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重生]时来“运”转

第20章 悲剧的高启扬

[重生]时来“运”转 | 作者:AAAA | 更新时间:2019-01-12 07:44: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汉季梦华录网游之元素星界与大师兄双修的日子傲骨仙神天波府外传西北王1918路痴公主埋葬爱都市妖孽魔帝无情杀手要拒嫁至尊古魔
  凌家和季家的关系也说不上有多好,两个人绝对不可能熟稔到这个地步,因为自己的原因,季玉安对凌祁是抱有敌意的,这尤其是点他心知肚明,另一边,陆琛也是清楚的知道,凌祁每每笑的有多灿烂,他的对手就会倒霉的多*。



  季玉安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含笑温暖,风度翩翩,看着凌祁的眼神,也是一派和煦,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仿佛凌祁就是他从小混大的兄弟一般。



  凌祁看着季玉安这表现,心中不由得凛然,如果季玉安表现的稍微不耐烦一点或者稍微暴躁一点,他也就喘口气,反正也就那么大的心性,那么大的能耐,可是,现在,凌祁嘴角的笑容中多出了些戒备和忌惮。



  陆琛头痛的看着两人,心中直冒寒气,这一对,要是搞不好,恐怕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陆琛抽了抽嘴角,干脆抽身回房睡觉去了,他们爱咋地咋地,不爱住的就滚蛋。



  等到陆琛身影消失在房门口之后,两人互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同一时间收敛起来,季玉安瞳孔收缩了一下,最后皮笑肉不笑,“你认识阿琛?”话中带着三分的试探,两份的期盼,隐隐间带着迫不及待。



  凌祁锐眼微眯,不动声的看着季玉安,即便他隐藏的再好,眼中偶尔闪过的紧张之还是暴露了他心底的情绪,凌祁沉默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反问道,“这和你有关系吗?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就算不明白季玉安的问话有什么样的深意,他也不会被季玉安抓住任何的漏洞。



  “那啥,我睡觉去了。”说着,凌祁头也不回的冲着陆琛的屋子走了过去,转身的刹那,凌祁也是打定主意,一定要从陆琛的口中打探出他们之前的关系,妈蛋,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合着就他一个当事人被蒙在骨中,对于二人这隐隐的关系,凌祁心中总是有着一丝丝期盼,因为感觉是好的。



  季玉安死死的看着凌祁的背影,阴鸷的视线仿佛能够把凌祁生吞活剥了一般,凭什么?他对陆琛多年如一日,自己打心眼中就为了陆琛着想,凡事以陆琛的主见为先,以陆琛的爱好为主,换来的却是陆琛的冷漠,不顾一切的要把他推开,可是凌祁呢,除了长了那么一张好脸,做了多少让陆琛下不来台的事情,伤了陆琛多少次的心,依旧可以在陆琛心中占据这么重要的位置,凭什么?到底是凭什么啊?



  虽然陆琛表现的进退有度,完全不把凌祁放在眼中的模样,与陆琛多年的交情,让他一眼就可以看出陆琛的行为举止还是存在这怪异,他才刚找到陆琛那么短的时间,让他将陆琛拱手让人,他做不到!他一定会让陆琛回心转意的!一定!



  另一边的凌祁在敲房门无果之后,痛痛快快的窝到沙发上去睡了,一米八八的个子扭曲的蜷缩在沙发上,怎么看怎么搞笑,以至于第二天成时峰出来做早饭的时候,差点下巴都要惊下来,仿佛见了鬼一般,“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无论多晚睡,凌祁都是雷打不动的六点醒,醒了之后发现不在平常呆的屋子中,又是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陡然间耳边传来这质问声,凌祁张开了微眯的双眼,慵懒的回答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昨天花了大半夜才消化的酸水现在又是直往上窜,季玉安好歹还顾忌一下他,这成时峰堂而皇之地就在陆琛身边上蹿下跳,好想抓起来锁笼子里,有多远扔多远……



  不过这也是只能想想的,凌祁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无奈,陆琛陆琛,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成时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脑子短路的哦了一声,就如同没看见凌祁一般,准备到厨房做早饭,可是厨房中发生的一幕又是让他愣了起来。



  这陆琛今天也怎么这么不对劲,一般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陆琛怎么今天起这么早?早就早了,只瞧着陆琛右手边明晃晃的一把菜刀,满脸的凝重,正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被拔了毛的公鸡,似乎正在研究要怎么下手才妥当,再看厨房中鸡毛飘了一地,连陆琛的头顶上也粘着一根鸡毛,要怎么搞笑就怎么搞笑。



  成时峰原本还有三分的困意,被这场景一吓,顿时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他连忙走到陆琛的身边,不管不顾的接过陆琛手中的菜刀,心有余悸的问道,“陆琛,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平时不是不下厨房的吗?这只鸡又是怎么回事?你要是想吃鸡就让我来做不行吗?”



  陆琛为难的摇了摇头,高希源生病住院,他当然得好好的做些补品去医院慰劳慰劳,关键是人家好东西吃的多了,就算是大酒店的东西也是看不上眼,这慰劳也得讲究一个方法技巧,既然东西不出众,只能靠心意加分了,陆琛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这么一个招,自己*汤,这有诚意!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在汤里的鸡那么口感鲜美,活生生的鸡却那么难弄,偏偏这玩意又是弄给高希源的,他有脸让成时峰摆弄这鸡汤么,连个字也能够给成时峰提啊――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大早这么严阵以待的原因。



  “二峰,团子还没起来吗?”陆琛见成时峰的注意力一直在这只死鸡上,心中涌过汗颜,最后干咳一声,光明正大的说起团子来扯开话题,“这两天我忙,辛苦你带孩子了。”



  说着说着,陆琛的心中也是涌过愧疚,成时峰心地好,所以这么三年多来帮了他这么多的忙,甚至连成家立业的念头都不曾想起过,每次陆琛提起这档子事情,就被成时峰给拒绝了。



  成时峰见到陆琛提起团子,眼里露出笑眯眯的神,“他啊,睡得像只小猪一样,这两天你冷落他了,他天天粑粑粑粑的叫唤着呢,等你忙完了这段时间,一定要带小家伙好好的玩玩,我能够照顾他,却不能带给他你能够给他的感觉。”说到最后,话中有了些隐隐的不满。



  陆琛举手投降,对于团子,他可是宝贝的不得了,就算忍着痛苦耐着煎熬的那段日子也没有放弃过,只不过成时峰这段话的确是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刚想要说话,陆琛看见成时峰搓了搓手,就将他推出了厨房间,然后手法熟练的开始剁鸡……



  高启扬现在很暴躁,一晚上的时间就在不停的浪费口水给马彤瑶那个女人解释了一通,好说歹说将她安慰住了,暂时不会以这件事情大闹,可是天还没亮,他的手机就被打爆了,警告他明天的头条就是高启扬和他的私生子。



  先是情妇出事,接着弟弟竞选失利,然后是自己的儿子出了意外,最后他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私生子,现在更是有人拿着这私生子的身份在威胁他,在打击他,高启扬只觉得这一段时间受过的打击比一辈子的还多。



  可是事情巧的是一件接着一件,每一件貌似都和他没有关系,但是受到最大打击的却是他,俞光夏已经莫名失踪,他放在俞光夏手中的东西也是不翼而飞,弟弟现在躲在家中不敢出门,他一条有利的臂膀被砍断,现在私生子这件事情,妻子和儿子肯定会对他有异心,到底是谁?居然这么接二连三的对付他?!!!



  如果高启扬还不从这些事情中理出一些头绪的话,他简直白活这么多年了,这人真是好狠的心肠!高启扬拿起面前的玻璃杯,一杯烈酒狠狠的灌进肚中,书房中氤氲着酒气的香味,让人沉醉,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高启扬的头脑变得更加活络起来,一些平时里容易忽略的事情也是在这个时候涌上脑海。



  那天他唯一一次在外过夜的时候,很清楚是被人下了药,只不过这样的黑手也很常见,所以他没有特别的在意,想想那天,除了服务生接近过他,还有――陆琛,儿子的朋友。



  弟弟被人暗害,十有*是马彤瑶动的手,除了她,他也想不到还有谁有这样的胆子敢与高家作对。



  自己的儿子登山看日出发生意外,莫名其妙的是,陆琛韩皓都在,而他们――都是完整无缺的,别说受伤了,连个小伤口都没有,而且自己突然冒出来的私生子,据说还是韩皓带过去的人。



  高启扬的瞳孔骤缩,陆琛韩皓这样高频率的出现,足以引起重视,他的私生子,怎么好死不死的就在那家医院出了事情?还好死不死的做了一份亲子鉴定?这事情来的真真是太巧合了一些!



  而且,当时陆琛也是的的确确在场的!在加上陆琛出现的时间,还有自己儿子与他似乎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高启扬心中一寒,他简直要掐死自己,这么显而易见的东西居然一直放在那边从来没有关注过,真特么脑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生]时来“运”转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_zhongsheng_shilai_yun_z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