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寒门状元

第二三六〇章 赐婚

寒门状元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9-06-22 16:06: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域之王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

  初八这天,沈府热闹起来,番邦使节成群结队前来送礼,据说是皇帝谕旨传到会同馆和诸王府,命令各使节必须向沈溪送礼。有了这个正当的借口,使节们便倾巢而出,相约前往沈府,所送都是各国“土特产”,大有将沈府当作上贡之所。

  只有佛郎机人没来,那些西域、北边、南边的藩属国,大大小小几十个,无一疏漏。

  礼物送来,因涉及皇命沈溪还无从拒绝,礼部派专人来维持秩序,这次的事情更像是沈溪替朝廷接受藩属国馈赠。

  “……老爷,东西实在太多,咱府上怕是放不下,特别是诸如牛、羊等牲口,更难管理,要不另外找个地方存放?”

  朱起发现番邦使节送礼太多后,赶紧前来向沈溪请示。

  沈溪这会儿正站在中庭,似乎在赏雪,不过更多则是发呆。

  听到朱起问话,沈溪回过神来,道:“礼物多的话,先放到厢房,回头自会有人将其送走。牛、羊等牲口,暂时送到附近的校场安置……这些东西若挪到旁处,别人还以为我已私下处置。”

  朱起不太明白沈溪话中之意,却还是赶紧去安排归置清理。

  沈溪没进屋,在院中来回踱步,想着心事,这时鸿胪寺少卿丁凤过来:“沈大人,这些馈赠乃陛下安排各藩属国进献,这里是具体清单,请查点。”

  说着,丁凤将一份书册递给沈溪。

  沈溪拿来一看,上面所列都是羊皮、草药、人参、东珠、沉香等各番邦进献的礼物,他对这些东西不感冒,道:“礼物清单交礼部存档,回头本官会将东西整理妥当,归于朝廷。”

  丁凤有些迟疑:“其实……,没这个必要吧?以鸿胪寺所得圣谕,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外邦使节送给您的。另外……还有一些奴婢,暂时归于教坊司,这两日便会送到您府上。”

  丁凤所说“奴婢”,其实就是藩属国进贡给大明的“美女”。

  之前朱厚照通过沈溪提醒,可以从藩属国索要女人,如此这些使节成行前,不得不去精心准备,进贡给大明的礼物中便包括数量不菲的美女。正德皇帝命令各使节向沈溪送礼,这些美女自然包括其中。

  人口馈赠到底不同于普通货物,涉及户籍归属问题,鸿胪寺需要先将这些番邦女子送到教坊司定籍,再送到沈溪府上来,因而这些“奴婢”也就不在当日所送礼物中。

  沈溪没对丁凤说什么,也没送其出门。

  丁凤前脚刚走,朱鸿又过来跟沈溪说及礼物存放之事,沈溪神色平淡,丝毫没有情绪上的变化。

  “老爷,已经比对过了,真的放不下,就算是把那些闲置的屋子借来堆放也不够,这雨雪天,总不能放在院子里吧?”朱鸿是替他老爹来向沈溪说明难处。

  沈溪道:“放不进房里,就堆在院子里,前院不够,其他院子甚至后花园都可以拿来堆放,不过记得要找东西盖着,这两天可能会下大雪。”

  “明白了。”

  朱鸿匆忙而去。

  沈溪算算时间,差不多到了申时,于是折返回后院。

  谢韵儿等女都在看从前面院子送进来的东西,比如东吁敬献的翡翠,如今大明流行的是羊脂白玉,翡翠很少见。

  “老爷,听说那些番邦使节送来的东西不少,连仓房都堆不下了?”谢韵儿见沈溪进来,赶紧迎上前行礼。

  沈溪没让其他人起来,直接跟谢韵儿到了茶几前坐下,道:“东西虽然多,但基本不是什么贵重物品,都是那些小国的特产,大明不常见。”

  林黛问道:“那是否可以留下?”

  沈溪笑道:“想要的话,可以留一部分,但不能太多,自个儿去挑一些喜欢的,或者让小玉带着丫鬟帮你们选选。”

  “不用,我自己去。”林黛毫不客气,直接叫上丫鬟,便往仓库去了。

  谢韵儿没好气地道:“黛儿,这么急作何?那边都还没归置好,乱七八糟的,一个妇道人家就跟去抢东西似的,成何体统?”

  林黛本要出门,听到这话不由退了回来,想到正院那边一堆人在搬抬东西,便皱皱眉头重新坐下。

  沈溪道:“都说了,回头让小玉带人先去看过,挑一些合适的带过来,你们自行挑选,家里总不会缺这点儿东西。”

  旁边谢恒奴道:“七哥,我想要个波斯地毯,可以铺在榻前,这样下地时就不会冻着脚了。”

  “回头自己去拿。”沈溪微笑着说道。

  谢恒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因为波斯地毯已算是送来礼物中的“大件”,她在知道有这东西后,便直接跟沈溪请示。

  那边林黛稍微有些不高兴,好像谢恒奴有而她没有,不太公平。

  谢韵儿见状微微一笑,道:“老爷,既有这好东西,就给各房送一个吧,妾身其实也想要,平时还有旁的用处。”

  谢韵儿这个正妻替姐妹们做主,这话由她来说,不会显得太突兀。

  旁边冒出来个声音:“我也要,我要带回家去,那边也需要。”

  沈溪侧目看去,只见沈亦儿带着一身碎雪渣子进来,好像在外跟人打了场雪仗,又或者因为不小心摔进雪窟窿里,总归看起来很狼狈,即便是这样,还不忘跟沈溪申请属于她的那份东西。

  小玉看到小姐的狼狈模样,赶紧过去帮沈亦儿拍打身上的雪花,沈亦儿咧嘴一笑:“没事,就是跟那不开眼的先打了个雪仗,我赢了。”

  “谁啊?”谢韵儿皱眉。

  小玉平时不允许自家小姐出门,可前几天沈亦儿回去了,也就失去监管。如今再见时,却刚跟人打了雪仗,好像还玩得很起劲。

  沈溪问道:“你弟弟呢?”

  沈亦儿笑道:“他没过来。”

  沈溪顿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恰在此时,有丫鬟匆忙进来通禀说马九有事来见,家里女人都不说话了,因为平时马九不在家,若回来的话很可能涉及公事。

  沈溪没说话,起身出了堂屋,到了侧院门口,马九过来在沈溪耳边说了一句,沈溪顿时皱眉,再往前走上几步,但见正院摆着的一口箱子前,朱厚照坐在那儿,一头灰头土脸的模样,小拧子还在给他拍打身上的残雪。

  朱厚照这模样,分明被人“欺负”了。

  “沈大人……”

  小拧子见沈溪过来,不由招呼一声,这才让朱厚照将注意力吸引过来。

  沈溪行礼:“臣参见……”

  “行了行了。”

  朱厚照站起来,一摆手道,“真是晦气,早知道的话走别的门,省得跟那小丫头碰上……沈先生,你的妹妹,怎么教养跟别家千金不同啊?”

  朱厚照说话时带着几分气恼,显然沈亦儿把他折腾得不轻,沈溪不由暗自皱眉。

  “就算这小子进来碰上了亦儿,也不该会出现这种状况,难道身边人都不阻拦的么?另外,马九在干什么?”

  朱厚照没等沈溪回答,直接道:“朕居然打不过一个小丫头片子?真是稀罕!”

  这话出口,沈溪便明白过来,原来是朱厚照主动挑事,大概是朱厚照看到沈亦儿正在院子里玩耍,想起之前的“一箭之仇”,便用雪球去找场子,结果却是沈亦儿比他想象中更灵活,以至于他那久经酒色浸泡的身体完全支撑不住。

  沈溪心想:“你一个十七八的小伙子,疏于锻炼,居然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打不过,还有脸在这里抱怨?”

  说话间,朱厚照跟沈溪前后脚进了正堂。

  朱厚照坐下来,着恼地道:“沈先生,你平时没时间吗?怎么没好好管教一下令妹?”

  沈溪道:“臣惭愧,小妹的确是疏于管教。”

  朱厚照轻哼道:“也就她是个丫头,不然朕非……沈先生,你这么放纵下去可不好,将来不好嫁人……还有,她是住在这边还是怎的?为何朕每次来你这儿,总是碰到她,真是个瘟神!”

  这边朱厚照光顾嘴上痛快了,好像刚才落下的面子只有朝沈溪发泄一通才能找回来。

  沈溪道:“舍妹还小,不着急婚姻嫁娶之事。”

  “瞧她体格,年岁应该不小了吧?十四五虽总该有的!”朱厚照笃定地道。

  沈溪回道:“虚岁十三。”

  “才这么点儿?”朱厚照皱眉,好像觉得自己被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欺负,是很没面子的一件事情。

  小拧子笑呵呵道:“陛下,您其实不必担心,有沈大人在朝中的威望,沈家小姐要嫁出去,哪里会有困难?”

  “要你多嘴?”

  朱厚照骂了一句,这才说道,“沈先生是尚未给她许配人家,是吗?那朕就替她做主,朕要给她赐婚!”

  这话说出来,旁边小拧子眼睛一瞪,觉得有哪里不对,随即想到,朱厚照跟沈家小姐结下梁子,拳脚比不过,现在居然想用皇帝的威严,强行给沈家小姐赐婚。

  虽然打不过你,但我是皇帝,连你兄长都能指挥,干涉你的婚事自然也没问题,到时候让你得罪知道我的下场。

  沈溪道:“不劳陛下费心。”

  朱厚照笑道:“一点都不麻烦,我舅舅……就是寿宁侯,他的长子跟令妹年岁相当,你们两家结亲,实乃好事一桩!张家再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如此一来我们成了亲戚,岂不美哉?”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