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汉末天龙

第二十九章 美人如玉

汉末天龙 | 作者:冷燃 | 更新时间:2019-02-01 02:01: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猛男诞生记贴身死神魔女修仙日常洪荒英雄志红眼黑皇北大之恋:勺园的旗腹黑总裁追妻以鼠之名13号诊所
  酒宴饮罢,满座皆欢。华靖带了貂蝉,与典韦等人来在城内馆驿中暂住,待天明后出城。安排停当,正要歇息,却看见貂蝉在门口处犹豫不敢进,于是唤道:“姑娘有什么事吗?何不进屋叙谈。”其实华靖现在心里也是矛盾之极,一来这位号称三国时期第一美女的貂蝉,因自己的原故,脱离了历史的轨迹,来到自己身边,这对华靖、貂蝉而言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华靖所忧虑的是,没了貂蝉,不知这位忠君爱国的王司徒将来是否还能巧使连环计,除掉董卓之祸。二来,自从自己来到三国这个时代,出自好奇心的驱使,招惹了两个美女,先是甄宓,而现在是貂蝉,没见到的时候急于一见,现在见到了,而且鬼使神差的弄了一个来,却又不知该如何处理了,真正让华靖坦然笑纳了,从心里上还真有些不自然,终归华靖所受的教育,来自二十一世纪,对待女人的看法与现在是截然不同的。反过来,若说华靖不动心思,那是不可能的,怎么说来这位也是绝世佳人,自己虽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采了这朵鲜花,但也绝不愿让给别人,想到后来貂蝉的命运,先于董卓塌上辗转承欢,又随吕布飘零风雨,最后不知所终,华靖心中就有些酸酸得感觉,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吃醋了,华靖想到此处不禁暗笑,笑自己竟吃起古人的干醋了,况且这事还是没发生呢。正思量间,见貂蝉飘然行进屋来,俯身跪在华靖脚前:“贱妾前来侍奉将军安歇,未得将军许可,故不敢擅入。”



  华靖听了一愣,心想看来貂蝉把自己看作好色之人了,于是扶起貂蝉,让其坐了,自己坐在对面,开口问道:“汝以为吾乃好色之人么?”



  貂蝉忙起身施礼,道:“贱妾安敢抵毁将军。误将军英名,然貂蝉自随将军,此身便属将军,自当尽责以奉,望将军莫辞。”



  华靖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吾知汝之心意,然人生于世,为万物之灵,异于兽者,唯人之情也,人之大伦,夫妻、父子、母女皆情之所系,若无情,则何来趣?吾若强纳之,不顾汝之感受,又与禽兽何异。吾爱汝之艺佳貌美,然吾也不会行此无情之举,汝若有心随我,吾必善待汝,待吾二人两情相悦之时,再结秦晋之好岂不数倍于今。汝若无心随我,吾亦不强求,明日当送汝归府,也不会唐突了如此佳人。徒召天下人笑矣!”



  貂蝉听罢,心潮沸腾,起身跪拜于地,凤目滴泪,泣声道:“妾自幼失怙,蒙王司徒收在府内,倦养至今,传以艺技,以娱庭堂,未尝有侧目之人也,今随将军,得将军善待,晓以人伦至理,妾始知为人之趣,素知将军仁义之名布于天下,智勇双全,当世之英雄也,今又见将军情之细腻乃至于斯,怎不让妾感之莫名,妾愿以此身常侍将军左右,终生为婢,望将军不弃妾蒲柳之姿,收之身侧,妾此生之大幸也!”



  华靖也是心情激动,原来自打来到这个乱世,华靖就尽量不去想以前的事,尤其是相隔时空的妻子,有时一想起来,就让华靖心痛如绞,不想今日与貂蝉谈及感情的事,触动了心灵深处不愿触动的隐痛,心中着实难受,这时看貂蝉流下泪来,想起自己前尘往事,也不禁泪流满面,上前拉起貂蝉双手,以手轻抚那犹如带雨梨花的娇面,两人泪眼相视,不觉间已拥在一起。



  两人相拥良久,华靖慢慢扶起貂蝉,柔声说道:“蝉儿,今后随我,我必善待于汝,让汝尽享人生欢乐。”



  貂蝉听罢嘤咛一声,重新投入华靖怀中,紧紧拥住华靖虎躯,将脸埋在华靖胸膛之上,华靖也伸手揽住娇躯,以手轻抚其背。感受到华靖大手的抚弄,口鼻间闻到浓浓的男子气息,不知不觉已然情动,娇喘连连,腻声道:“妾身已属君,望君怜惜蝉儿,幸了蝉儿吧!”



  华靖闻听这甜腻腻的话语,脑中轰然炸响,浑身犹如烈火焚烧,情不能已,以手轻轻托起貂蝉面颊,见其人面现桃红,双目紧闭,檀口微张,娇艳欲滴。口中喃喃的道:“蝉儿尽放宽心,吾此生必不负汝。”说罢一把搂紧貂蝉,吻上那鲜艳的小嘴。貂蝉浑身一震,有如雷击,软倒在华靖怀里,华靖顺势抱起娇躯,往榻上行去,边走边尽去衣衫,二人赤裸相见,倒卧于榻。于是锦帐春暖,被翻红浪,道不尽的一夜风流。



  次日清晨醒来,华靖只觉神清气爽,心想古人所谓的阴阳交泰,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睁目细看,见貂蝉已然起身,正在梳洗打扮。见华靖醒来,忙过来服侍华靖起身穿衣,华靖盯着貂蝉的俏脸,笑问道:“蝉儿,昨夜睡得可好?”



  貂蝉见问,满面红透,羞颜答道:“蒙郎君眷顾,妾不胜之喜,还望郎君以后多多怜爱,莫使蝉儿独守空闺。”



  华精见貂蝉羞态,心中大乐,朗声大笑道:“那是自然,吾怎会冷落了汝这会缠人的小妖?”



  貂蝉羞涩难当,握起小拳头轻捶华靖的胸膛:“郎君休要取笑蝉儿了吧,还是快快起身,免得众人久等。”



  华靖大笑不止,揽过貂蝉细腰,索吻了一番,直吻得貂蝉浑身乏力,方才罢手。起身着衣,提枪在院中耍了一回。典韦等人见华靖起身,都过来道贺,典韦更是吵闹者要华靖请酒,华靖一一笑应了,招呼众人吃罢早饭,一同出城,缓缓往大营而去。



  及至午时,方回到大营内,见许褚与丁原等人正在营内等得心焦,忙下马见礼,丁原一把拉住华靖上下打量,见其无事,方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兄弟此去宿夜不归,可急煞为兄了。”华靖听罢一阵感动,忙道:“劳兄长久候,实靖之罪也。”慌忙把丁原等人让进帐内。



  丁原等人问华靖此宴原委,华靖也不隐瞒,详详细细地与众人讲了,把丁原听得是气急败坏,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在帐内来回踱步。华靖见状忙道:“兄长且放宽心,此虽王允等人的奸计,然董卓确非善人,吾等以济世安民为志,怎容他如此猖狂无忌,祸乱朝野,吾亦有心除之,只是董贼现手握重兵,且未显贰心,急切间无罪可伐,且待其心已露,吾等便可起兵伐之,以顺逐逆,合你我两州兵马,定可除之,以绝后患。现在吾等只可静观其变,以待天时,却不可轻动,以免打草惊蛇,使其狗急跳墙,恐祸事不小。”



  丁原细想华靖的话,确实有道理,只好作罢,于是华靖命人大开酒宴,一是款待丁原等人夙夜相候之义,二是应了典韦等众将的意思大请喜酒,满席尽欢。



  如此,华靖等人一如既往,足不出营,只在彼此营中饮酒练武,不管别事,夜来华靖醉卧美人膝,也甚逍遥快活。



  一日忽有使者至,请华靖和丁原往温明园中赴董卓之筵,丁原与华靖相视一眼,俱各心中有数,各领近卫之人五百,内着软甲,持刀配剑,华靖带了典韦,丁原自携了吕布,率众入城直奔董府。



  来到温明园中,见众大臣均在座,华靖与丁原忙与众大臣见礼,找角落坐了,一言不发,静观其变,须臾,董卓来到筵前,叫开席畅饮。酒过数巡,董卓放下酒,站起身来,环视众臣,厉声说道:“吾有一言,说与众位同僚,夫天子者,万民之主也,必威仪摄于天下,而今圣上懦弱无能,不可以之奉宗社稷,不如陈留王聪敏好学,可承大位,吾今明于诸公,欲废帝,改立陈留王,诸位以为如何?”言罢睁目盯视群臣。



  这时王允等人以目视华靖,意思是该你说话了,华靖望王允等人微微一笑,正要起身答话,却见一旁丁原推桌而起,大声喝道:“此意万万不可!”众大臣都看着丁原,丁原手指董卓,厉声喝问:“汝是何人,敢说此大话,天子乃先帝嫡子,自承帝业以来,并无任何过失,怎可妄言废立,汝欲为篡逆乎?”



  董卓听罢勃然大怒,“吾意何人敢违,天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岂独汝莽夫耶?”言罢腰间抽出宝剑,望丁原就剌。
汉末天龙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hanmotianl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