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楚臣

第四百三十三章 碑文

楚臣 | 作者:更俗 | 更新时间:2019-06-18 23:12: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域之王
  “天佑十七年八月初十二,汝丧之七日,吾作文衔哀致诚,以告汝之灵:郭姓少年,名奴儿,乃巢州含山县人氏。天佑八年时巢州为梁军所侵,万户家舍皆毁,郭奴儿与父母兄弟随十数万巢州民渡江避祸,父死途中,随母及兄妹乞食金陵。天佑十二年,其弟饿殍倒毙道侧,郭奴儿与其母体弱力微,仅以枯枝刨坑葬之,然弟尸为野犬创食。为护幼弟尸骸,郭奴儿体弱如孩童,徒手奋与七八野犬相搏,遍体鳞伤,鲜血淋漓,犹无畏也。我路遇之,着瘸腿家兵周山收养其兄妹为义子义女,始为吾家之子弟也。郭奴儿时年十四,瘦如孩童,初为家兵子弟之长,诸子皆不服,与之相争,然其性志坚韧,无畏艰难,习文字、刀弓及兵事皆速,年余诸子咸服,为吾之臂助……江东招讨使、叙州刺史韩谦于郎溪书其碑,使后人铭记其事!”

  韩谦最终还是遵循郭奴儿战前留下来的遗嘱,将他安葬在洪林埠驿道西侧的矮坡上,那里也是他在夜战中箭牺牲之地——与郭奴儿一同安葬于此的,还有战死于石佛石西隘口的九百六十七名赤山军将卒。

  碑文乃是韩谦五天前所作的祭文,也是郭奴儿战死头七之日书于郎溪城,然后着林宗靖亲自赶到洪林埠找到石匠,刻于墓碑之上。

  这一天,周元和、富陌、卫甄三人陪同韩文焕、韩道昌、韩钧乘车从宣城前往郎溪。

  一行人穿过夹于石佛山与麻姑山之间的隘道,途经洪林埠,看到道侧新墓所树的碑石足有一人之高,韩文焕坚持要下车,众人走到高碑前,才知道这里是韩家家兵子弟、赤山军参事、缙云楼掌案执事郭奴儿之墓。

  碑文除了记述郭奴儿的生平,成为韩家家兵子弟的缘由,也写了洪林埠拦截战的惨烈。

  “这一仗真是惨烈啊,也是诸多将卒用命,才有当前之局面,殊为不易啊!”韩道勋站在碑文,与富陌、周元和、卫甄等人说道,“都说道勋家的小子文采不入流,但此等文字平实真挚,也可以说是上品。”

  “韩招讨使文韬武略自是上流,才堪为殿下之师!”听韩文焕这么说,富陌、周元和等人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节的附和道。

  而看韩文焕如此从容淡然的样子,卫甄心里却有些糊涂了:韩文焕以身为饵,诱顾芝龙出郎溪城,难不成真是事先商定好的?

  虽然于洪林埠拦截宣城援兵、于郎溪陷城,于南塘寨拦截楚州军,赤山军将卒战死超过五千人,受伤者更众,但那一仗,顾芝龙手下的嫡系牙军精锐伤亡殆尽。

  这也是顾芝龙能这么快决定接受议和条件、投效岳阳的一个关键原因。

  在赤山军表现出超乎想象的战力之后,顾芝龙就怕他自己咬牙不降,富氏等乡族门阀却受不住蛊惑与威胁而在背地里捣鬼,最后叫他竹篮子打空落得一场空。

  李秀昨日已经率一千五百名秋湖军精锐先行进驻到鸡笼山东坡。

  为表示诚意,顾芝龙昨日已经将其父尚文盛在金陵升任户部侍郎的尚仲杰、楚州派往宣城联络的信使耿晋山以及其他与楚州军、安宁宫牵涉颇深的人员十数人都扣押起来,并着幼子顾知易押送到李秀处置,同时留仅年十七岁的幼子顾知易在李秀军中任参军,实为人质。

  今日除了使周元和、富陌二人护送韩文焕、韩道昌、韩钧、卫甄等前往郎溪外,顾芝龙还将宁国县事委于富陌之子富耿文,为随后的宣州兵收并秋湖军以及李普接掌宣州刺史、州治迁宁国等事做铺垫。

  顾芝龙投效岳阳,宣州兵收并入秋湖军,到这时候算是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韩谦也下令高绍、赵无忌分批将兵马撤回到石佛石西北麓的洪林埠驻防。

  看着老父子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与周元和、富陌等人谈笑风生,韩道昌心头却是抑郁。

  当然,他心里再怨恨韩谦以他等为饵,引顾芝龙咬钩,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但在赤山军的赫赫战功之前,又能当着他人的面公然去说些什么?

  非但不能说什么,他们还得咬牙认定韩谦事前便与他们定下调虎离山、以战促和的计策,是他们自己大义凛然、以身为饵去宣州的。

  虽然韩道昌他也能因此赢得一些虚名,但心里的感受却像嘴中硬生生塞了一团屎,还要满脸堆笑的咽下去。

  …………

  …………

  过了中秋的溧阳城,黄昏时下了一场雨,身穿长衫的王文谦站在廊前,还是感觉到一丝凉意侵体而来,疑是错觉,抬看风吹过院墙,树梢头竟然有几片零碎的叶子吹落下来。

  今年的秋寒要比以往来得更早,似乎也兆示了今年的冬季要比往年更寒冷。

  “大人,这仗是真没办法打了吗?”殷鹏走到廊下,他刚刚着人誊写王文谦草拟进呈信王的条陈,看到王文谦在条陈里对江淮地区接下来形势发展的预判,多少有些触目惊目,没想到王文谦对未来的预判会如此悲观。

  这时候院墙外传来一阵萧萧马鸣。

  在过去七八天时间里,溧阳以及溧阳北面的金坛,又从京口调来两万多人马,他们在南线聚集差不多三万的精锐兵力。

  然而这并不能叫王文谦有丝毫的振奋。

  随着秋湖军的西进,韩谦及信昌侯在界岭山西麓到宣城北,则也聚集两万五千人的能战之兵。

  此时攻防之势逆变。

  之前在河谷野战中,他们以略占优势的兵力都未必击溃赤山军,这时候即便倾尽三万兵马南下,又有几成把握能从赤山军手里攻下南塘寨、郎溪城以及秋湖军李秀所部驻守鸡笼山东麓的庙河埠?

  何况他们一旦举兵南下,南北线的衔接必将拉得狭长,脆弱的侧翼将完全暴露出来,又怎么就能断定南衙禁军能保持足够的冷静,不会狠狠插入他们防御空虚的中线,令他们首尾难以兼顾?

  虽然此时的安宁宫是不可能跟他们打硬仗、拼消耗,但是看到机会能相对轻易将楚州军击溃并逐出江南,安宁宫又岂会轻易放过?

  而在赤山军进袭郎溪期间,湖州刺史黄化非但没敢从东线进攻赤山军,在看到赤山军攻下郎溪城,表现出来的战力之强超过想象之后,甚至还将湖州西面、被浮玉山东北麓诸山三面环围的安吉县城拱手相让。

  然而在赤山军在占得郎溪、安吉之后,韩谦并没有继续表现出太咄咄逼人的势态,甚至还迅速化刚为柔,藏身幕后,使信昌侯李普的人及其祖父韩文焕、叔伯韩道昌等人出面,继续代表岳阳招揽顾芝龙及宣州乡族门阀,以达成以打促和的目标。

  在招揽条件里,还单独提出要以韩、冯两家在宣州的田宅,置换从郎溪、广德两地逃亡的大户人家的田宅,以缓和与世家门阀的尖锐矛盾。

  这在之前是绝不可能被世家门阀接受的条件,但在赤山军展示强悍武力、攻占郎溪城之后,成为岳阳攻略金陵不可或缺的一环,也许各方更多的只是需要一个能保住颜面不失的台阶能下吧?

  这其实并不令王文谦感到意外,毕竟韩谦真正厉害的还是他的审时度势及过人的权谋啊,可惜了,楚州军接连错过能制衡住韩谦的两次关键机会。

  赤山军已然成势,韩谦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捕捉到第三次机会?

  而在这种情况下,即便顾芝龙还咬牙不投效岳阳,对一心仅想着保住既有利益的湖州刺史黄化来说,他也是绝不可能主动从东线进攻赤山军了。

  而从今日所传来的情报看,顾芝龙应该是下决心投效岳阳了。

  虽然顾芝龙多少有些被打残了,但这依旧是直接决定未来大楚局势发展方向的一个大事件。

  这不仅意味着宣州兵与秋湖军、赤山军合流并入岳阳,也意味着南面的歙州、饶州,乃至据洪袁二州观望形势的杨致堂会很快做出选择,也意味着赤山军与东线的湖杭地方势力,关系会进一步缓和下来,在郎溪、广德一线立足更稳。

  目前三皇子的胜算直线飚升,黄化等湖杭地方上的实权派,即便不立时做出选择,也不可能跟韩谦、跟赤山军尖锐对立起来。

  而在得宣州归附之后,赤山军的粮秣危机暂时得到缓和,无需再去掠袭湖杭,黄化等湖杭地方势力所感受到的来自赤山军的威胁,自然也随之大减。

  在收并宣州兵之后,岳阳在南线能集结四万兵马,他们甚至都不用主动出击,只需要用重兵守住宣城、郎溪、南塘寨一线,然后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说降歙州、饶州以及洪州的杨致堂等势力身上,形势就将彻底往岳阳倾斜。

  在等打通从衡州到宣州的陆路通道之后,再着杨致堂从洪州统兵北进与李知诰率兵从鄂州东进夹攻江州,到这时候除池州之外的江南西道近二十州的地盘与人马,都将落入三皇子杨元溥的手里。

  到这一步,这仗往下还要怎么打?

  现在对楚州军最好的选择,就是趁实力没有大损之前,以最快的速度退到江北去,让寿州军及南衙禁军能放手与岳阳军拼个两败俱伤。

  这也是王文谦写入条陈最为关键的献策。

  “殿下会接受大人的建议吗?”殷鹏颇为担忧的问道。

  他知道只要十万楚州军还在长江南岸觊觎着金陵城,安宁宫根本就不可能腾出手出兵进攻南线的赤山军及秋湖军,更不要说将主力兵马调到千里之外的江州,压制岳阳军主力的东进!

  “或许没有那么容易接受吧……”王文谦抬头看了看院墙外的远空,幽幽一叹说道,心里想世间有几人真能在春风得意之时进退自如,何况还要放弃好不容易占到手的润苏常三州?
楚臣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chuc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