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菲常惹火

第20章 因爱之名

菲常惹火 | 作者:牵梦 | 更新时间:2019-01-30 17:35: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劫天运修真聊天群天唐锦绣校花的贴身高手赘婿超级神基因万古天帝极品透视不倒的军旗
  韩母诧异:“你怎么提起这事?”



  韩彬凝视韩母:“当年你说她找你要了20万把孩子拿掉,是真的吗?”



  韩母皱眉:“怎么?她现在反口?”



  韩彬没回答,拿出一张文若菲的照片,放在她面前:“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长得很像文蕾。”



  韩母拿起细看:“人有相似,怎么了?”



  “这女孩的妈妈就是文蕾。”



  韩母愣了愣:“那又怎么样?”



  “这女孩叫文若菲,今年18岁。”



  韩母怔了半刻,忿然:“她说这孩子是你的?这也太可笑了。她现在是看你红,就想来要钱了是不是?。”



  “妈~,文蕾没找过我,19年来一次也没有!”韩彬胸腔起伏,语气重了“看到这女孩,知道她的年纪,你难道不会怀疑?”



  韩母愕然地看着他,目光闪烁不定。



  “我怀疑了,所以我偷偷拿了她的血去做亲子鉴定。妈,你猜结果是什么?”韩彬把一份报告推到她面前。



  韩母看着报告,呆楞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当年真的如你所说,她不想那么年轻就被孩子困住,所以问你要钱把孩子打掉,为什么她拿了钱后还把孩子生下来?她把孩子生下来后为什么从来不和我联系?她当年才十八九岁,为什么情愿自己一个人把孩子带大也不告诉我?”韩彬的喉咙哽了。她是多恨他,多怨他才断绝和他的所有连系,独自承受一切?



  韩母看着他眼中的疑问,颤声:“她当年真的答应我把孩子拿掉。当年你们还太小,不应该被孩子拖累。”



  韩彬的声音也颤抖了:“所以当年是你找她,给她钱叫她把孩子拿掉?”



  韩母愣了几秒,点点头。



  “那我听到的她问你要钱的录音是假的?”



  韩母的脸渐渐发白。



  “是你找人做了一个假的录音,让我相信她要进军娱乐圈,要大红大紫,所以这孩子一定不能要。她和我在一起也只是看中了我的家底,希望我能花钱捧红她。”当年,这个故事让他的心痛了很久。



  韩母看见他眼中的忿然,急说:“阿彬,我……我当年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因爱之名!



  韩彬呆了良久,长吁了口气:“妈,你说实话,你给了她钱后,她找过我吗?”



  韩母垂首沉思,过了半晌终于点头:“有!”



  “你对她说了什么?”



  韩母脸色越发惨白,说不出话来。



  韩彬追问:“事到如今,你还要瞒着我吗?”



  韩母垂首:“她打电话来找你,我找你表弟假冒了你。”他和表弟的声音很像,两人小时候常常会互相假扮把大人们骗得一愣一愣的。。



  韩彬恍然苦叹:“假冒我?妈,你当年真是用心良苦。”



  “她纠缠下去对你俩都不好。我只是……”



  韩彬打断她的话:“当年的我说了什么?”



  韩母颤颤巍巍:“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好像是问她到底还要多少钱才肯罢休。”



  韩彬的心像是被雷撃一样抽搐、麻痹。



  韩母说不下去,韩彬也不再追问,他能想象当时的话会是多尖酸刻薄、冷酷决绝。



  难怪文蕾就算死咬着牙也不肯再找他……;难怪她到现在也不对小菲说她爸爸是谁……



  韩彬慢慢地站起:“妈,你不是总催我结婚,让你可以快点抱孙子孙女吗?现在你也不用再催了,孙女你有了,只是你抱不动,我也没机会抱了。”



  韩母看着他黯然离开的背影,低头看向照片中的文若菲,惊惶失措。



  ——



  韩彬开车去到了一家婚纱店的对面停下。“钟爱”两个字交缠在一起,像是爱在两颗心中开花结果。这标志设计他给满分。



  文蕾走到橱窗整理模特儿身上的婚纱。她的妆容浓淡相宜,穿着端庄得体,美得自然悦目。



  第一次见到她是19年前,当年他19岁,从美国放暑假回来和朋友去看了一场舞蹈音乐剧,她就是剧中的女主角。舞台上的她让他炫目,舞台下的她让他倾心,于是一段青涩的恋情滋长了。



  那段情是甜蜜的,美好的。只可惜当时太年轻,被突如其来的孩子吓到了。他慌了,所以事情就由妈妈出面解决。



  自己弄出的事,交给别人去处理,他自己拍拍屁股跑了。



  渣破天际!



  因为要养孩子,她不再跳舞,改成为人做嫁衣。因为没了孩子,他毫无顾忌,蜚声全国。



  好深刻的讽刺!



  当她打开电视看到他时,不会恨得想把电视砸了?



  只是她为什么允许女儿把他当成男神?他这种人怎么配?



  手机响了,是阿洪来电。



  “韩老师,你想要的房子刚好有一套在放卖,就在你说的那房子的对面……”



  “好,我要了。”



  “呃……韩老师,我还没去看房。”



  “不用,立即定下来,我待会叫方姐过去交定金。”



  “哦!”阿洪张口结舌地挂了电话,对中介说:“房子我老板要了。”天,他连价钱都没问,真把这房子当成白菜了。



  有钱就是任性!



  ------



  “钟爱”店门打开,韩彬和方姐走进婚纱店。店长娜娜迎上:“欢迎光临……”然后惊呆“韩……韩……”



  韩彬微笑:“你好。”



  娜娜惊喜得不知所措:“韩……韩老师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方姐微笑接口:“不是帮他,是帮我。我妹妹要结婚了,我想订做一套晚礼服。”



  娜娜稍稍回神:“噢,没问题。我给看一些照片,看看您喜欢那种类型。”



  韩彬慢慢走向在服务台的文蕾:“阿蕾,我们又见面了。”终于……



  文蕾回过神,淡淡地礼貌一笑:“是什么风把大明星吹来了?小店真是蓬荜生辉。”



  “我的经纪人要做一套礼服,菲菲向她推荐你的店。”



  “她是在黄婆卖瓜,我们这种小店哪里入得了你们的法眼。”



  “你太谦虚了,你的婚纱设计得过奖。”



  文蕾依旧冷冷淡淡:“都是虚名。”



  “上次你的胃不舒服,现在好些了吗?”



  “没事。”



  “菲菲是个很懂事的女孩,你把她教得很好。”



  文蕾的目光微颤:“你见笑了。”



  “我今天过来是想和你谈一件事。”



  “哦?我们竟然还有事可以谈?”文蕾忍不住嘲讽。



  韩彬唇角轻抖,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我打算投资一部有关舞蹈的电影,想找菲菲演一个角色。”



  文蕾吃惊,对上他的眼:“菲菲?她不会演戏。”



  “她是话剧社的,表演天分很不错。而且这片子是以舞蹈为主打,跳舞绝对是她的强项。”



  文蕾的眉心轻揪:“我不想她进娱乐圈。”



  “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菲菲这年纪让她有多些经历对她来说是好事。”



  文蕾沉凝:“这圈子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玩得起的。”



  “我把她带进来,就一定会照顾好她。”韩彬凝视她。



  文蕾避开他的视线:“这说不过去吧,非亲非故的,怎么能麻烦你?”说完,向方姐走去。



  “非亲非故”四个字,当头棒喝,把他噎得说不出话来。韩彬怔怔地站着,他和她俩,非亲非故?她一个人扛起一切那么久,他对她而言就是远久的、陌生的尘埃。或者,尘埃都不如。



  他落寞地叹了口气,走向方姐。



  方姐看着文蕾,感叹:“菲菲长得真像你,不过你看起来就像她姐姐,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有个那么大的女儿。”



  “方小姐有没有喜欢的设计。”文蕾淡淡地转移话题。



  “简单大方就行了。”



  “那我为方小姐推荐几款。”



  文蕾和方姐谈礼服时,韩彬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听着。他插不上话,只能静静地等待。不久,韩彬的手机响了,听到铃声,文蕾的手骤然抖了,不由自主抬头看向韩彬。



  铃声竟然是文若菲说的一段绕口令。



  “蕾蕾飞纸飞机,菲菲要蕾蕾的纸飞机,蕾蕾不给菲菲自己的纸飞机,蕾蕾教菲菲自己做能飞的纸飞机。”



  韩彬看了一眼手机,没有接听,铃声不断地响着。



  他对上文蕾眼中的惊讶:“菲菲给我说了一次这绕口令,我觉得很逗就录了下来做铃声。”



  文蕾很快低下头,若无其事地继续和方姐谈礼服的事。菲菲的身世他知道了。



  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一切都过去了,菲菲已经长大,她自己会做能飞的纸飞机。她俩的生活不需要他。



  ──



  一个星期安然无恙地过去了。或许,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星期六,文蕾一大早就要去婚纱厂看货,文若菲起来时,文蕾已经离家了。梳洗完,文若菲打算做早餐时,门铃响了。她从防盗眼看出,两个陌生男人。



  “我们是警察!”门外传来叫声“文若菲在吗?”



  警察?文若菲大惊,她挂上防盗链,打开门。警章明晃晃地摆在眼前:“你是文若菲吗?请把门打开。”



  “你们有什么事吗?”文若菲拿不准这警章是真还是假。



  “你涉嫌参与非法赛车,请你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非法赛车?警察查到了她的指纹?文若菲心头发慌,震惊得没了主意。只是警察没给她**的机会,又拍门厉声:“文若菲,把门打开。”



  文若菲深吸了口气,手发颤地打开门,惶然地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



  ──



  警察局。



  文若菲坐在一间亮得刺眼的房间,房间的冷气开得很大,让她在盛夏里冷得发颤。



  门打开,一个便衣三十来岁的男人拿着一叠档案走进来,国脸鹰目,神色冷凝。文若菲猛然想起上星期六在吐露港看到的三个便衣警察,他就是其中一个。



  他在文若菲对面坐下:“我叫肖景天,负责调查上星期六凌晨的非法赛车案。你叫文若菲,今年18岁,对不对?”



  “对。”



  他把一张照片推到她面前:“照片中的女子是不是你?”



  照片里一男一女坐在车里,男的戴着面具,女的面具推到头顶,露出了脸。文若菲惊愕地看着照片,她只是把面具拿开擦擦汗,这几秒钟竟然就被监控拍了下来。



  肖景天紧紧地盯着文若菲脸上的每一个反应:“你之前曾经报案说你被人抢东西,对不对?”



  文若菲点头:“对。”



  “你东西被抢,就去参加非法赛车赚快钱?”



  “不是!”文若菲坚决否决。



  肖景天指着照片中的面具男:“这男人是谁?”



  文若菲瞪大眼,不说话。



  “就在这张照片所在地的后面几百米,有一个二十岁的女子被车撞死,我怀疑她是被你坐的这辆非法赛车撞死的。”( )
菲常惹火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feichangruohu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