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寒门状元

第二三二二章 各有算计

寒门状元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9-06-10 13:26: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玄天魔帝神魔之上重生之魔教教主秦吏万古神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连张永跟小拧子都见不到皇帝,杨一清跟朱晖就更没机会了。

  兵马从紫荆关起行,本来杨一清还打算去找正德皇帝奏禀一些事,但才到小拧子这里就已经被挡驾。

  “杨大人莫要勉强,陛下昨晚休息得不好,目前正在休息中!”小拧子道。

  杨一清道:“但涉及地方平乱事宜……”

  小拧子叹道:“这些事有沈大人主持,用得着杨大人来担心吗?杨大人有所疑虑的话,可以直接去请示沈大人,兵部自然会将所有出兵事项都安排好,这不……胡大人已决定留下来了?现在胡大人已经是陛下亲自委派的负有平匪重任的钦差大臣了呢!”

  这次回京城的人中,虽然包括朱晖和杨一清,却不包括胡琏。

  胡琏直接从宣府巡抚转任河南巡抚,专司负责清剿地方盗寇和民乱,至于所用兵马并非对鞑靼之战的百战雄兵,而是从杨一清和朱晖调遣的京营官兵中选拔,这些人马因为并非沈溪嫡系,以至于战斗力明显跟之前胡琏统率的兵马差一个数量级,胡琏没有多大自信能快速平乱成功。

  不过此时胡琏却在着手准备。

  按照沈溪安排,平乱只是其次,用兵为辅,主要是以怀柔政策收拢灾民,尽量避免叛乱扩散,同时以地方卫所人马协助平叛等。

  杨一清对此不太放心,他想去呈奏皇帝,让朱厚照明确权责,可惜此时朱厚照不想理事,生人勿近,杨一清只能放弃面圣的想法。

  杨一清回到自己的坐骑前,朱晖过来问道:“应宁,你见到陛下了?”

  说话间,朱晖看了看缓慢启动的銮驾,对杨一清面圣的事情并不抱多大希望,但循例他还是过来问上一句。

  杨一清摇头道:“并未见到陛下。至于平乱之事,看来一切都要根据御旨所提,由胡重器负责,这件事也将由兵部来主导。”

  朱晖显得很为难:“咱带兵出来说是平叛,但其实……就是来保护陛下周全的,现在征调大部分兵马前去平叛,陛下身边护送的人就少了,很难确保万无一失啊。要不,你去跟之厚商议一下?”

  杨一清有些无奈,心想:“我们不但是来保护陛下的,还要来盯住沈之厚,现在人马都被沈之厚调去平叛了,你让我去跟他商议,这算怎么个说法?”

  杨一清可没有杨廷和那样激进的想法,在他看来只要能保持一团和气,剩下的也就无足轻重,他可不想轻易挑起是非。

  “既然陛下已做出决定,那为何要违背陛下意愿?”杨一清道,“在确保陛下安然无恙后,如今一切都应以陛下御旨为准。”

  朱晖连连点头:“对对对,还是应宁想得周全,咱只要听陛下的,哪怕先前的懿旨跟陛下颁发的圣旨有所不同,也应该以圣旨为先,这不介夫跟寿宁侯那边,也只能听陛从旨意,乖乖撤回京城去了?哈哈,那咱就出发,别等了,再拖延下去的话怕是追不上!”

  说完,朱晖不再跟杨一清商议,急忙往自己的马车而去。

  ……

  ……

  朱厚照从紫荆关出发回京,算是波澜不惊。

  紫荆关内发生的最大事情,便是沈溪、张永跟小拧子之间的三人联盟,不过这件事是在秘密中进行,就连一直盯着他们的江彬对此也基本不知情。

  不过有一人却察觉到了危险,甚至将这三人联盟的细节大概都掌握,便是之前一直留在居庸关,此时仍旧没返回京城的丽妃。

  丽妃不是不想回京,而是没有朱厚照的旨意,她不知自己是否该走。

  小拧子离开居庸关后便杳无音讯,丽妃跟皇帝的联系就彻底中断了,至于钱宁、江彬、张永这些人,跟她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使得丽妃对外界的消息所知甚少,只能靠小罗子和廖晗去打探。

  但这二人的地位到底不高,能探知的消息非常有限。

  不过就算如此,丽妃还是得知皇帝已从灵丘取道紫荆关回京城,并且沈溪、小拧子跟张永都陪伴君前的消息。

  “这下可落进沈之厚的圈套了,最怕的就是沈之厚利用内阁跟他的矛盾,倚靠司礼监去打压内阁,到时候沈之厚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丽妃非常气恼,觉得自己又遭人背叛。

  丽妃很愿意跟沈溪建立攻守同盟,共同进退,却屡屡被沈溪拒绝,在这种情况下,丽妃开始对沈溪嫉恨起来。

  “娘娘,您说谁会继任司礼监掌印?拧公公还是张公公?”小罗子在旁问道。

  对于廖晗来说,司礼监掌印人选跟他关系不大,并不放在心上,不过小罗子就不同了,小罗子毕竟是太监,他未来的前途跟这次司礼监掌印人选密切相关。

  丽妃打量小罗子,问道:“你希望谁来当掌印?”

  “还是……拧公公吧,虽然拧公公也有私心,但他之前对娘娘还是非常恭敬的,一度做到言听计从,他上位对大家都有好处吧?”小罗子眨了眨眼道。

  此时小罗子也在观察丽妃的反应,想知道自己将来是否可以跟着小拧子做事,慢慢积攒资历。

  此前他就受丽妃差遣到小拧子身边做事,但实际上却负有监视之责,只是因为小拧子外出去找皇帝,才使得小罗子暂时“失业”,但若回到京城,小拧子当上司礼监掌印,小罗子便觉得自己有了发迹的机会。

  丽妃道:“本宫宁可让张公公上位!小拧子这个人实在太过狡猾,简直是滑不留手的小狐狸,他能在刘瑾跟张苑掌权时屹立不倒,没点本事能行吗?若本宫相信了他的鬼话,岂不是跟你们这些庸才一样愚不可及?”

  小罗子无奈地道:“奴才愚钝,娘娘您高瞻远瞩,不过张公公似乎压根儿就不是娘娘您的人啊。”

  “他是谁的人不重要。”丽妃眉宇之间露出凝重之色,“最重要的,是他在陛下跟前没地位便可。”

  ……

  ……

  朱厚照加快速度回京,京城这边则显得有些纷乱。

  杨廷和跟张鹤龄领兵灰溜溜回到京城,他们没见到朱厚照,只是被一道圣谕给打发回来了,至于沈溪前往居庸关整顿兵马的懿旨也被驳回,等于说张太后针对沈溪下的两道懿旨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张鹤龄跟杨廷和回朝后,第一时间去拜见张太后。

  永寿宫内,杨廷和将出城后的遭遇详细奏禀张太后,张太后脸色多少有些不悦,因为杨廷和跟张鹤龄没有完成她交托的任务,甚至二人只是在得到皇帝的圣旨后便匆忙回京,在她看来没有尽到职责。

  本来就是因为我儿子顽劣,派你们去保护他,结果他随便一咋呼,你们就老老实实回来了,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让我怎么信任你们?

  不过表面上,张太后却表现得波澜不惊,还挤出一副安慰的笑容,心平气和地问道:“两位卿家辛苦了,出城这三天时间,哀家一直牵肠挂肚,如今你们可以确定皇儿确实安然无恙吧?”

  因为张鹤龄跟杨廷和都没见到朱厚照,对于皇帝“安然无恙”的论断不敢轻下。

  张鹤龄道:“回太后娘娘,我二人只是半途得到圣旨,并未见到陛下本人,不过以保国公奏禀应是如此。娘娘不必太过担心,如今陛下已多番露面,听说出紫荆关时身边前呼后拥,有诸多人马护送……”

  张太后很不满意:“为何哀家听说,陛下留下大部分兵马交给新任河南巡抚胡琏统辖,让他领军平定地方盗寇?”

  话语里听不出有指责的意思,张鹤龄这边不太明白,但杨廷和却是心思缜密之人,自然知道自己没有完成张太后的交托,想让张太后对自己刮目相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即回道:“太后,是否再次派出人马,半道迎驾?”

  张太后脸色转黑,似在怪责杨廷和没把事情办好,最后微微摇头:“算了吧,既然皇儿亲自下了御旨,那哀家还能说什么?只要他平平安安回来就好。”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亲弟弟也是这次差事的经办人,张太后并没忍心多怪责,怕影响张鹤龄在朝中的地位。

  张太后道:“皇儿的身体状况,京城这边不太清楚,派太医过去看一下应该可行吧……寿宁侯,你劳累了几日,先回家歇息,哀家有话要跟杨卿家说。”

  张鹤龄本身只是出京执行任务,在发现自己姐姐态度冷漠时,也意识到自己差事没做好,张太后只是没说他而已。

  张鹤龄看了杨廷和一眼,行礼告退。

  随即张太后将身边太监和宫女屏退,如此一来永寿宫大殿内只剩下张太后跟杨廷和二人。

  ……

  ……

  永寿宫安静下来,张太后的脸色仍旧不太好看,不过她也没有继续怨责杨廷和的意思。

  张太后问道:“杨卿家,之前寿宁侯在,有些事哀家不便相问。现在只有哀家跟你二人,你且说,此番是否兵部沈尚书在暗地里做出什么举动,逼迫皇儿做出如此安排?”

  或许是这件事真的触怒了张太后,张太后考虑到弟弟跟杨廷和很难违背皇命,自然要从出处找根由。

  此时其实是杨廷和攻击沈溪的最好机会,但他却有些迟疑,因为他知道继续针对沈溪的话,是可以让张太后更信任自己,但问题是却会让谢迁心生隔阂,尤其是皇帝那边他再也无法扮好人。

  杨廷和谨慎地道:“回太后,紫荆关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并未有更多消息传来,所以微臣……并不知晓此事是否跟沈尚书有关。”

  杨廷和没攻击沈溪,但也没有就此罢休,他话里的意思是让张太后自行揣摩,或者说张太后可以从最后谁会受益进行判断。

  张太后略微沉思,不满地道:“哀家一切都是为了保护皇儿,你作为内阁大学士,知道尽忠职守,保护皇儿安全,难道沈卿家他会不懂?沈卿家自从领兵以来,所向披靡,理应熟悉兵法,他会不知朝中这些避讳?”

  此时连杨廷和都听不出来,到底张太后是什么意思。

  张太后继续道:“皇儿若安然无恙还好,若有什么事,哀家绝不能让一些人好过,折腾了大半年时间,皇儿都在外流浪,甚至张家口时还出了危险……唉!哀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又没有子嗣,出了事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是。”

  杨廷和毕恭毕敬行礼,这个时候他跟谢迁不同,没权力指导张太后做事,所以只能充当应声虫。

  张太后又道:“杨卿家,你也算足智多谋,之前你为哀家所做建议,哀家觉得很有见地……此番你怎么看?”

  本来杨廷和以为听张太后抱怨一番自己便可离开,但见张太后态度,他感到很不容易应付,此时张太后意向不明,让他无从做更好的建议,更主要的是现在皇帝即将回京,再加上谢迁回归拿下了内阁的主导权,杨廷和在朝中的辗转腾挪空间已被大幅压缩。

  在这种情况下,杨廷和有两种选择,要么忍气吞声,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要么让矛盾尖锐凸显,创造机会让自己更进一步。

  这二者区别很大,意味着他未来在朝中的发展方向,所以他自己也非常慎重。

  沉吟一会儿,杨廷和才道:“回太后,沈尚书在西北立下大功,无可否认,但毕竟功高盖主,陛下出游本就跟沈尚书咄咄逼人有关,即便陛下回朝,恐怕也不得不防止沈尚书擅权弄事。”

  张太后微微皱眉,问道:“还有呢?”

  杨廷和又道:“只有从沈尚书的官职入手……北方平靖,几十年内鞑靼都无力再对我九边造成妨碍,再以知兵的沈尚书执领兵部恐怕不合时宜。但这件事得请太后跟谢阁老,或者陛下提及,微臣不敢非议。”

  张太后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啊,自古以来,功臣跟皇帝从来都有嫌隙,不然狄青、岳飞这些人怎么会死呢?也不是天家无情,只因涉及权力之争,不得不如此行事。唉,哀家本不想对朝中大臣过多防备,但有时候却又不得不做出必要的应对。”

  张太后说得轻松,但在杨廷和听来却明显心口不一,若你真想回护大明稳定,至于拿沈溪跟岳飞等忠臣相比?

  张太后又道:“沈卿家回朝后,再让他以兵部尚书处置朝事,恐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皇儿又很固执,若是能让沈卿家到旁的衙门,又或者入阁,或许许多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杨廷和听到这番话心里非常不舒服。

  让沈溪当吏部尚书他是可以理解的,却不愿意让沈溪进内阁。

  六部跟内阁到底是相对独立的两个体系,他很怕沈溪进入内阁后,很快将他的地位取代,到时候可能谢迁为了提拔沈溪当首辅,直接将他和梁储从内阁赶出来,提前回乡去“颐养天年”。

  杨廷和道:“以之前得到的消息看,陛下似有意以沈尚书为吏部尚书。”

  “主管吏部吗?”张太后脸色又有些不悦,带着一抹担忧道,“难道就不担心他会结党营私吗?”

  杨廷和对张太后的逻辑感觉一阵无语,心想:“要结党营私的话,莫说做吏部尚书,难道入阁当大学士就不可以吗?”

  张太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太合适,又道:“这样吧,这件事回头哀家跟谢阁老商议一番,谢阁老德高望重,由谢阁老去跟沈卿家说,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若想直接影响皇儿的决定,太过艰难啊!”

  张太后对儿子的脾性多少有些了解,若要继续给朱厚照施压,只会适得其反,如此不如利用谢迁跟沈溪的关系,由谢迁来劝说沈溪。

  听到这话,杨廷和如释重负之余,心里多少还有些失望,甚至替沈溪感到惋惜,明明为大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皇帝都没说什么,结果太后却要用一些感情牌来让沈溪主动退让一步。

  杨廷和心道:“陛下向来桀骜不驯,这个时候谁要是跳出来让陛下做这做那,几乎不可能奏效。太后跟陛下的嫌隙很大,但若太后以怀柔之策对沈之厚施压,沈之厚又能作何选择?最后沈之厚可能会乖乖就范吧!”

  张太后又道:“就算不能去紫荆关迎驾,朝中文武也该出城欢迎……杨卿家,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哀家在朝中最信任之人,除了谢阁老外也就是你了。”

  杨廷和并没觉得有多荣幸,便在于他知道皇家向来都翻脸无情。

  可惜他无从选择,甚至说他没有资格选择,以他目前的身份,能得到张太后的欣赏和提拔已算不错了,到底张太后握有谢迁这张王牌,杨廷和可以通过张太后,巩固跟谢迁的关系,这是他当前迫切想做到的。

  此时他已经意识到,必须要对谢迁做出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谢迁很可能会放弃支持他。

  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的手下自作主张,哪怕是宽厚的谢迁也没有这种容人之量。

  ……

  ……

  皇帝抵京,负责迎接的人不是谢迁,也不是吏部天官何鉴,而是张太后委派的杨廷和。

  同时出来迎接的还有张鹤龄跟张延龄两兄弟,他们没出城太远,只是外出二十里等候。

  迎接的御林军和锦衣卫足有千人之多,在大明尚未修建京城外城时,周边住了不少依附城墙而居的百姓,此时百姓被勒令到别处暂居,銮驾进京城前,朝廷要防备一切对君王不利的因素。

  朱厚照当天一大清早出发,行到半路时,得知朝廷派来迎接之人,距离他们只有十多里路程了。

  朱厚照听到后脸色转黑,毕竟之前张鹤龄跟杨廷和都被他赶回京城,此时二人又来了,被朱厚照当作是张太后派来监视自己的,心里很不悦。

  “……陛下,那边准备了装饰奢华的銮驾,用来迎接陛下回京。”小拧子小心翼翼解释道,“前来迎驾的还有宫女、太监数百人,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朱厚照听说迎接的人里面有宫女,心情稍微舒服些,此时他已有十天没碰过女人,自觉都快当和尚了。

  换作别人,或许不会当回事,但朱厚照却不一样,片刻都离不开女人,长时间的禁欲已让他脾气见涨,现在终于久旱逢甘霖,整个人感觉舒服多了。

  “好点儿的銮驾可以让朕行路更舒适些,至于宫女和太监……本来就应该准备嘛。”朱厚照不屑地道,“但问题是,朕回京城后又不回宫里,这么隆重作何?朕决定进城后直接前往豹房。”

  朱厚照出来多日,想到马上就能回到豹房好好吃喝玩乐,心中带着一种久违的期待,本来他一心希望到民间找乐子,谁知道经历的全是苦楚,肠子都快悔青了。

  小拧子道:“是否派人前去通知,为陛下准备些御膳?”

  “不用了。”

  朱厚照此时对吃喝的东西不太在意,挥手道,“朕路上吃牛肉干、葵花籽、松子等零食,又喝了一肚子水,现在一点儿都不饿,直接回京城吧。至于太后那边派人去通知一声,告知朕平安无事,哦对了,皇后那边也顺带通知到。”

  小拧子一怔,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以前朱厚照虽然对张太后有点孝心,但从来没管过夏皇后的感受,现在朱厚照即将回京城,居然特地嘱咐让人去跟夏皇后打声招呼,这让小拧子觉得皇帝的脾性有所改变。

  但到底改了哪些,小拧子也说不清。

  朱厚照又道:“还有就是跟沈尚书那边打个招呼,让他回京城后可以直接回府跟家里人团聚,没必要到衙门报到,朕会给他几天假期,然后他会负责迎接凯旋将士回京,届时朕打算跟他一起检阅三军。”

  小拧子连忙道:“陛下,之前朝廷不是下令要将居庸关的兵马遣散回各地吗?”

  “谁说的?”

  朱厚照脸上满是不悦之色,“将士们跟着朕打了胜仗,到现在都还没享受凯旋的荣光,就直接打发走人?朕有这么不近情理吗?至少也要在朕检阅后,才说遣散的事情,让将士们带着荣光回故里!这件事朕会交由兵部安排……对了,回到京城后,朝廷还有一系列官职调动,让内阁的人先准备一下,随时等候朕的御旨便可!”

  以前大明朝臣官职变化,都要经过朝议,先由大臣举荐,最后由皇帝定夺,基本上是由朝堂协商来定,但现在明摆着朱厚照要独断专行,甚至连六部尚书、内阁大学士这种职位的官职,都不打算跟下面的人商议。

  小拧子不敢非议什么,心里却琢磨开了:“张公公想当司礼监掌印,当上后他真有那么大的权力?陛下现在做事可比以前谨慎多了,把所有的权力都收拢起来,可不像是当初刘瑾一手遮天时的状况。”

  “是,陛下。”小拧子行礼。

  朱厚照捂嘴打了个哈欠,又道:“还有,丽妃应该滞留居庸关吧?派人去传话,让他们即刻回京城,还有朕从张家口带回来的那些人,包括蔚州的七夫人,把他们全部安排到豹房去。”

  小拧子道:“陛下,这种事情需要严格保密,是否专门派人去办这件事?”

  朱厚照想了下,看了眼旁边的江彬。

  江彬明显感到皇帝有打发他去的意思,但江彬不想承揽这种苦差事,他更愿意跟在皇帝身边享受荣华富贵。

  朱厚照道:“这样吧,江彬,你安排人去,务必把事情做好。还有,小拧子,你帮朕记好,朕回京后要选拔司礼监掌印,这些事不能耽搁!”

  从灵丘出发回京前,朱厚照就有了全盘计划,做事也更加有条理,小拧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一一应了,紧忙派人通知各方。

  ……

  ……

  一行即将抵京,杨一清跟朱晖先一步回去接洽,而沈溪一直随侍君前。

  沈溪此时也得到京城内的一些消息,由云柳亲自来传,主要是沈溪私人的事情,包括马怜在京城的近况,以及惠娘跟李衿的行踪。

  “大人放心便可,卑职会派人将她们保护好,不会有任何人威胁到她们的安全。”云柳自信地说道。

  沈溪道:“我倒是不担心她们的安全,只是担心下一步如何安顿……很可能她们要离开京城回地方,到时候你还得派人护送。”

  云柳行礼:“卑职愿意亲自前去护送。”

  沈溪摇头:“不行,你跟熙儿都要留在京城,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你只需派出人手便可,这两天我没时间探望她们,有些东西要送过去,只能由你来跑腿。”

  “是。”

  云柳再度行礼,心中多少有些异样的情绪,她不是什么圣人,自然会因为沈溪对别的女人的态度而影响她的心境。

  沈溪点了点头:“回京城后,我大概有一年左右的安稳时间,在此期间你们尽量扩充手里的情报组织,情报人员培训得越多越好,安插到各地,将来可能会派上大用场。”

  云柳道:“大人,未来不会还要打仗吧?”

  沈溪摇头轻叹:“这如何说得清楚呢?看未来一段时间朝局变化再说,至于地方上那些小的叛乱,甚至倭寇,都可以让旁人代劳,我轻易不会踏上战场。我乃文官,朝堂才是我应该立足之所。”

  ……

  ……

  京城外,迎接的队伍一直等到下午,还不见君王一行抵达,人群开始有些躁动。

  张延龄本来还顾着身段,骑在马上想耍耍威风,后来干脆下马到附近的凉亭休息,现叫人生火烧水才喝到热茶。

  “大哥,皇上到底什么时候来?”

  张延龄有几分不耐烦,“本来只说距离四十里,这段路那么平坦,需要走这么慢?不会是到中午又在路上驻扎休息一段时间再起行吧?”

  张鹤龄道:“你急什么?”

  张延龄急道:“大哥倒是好耐性,但大哥也不想想,咱出来等候有何意义?皇上肯定会回京城,咱们来迎驾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那么殷勤做什么?”

  “这是太后的吩咐。”张鹤龄冷声道。

  张延龄坐下,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有些恼火地道:“这鬼天气,距离冬月还有一个月就那么冷,路旁的小河都上冻了……要是天气恶劣点,说不一定就下雪了,倒是希望初雪早点儿来,这样咱们就可以躲着不出来。”

  张鹤龄不太想理会弟弟说的疯言疯语,看着远处立在路边耐心等候的杨廷和。张延龄顺着哥哥的目光看了过去,扁扁嘴道:“也只有这种酸儒才一直在那儿站着,也不觉得冷。”

  张鹤龄摇摇头,喝了口热茶,问道:“之前我说过,让你把手头所有生意停下来,你照做了吗?”

  张延龄笑道:“大哥也太过小心谨慎,有何可担心的?不过是做点儿小买卖,能赚不少银子,停了多可惜?反正皇上刚回来,没人管这些闲事。”

  “哼!”

  张鹤龄冷声道,“先跟你说清楚,现在朝中参劾你的人不少,多亏眼前这位杨大学士替你挡着,听说谢于乔回来后,正在审核那些参奏你我的奏疏。”

  张延龄道:“谢老头是姐姐的人,他敢乱来?”

  “那你之前是怎么落的罪?”张鹤龄反问道。

  这下张延龄的脸色不好看了,黑着脸道:“都是沈之厚那小子害的,没有沈之厚一切都会太平无事。”

  张鹤龄骂道:“还不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一点都不长记性!就好像这次沈之厚没跟着皇上一起回来似的,你若是再犯着他,日子只会更难过!”

  “大哥,他终归只是个臣子,咱们可是皇亲国戚。”张延龄不屑地问道,“需要怕他吗?”

  “随你,出了事,别怪为兄不救你!”张鹤龄冷声道。

  兄弟二人正说着,突然远处一名老太监匆忙跑过来:“两位国舅爷,陛下銮驾往这边靠近了,还有不到三里地,咱该起来迎接了。”

  来人正是高凤。

  高凤是张太后派来探听情况的,不管朱厚照那边有什么事情,高凤都会第一时间将消息带回去给张太后,如此也能让张太后早些安心。

  张氏兄弟这才站起来,张延龄走到高凤跟前道:“高公公,陛下銮驾行进速度又不快,咱着什么急?”

  高凤无奈地道:“侯爷,这可是迎驾的大事,您可以不急,但奴才却不敢有丝毫疏忽,若不着急,那是跟脖子上这颗脑袋过意不去啊!”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