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福尔摩斯他弟

30厄洛斯宫殿之夜

福尔摩斯他弟 | 作者:麦子朵 | 更新时间:2018-11-09 08:40:5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狼牙兵王霸球道九梦幻界圣诏顽妻闯仙心道本至虚老婆,非你不娶爱的琉璃乐曲红楼炮灰攻略奸雄天下
  北伦敦的街道在入夜之后点亮了一排排的灯,闪耀的霓虹和川流不息的人群使得整个区域看起来异常的繁华,威尔顿从出租车上下来,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袍子,虽然没有带面具,但是跟所有人迥异的装扮还是吸引了不少的眼球,尤其是一些打扮很时尚的人,拿着手机遮遮掩掩地拍照,隐隐还能听到她们压抑着热情的声音,“巫师”、“霍格沃兹”、“斯莱特林”...



  不过威尔顿完全不在意,事实上他感觉好极了,别人的眼光从来不在他的考虑之列,辨认了一下方向,他将面具拿在手里,向着一条巷子的方向走去。



  “每当这时候我就觉得很开心,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这条巷子里的照明明显比街上要差一些,威尔顿走进来没多久就被人一把拉近了其中的一小块阴影里,微凉的温度凑了上来,小声的叙述最后消失在两个人贴合的唇间。



  “想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嗯?”熟悉的味道让威尔顿放松了警惕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个吻之中,一场你争我夺之后分开的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尤其因为欲|望的抬头产生出暧|昧的声线,几乎让莫瑞亚蒂改变主意直接跟威尔顿离开。



  “不,我只是觉得你真是个英俊的男朋友。”莫瑞亚蒂眨眨眼,顺手整理了一下刚刚在激|情中被他扯开的威尔顿的领口,“快到时间了,错过了今天的表演你会觉得可惜的。”



  威尔顿大大咧咧地让他的男朋友尽他的职责,虽然他收到了那样的警告,也确定不是莫瑞亚蒂发出的主观意愿,可是靠着他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威尔顿并没有什么恐惧。



  整理完了威尔顿的又整理了自己的,莫瑞亚蒂像是满意了。他将一个跟威尔顿相似的银色面具戴在脸上,之后说了一句,“走吧。”



  反手戴上了自己的,威尔顿在莫瑞亚蒂身后半步继续往里走,没多远他们就在一扇看起来没有丝毫夸张装饰的黑色的门面前站定,唯一能作为标识的就是大门旁边的一块不起眼的牌子,上面简单写着花体的“厄洛斯宫殿”几个字,甚至没有一点其他的装饰。



  “欢迎光临厄洛斯宫殿。”莫瑞亚蒂敲了敲门,之后门开了,一个有着金色卷发的女士站在门口,她穿着黑色的女士西服套装,脸上的微笑让她显得平易近人,“美妙的夜晚是不是?银色的客人们。”她让他们走进来,造型简单但是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水晶灯在他们的头顶上熠熠生辉。



  “当然,我听说了今天的表演,哦,我简直等不及了。”在这样良好的光线条件下,威尔顿注意到莫瑞亚蒂脸上的面具虽然跟他的相似,但是在左边眼尾的位置却画着一朵红色的蔷薇。



  “厄洛斯宫殿从不会让客人们失望,”金发女士脸上的表情更真诚了,她拿出一个夹子,“只要登记好你们今晚的名字你们就可以尽情享受这个夜晚了。”



  “你们的保密措施一向很好,我相信我不会失望。”莫瑞亚蒂的声音里有期待、有信任,只是威尔顿嗅到了他的犹豫。



  “影子。”威尔顿指了指自己,之后是莫瑞亚蒂的,“巫师。”他微微靠前,莫瑞亚蒂的犹豫加深了,看来不是因为名字,那么是因为什么?他本身?



  “看来你们已经私下商量好了,”本来只是一个试探的无意之举却让金发女士仿佛明白了什么,她带着别有意味的笑看了看威尔顿,之后又回到了莫瑞亚蒂身上,“那么,请遵守规则,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莫瑞亚蒂依旧笑得很开心,威尔顿精准地在犹豫中分辨出一点点担忧,不多,但是考虑到莫瑞亚蒂其人,担忧这种情绪出现的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不过威尔顿并没有说出来,一方面他还没有把自己的能力告诉他男朋友的打算;另一方面,他还想看看究竟莫瑞亚蒂请他来做什么,按照他的理解,“舞会”绝不应该是对方手上那个刚刚得到的钥匙卡所能代表的,就算他们用那张卡打开的房间是一个标准的舞厅,仅有两个人也实在够不上一场舞会,更不要说什么表演了。



  “你经常来这里?”挑了一个最安全的问题,威尔顿跟着莫瑞亚蒂走下电梯。



  “在认识你之后,没有了。”莫瑞亚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问题他最好还是提前交代为好。



  威尔顿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的男朋友,有些吃不准对方要传递的究竟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从遇到他之后就没有了...如果对方不是莫瑞亚蒂,也许威尔顿会以为这是一场关于忠诚问题的表白。摇摇头,把这种奇怪的思绪放下,威尔顿倒是对这个地方的真正用途有了大概的猜想,“我以为你更喜欢白皇后酒店的套房...”突然缩短的距离,意有所指的地点让莫瑞亚蒂露在面具外面的嘴角上挑,“你会喜欢的。”



  用钥匙打开一扇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门,威尔顿注意到整个房间有三面被暗红色的帷幔遮挡得严实,正中间摆着一张贵妃椅,它的旁边还有一张配套的扶手椅,小圆桌带着一个精致的抽屉,上面摆着一瓶白兰地,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



  “这就是你所谓的‘舞会’?”威尔顿站在房间的中央,看着他的男朋友打开一个小门,那里面是装饰豪华的浴室。



  “差不多了。”莫瑞亚蒂没有接话,他从浴室里面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一个白色的控制器,一个简单的按键之后,正对着贵妃榻和扶手椅的帷幔被拉开了,一整面清晰度极好的玻璃墙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以为你不怀念这个,”威尔顿随手做了一个手势,“两边的都是?”



  “银色的特权,我亲爱的,”在浴室里似乎还发生了些别的,最起码莫瑞亚蒂刚刚的犹豫和担忧全都没了,却而代之的是不容错辩的愉悦和“性”趣,“一般的权限只有你现在看到的这一面。”



  “教授的后花园?”威尔顿挑眉,虽然莫瑞亚蒂把他的下属介绍给他认识了,但是他可不认为莫瑞亚蒂会把自己的势力范围真正向他敞开多少,就算他是“哈迪斯”,只是情|人的他们也用不着走到这一步。



  “只是托管,你知道的,总有些人不喜欢出面。”莫瑞亚蒂耸耸肩,“我的品位还没有这么差。”他带着些恶意。



  威尔顿笑了笑没说话,只是坐进了房间中间的扶手椅里,莫瑞亚蒂说的不错,玻璃后面66续续出现了十几个人,他们两人一组,身上都披着一个大大的黑色斗篷,在兜帽的遮掩下别说脸和衣服了,就连性别都很难判断――厚厚的斗篷和宽大的设计把所有人的躯干的曲线都拉成了同一个样子。



  “耐心,我亲爱的,”莫瑞亚蒂倒了两杯白兰地,之后自己很随意地靠在贵妃椅的扶手上,“最好的总在最后。”像是为了响应他的话,斗篷被一一掀开,威尔顿注意到有的是两个男人一组,有的是两个女人一组,当然大部分都还是一男和一女。



  黑色的紧身衣、紧绷的皮裤、金色|网兜上衣、黑色的皮靴...再加上有些人手上的鞭子或者口塞,威尔顿的脸色第一次变得古怪起来,“我不知道你对sm有兴趣,也许我下次应该更有想象力一点。”



  莫瑞亚蒂还没说话,但是玻璃对面的“表演”已经开始了,完美的隔音保证了这是一场无声的表演,可也就是在声音被剥夺了之后,视觉上的冲击才更让人心痒难耐,忍不住穿过那层玻璃墙,毫无遮掩的近距离“观看”那样的表演。



  不过这对威尔顿而言实在是没什么吸引力,不说他现在的男朋友可以很好的满足他的欲|望,假如他真的跟这样的一对“表演者”靠得足够近,对方分泌出来的各种腺体的味道足以让他失去所有的兴致,毕竟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自有其原因,而从事类似性工作的少有真的全心全意心甘情愿的。想想看吧,当他的情|欲被勾起来的时候嗅到了满腔的悲愤...威尔顿自认还没有单方面施虐的癖好,也就只好敬谢不敏。



  他这么想不代表别人这么想,玻璃后面的“表演者”开始慢慢地减少,莫瑞亚蒂痛快地给出解释,“每个客人手上都有他们对应的照片和名单,通过控制器他们会收到通知,再之后的狂欢才是重点。”



  威尔顿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开始思考他男朋友今天究竟是来干嘛的。根据他对莫瑞亚蒂的了解,这个人一向任性得可以,虽然在某方面来看虽然没什么洁癖,但是也相当的极端,在这个场合里他不会不投入其中,但是明显不会是在自己在场的时候。那么他为什么要带着自己来这里,还是说对方所说的“狂欢”并不仅仅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



  “有新人来面试,主人不方便出面,也就让我来了。”莫瑞亚蒂给出了解释,至于为什么明明他是那个有管理权限的人但是刚刚进门的那位金发女士却不认识他这种问题威尔顿根本就不需要询问,谁都不傻,越少人知道的消息才越安全。



  “在这个房间里?”威尔顿的不高兴根本就不加掩饰,反正从他认识这个男人的一开始他就从来都只是他自己,索性也就没有做戏的必要。



  “如果你一会儿愿意的话。”莫瑞亚蒂的话没有说满,不过里面幸灾乐祸的意味相当明显。再次按下控制器,正对面的玻璃杯帷幔重新遮好,而左边的帷幔拉开,露出一面比刚刚的玻璃墙小一些的玻璃。良好的清晰度让威尔顿将对面的小房间一览无余――除了一段绳子和一根短皮鞭之外里面甚至连一把椅子都没有,甚至地板上也只有一小块地毯。是真的一小块,看上去勉强能有一个成年男人的上半身大小。



  没等多久,一高一低两个穿着同样斗篷的人走了进来,威尔顿注意到小个子的那个少见的走在高个子的身后,这很不寻常,鉴于通常走在后面的都会是那个负责收尾的,而根据他们行走间的姿态判断,他们之间处于主导地位的明明是那个高个子。



  主动让出部分权利的控制者和甘愿退居二线的被控制者,威尔顿下了判断,第一次有了些兴趣,他有预感,这两个人不会像刚刚他们看到的那群人那样无趣。



  其实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威尔顿的预感没什么错,只可惜这两个人实在是太有趣了,有趣到了威尔顿第一次克服了对现代科技的厌恶,打算直接电话麦克罗夫特。



  威尔顿面无表情地看着解开了斗篷之后的他家二哥穿着上个圣诞节他家大哥送的深紫色丝绸衬衫――扣子只系了最下面两个,下|身是一条紧身的皮裤;而他的身后,是穿着卡其色休闲裤和棉质的格子衬衫的未来他家“二嫂”。



  只一眼,威尔顿就扭过头,很严肃地问了一句,“你确定对面的玻璃看不到我们么?”不怪他这样问,即便他理智上明白既然莫瑞亚蒂敢把他带到这里来就说明这里是没问题的,只是有很大可能一会儿会看到他家二哥和家属的床|戏还是让威尔顿感觉压力有点大。



  “伦敦著名的咨询侦探和他的助手,”莫瑞亚蒂兴奋得脸都有些红了,“你知道的,他们起了个不错的名字,我很期待将要出现的表演。”这就是变相地回答威尔顿的问题了。咨询罪犯和咨询侦探之间的矛盾他们心知肚明,既然莫瑞亚蒂打定了主意要欣赏“表演”了,也就说明对面确实是看不到这面的。



  “他们叫什么?”控制不住地问出这个问题,威尔顿第一次觉得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的话就无法忍耐想办法通知麦克罗夫特把他二哥拽回家的冲动。真的,夏洛克怎么胡闹是夏洛克自己的事,今天要不是他跟莫瑞亚蒂在这里,根据他对伦敦教授背后势力的猜测,“福尔摩斯”这个姓氏被挖出来然后画上点什么只是时间问题。



  “堂吉诃德和桑丘,我们的邻居从来都很有创意是不是?”莫瑞亚蒂做了个举杯的手势,等着对面二人组的进一步动作。威尔顿闭了闭眼睛,喝了一点白兰地,很好,他想到今年圣诞节要送些什么了,一整套塞万提斯相比一定会让他二哥和“二嫂”都很满意的。
福尔摩斯他弟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fuermositad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