边买的,只是把原本的鲜花给拿出来了而已。

  更让众人有些生气的是,庄睿居然还把那个果盘给拿出来,摆在了老爷子和老太太座位中间的一个八角木茶几上,看那样子,似乎还想劝二老吃上一口呢。

  “我说老五,你搞什么名堂啊?咱们兄弟几个,就你身家最厚,怎么拿出来的东西那么寒酸?”等庄睿退入到主家席之后,欧阳军低声挖苦了庄睿一句。

  庄睿正要回话的时候,刚刚去送那位大佬的欧阳磊,突然从礼堂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在老爷子耳朵边说了旬什么,一直稳坐在椅子上的的欧阳罡,居然站起身来。

  ps:两更七干字,马上还有一更,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黄金瞳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huangjint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