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诡门秘事

第七章 九杀驱鬼结为阵

诡门秘事 | 作者:又几 | 更新时间:2018-11-09 08:53: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诏顽妻闯仙心红楼炮灰攻略奸雄天下火影天天传帝国继承者:宝贝,快过来婚姻的那点事儿综漫之裘球的后宫色遍天下超级修真学霸
  



  天才壹秒記住『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觉睡到天大亮,就算阳光透过窗户直射进来,我也只是把头埋在被子里坚决不起床。母亲在楼下喊了三次,终于忍无可忍亲自上楼来一把掀了我的被子。我几天没睡好觉了,难得昨晚送走了作怪的家伙,实在不愿起床。可等我好不容易哄走了母亲,自个儿也清醒了不少。



  看向床头,昨晚飘到水盆里的纸船已经不见了,盆里的水也早已归于平静,纸盒里多出了两颗翠绿色的扣子。我好奇地拿在手上,触感冰冰凉凉的,本来因为早起有些烦躁的心神整个就沉静下来了。



  吃过早饭我带着这扣子又去找九爷,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九爷用鸟喙啄了啄扣子,又用翅膀摸了摸,对我说:“你小子有眼无珠,就知道扣子扣子地叫,这叫魂扣!还是古玉做的。”



  “传说移枕灵是靠吸食婴孩的灵魂为生,这魂扣则是用来镇压移枕灵体内吸食的各种灵魂的。你遇着的这移枕灵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岁,这玉早就被万千灵魂给养得晶莹圆润,非一般的玉石可比。”



  “古玉加魂扣,两者相结合佩戴在身上,可起到养灵、安神、镇魂的效果,可谓重宝哇!这移枕灵给的船费还真是相当厚道,看来他也是思乡心切啊。不过你小子却也无福消受。你的灵魂可化作鬼门,少有被冲击的时候,这魂扣给你却是鸡肋,就留在九爷我这吧!”



  我耳朵一竖,这九爷竟然这般厚颜无耻,说得好像他不能化作鬼门一样,赶忙拦住它,说到:“九爷,我学校里可还有个同学被那裂魂人惦记着呢,既然这魂扣有镇魂的功效,我想留一个给她防身。”



  九爷气的破口大骂:“这两块玉石虽小,却是养得极好!单这古玉都值上百万,再加上还是个少见的魂扣法器,卖给懂行的人少说得值几百万!你居然拿去讨女人欢心!!”



  我硬着头皮跟九爷争了几句,说这件事闹不好关乎到人命,我决意定是要给的。九爷拗不过我,气呼呼地扔了一个魂扣过来,说另一个我就别想惦记了。我见九爷背过身偷瞄我的样子,像极了三金家萨摩护着饭碗的模样,于是笑了笑,捡起九爷丢在地上魂扣,道了声谢,便不再逗他。



  我揣着兜里的魂扣寻思着要如何送给何梦妍,打定主意后拨了通电话给三金,让他陪我去精品店买了一根挂绳,把魂扣串了起来,又挑了个精致的小香囊把魂扣放进去,这样看起来才像个礼物的样子。



  三金在一旁看着无奈地摇头,说道:“你知道何梦妍跟青禾是闺蜜吗?你送何梦妍这种东西,你让我送青禾什么?”



  我转头一想也是,只得给三金凑了些钱,默默帮着去挑礼物。最终三金也买了一个香囊,又在玉器店里挑了一个品相较好的翡翠笑佛放在里面。



  元宵节的前几天,我跟三金买好了返校的车票。



  临行的前一天,我去外公家跟外公说起九爷要跟着我去学校的事,外公点了点头说,有九爷在他倒是可以放心了。



  我带着外公准备好的果盘,到了二楼推开门,九爷便飞了出来,站在我肩膀上,我拿起一个水果块喂他,说:“九爷,明天我就去学校了,到了学校得还仰仗您啦!”



  辞别了外公我带着九爷回了家。家里父母并没有任何诧异的样子,想来是九爷是对他们隐去了身形,我也不多说,带着他回了房间,刚关了房门九爷就从我肩膀上飞下来,落在书桌上缩成一团打起了呼噜。



  第二天一早,我收拾好东西,不让父母送我,自己拖着行李,头上顶着个九爷到附近汽车站等三金。



  这个九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想出来的茬子,说我头顶有头发,坐着舒服,死活不下来,好在虽然我私下里总喊他老鸟老鸟的,但实际他的体型却依旧是雏鸟大小,没多少重量。



  一路颠簸,经过了大概七个小时车程我们终于到站了。下了车,我跟三金约了改天一起吃饭,便分手各回学校了。又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辗转,我终于拖着行李抵达学校。这时候学校已经有不少人了,虽然天色早已昏暗,但为了少些不必要的麻烦,九爷依旧隐去了身形不让人看见。



  我把行李拖回宿舍之后先去吃了晚饭,几个舍友还没有返校,我就把九爷留在宿舍里,回来的时候顺便打包了点肉给他。九爷说他曾经吃过一阵子生食,虽然也不忌口,但还是觉得熟肉美味。



  九爷一边吃着肉一边问我,刚才一路过来那些男的在玩些什么,怎么叫得跟杀猪一样,还互相骂来骂去的。我跟九爷介绍了一番,结果他老人家瞪着眼睛问我:“你小子是不是也玩dota啊?”



  还没等我回答,九爷就一翅膀扇了过来:“让你小子不好好修行!让你小子不锻炼身体!我玩死你!”我赶忙求饶,心里想着,这往后的日子可没得偷懒了。



  好不容易才打发了九爷到女生宿舍去蹭水果吃。虽然他是只渔鸮,长得不那么尽如人意,但好在是只幼鸟。大自然真是神奇,无论多丑、多凶恶的动物,在小时候总是非常可爱,只要他不开口说话,保证他能在女生宿舍吃得飞不起来!



  等九爷喜滋滋地飞回宿舍,我便带他先去逛逛校园,查看几个有问题的地方。



  头顶着九爷出了门,我怕被人当做自言自语的神经病,只敢在没人的时候向他低声介绍校园各处。出了宿舍直接走上通往公教楼的小山坡,刚拐弯九爷就抓了下我的头发,像勒马一样让我停了下来。



  “这地方有问题啊,我闻到了魇昧诅咒的味道。”



  我想起这地方就是回家前的最后一天,跟几个舍友走到的地方。当时我看到了脚底蔓延的黑气,想来我就是在这儿中的诅咒。



  后来九爷为我破了这诅咒的时候,我还曾经给几个舍友都打了电话问询,他们并没有做噩梦的经历。九爷解释说,这是因为诅咒很微弱,奈何我身子特殊,所以诅咒才会自动找上门来。



  九爷听我回忆完,从我头上跳了下来,张开翅膀,缓慢地走动起来,边走还边张望。走了足足有十分钟后,九爷停了下来,我正要开口,他却先说话了:“这里死了人,有死魂留下的痕迹,而且这魂还不完整。”



  我点头说,这里也是赵盛宇和何梦妍被攻击的地方,死魂应该是赵胜宇的。九爷看了看周围,没有言语,继续往前走。这回倒是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坡底,这时九爷又停了下来,对我说:“这坡顶和坡底都有法阵的痕迹,应该是那裂魂人所布,不是什么大阵,只不过两个小小的摄魂阵,会让人灵魂不稳,常用来迷糊常人眼睛而已。”



  到了公教楼前,九爷没有进去,而是又飞到我头顶,让我再走一次那天我从生化楼过来的路。



  我好奇他为什么不进教学楼看看,九爷说教学楼里人气很旺,要做些小偷小摸的事一般不会找这种地方下手,如果别的地方没发现什么,那到时候再回来看看。



  我点点头,顶着九爷走到了公教楼侧门,到了石板桥前我停了停,见九爷没说话,便抬脚走上了石板桥,边走边复述那天在桥上的经过。



  九爷听了说,我看到的东西应该是魂噬灵,也叫千眼食魂鬼。这类鬼物是以前一名极为恶毒的裂魂人所创。



  魂噬灵的炼制方法,是拘来一般的女鬼,砍掉双手双足,令其只能用嘴来撕扯;再削掉耳鼻,只留眼睛,这样她就只能用眼睛来看,听不见也闻不到。



  而后每日用秘法强制喂食灵魂,经过一十三天,女鬼脸上、身上就会逐渐长出其他器官,但除了长出的眼睛以外,其余会被全部除去。



  久而久之除了一张嘴,这女鬼就只会长出眼睛。最后再将女鬼的嘴缝上,不让她进食灵魂,女鬼因为突然被停止了喂食,就会本能地去寻找灵魂,因此对魂魄一物最是敏感,而她的主人只要紧随其后就能寻到灵魂了。



  九爷说完时,我们已经踏上了野战岛。他用翅膀指着环岛的路问我:“你当时走的是这条路?”我说是。九爷又看了看四周,却让我登高直接翻过野战岛,我只得从命。



  沿着台阶一直往上走,岛上的植物十分茂密,石板路很多,又很杂,几乎是在树林间穿梭的感觉。岛上没有灯,现在又是晚上,黑漆漆的实在瘆人。



  走了没几步,九爷让不要往前了,他自己独自飞了进去。过了五分钟左右,九爷飞了回来,对我说,还好那天我没走这条路,不然我也得跟赵盛宇去做伴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问为什么。九爷说:“这里面有一个恶阵,叫做九杀驱鬼阵,用的是九个罪大恶极的杀人犯的魂做阵脚,通过杀气镇住方圆百里内的孤魂野鬼。”



  “很多孤魂野鬼并没有灵智,完全凭本能行事,这九杀阵就好像是黑社会老大召集小弟一般,只要是自身能力抵挡不住这九杀阵所产生的杀气,就会被震慑住,听其召唤,供其驱策。”



  “这阵一旦结成,阵眼中杀气冲天,你若误入,身上的符篆很有可能会被损坏,到那时…;…;九爷并没有说下去,但我心里清楚如果真是那样,自己会发生什么。”



  九爷继续说:“这个人虽然狂是狂了点,倒还是有点本事的,可惜对此阵却吃得不透。这阵眼选的是好,方位也对,只是东方震位缺了一角,使得这阵最终只能召鬼却不能驱策鬼魂。”



  “九爷你别光看啊,这恶阵这么害人,怎么才能把它给毁了?”



  “你以为老子刚才进去是去观光的啊!我已经给这阵下了手脚了。那个离火位被我埋了一只死老鼠,将他这阵给反了过来,只要布阵之人再于那阵眼处驱动这阵法,包管叫他自取灭亡!”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诡门秘事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guimenmi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