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追书神站 > [希腊神话]生来狂妄

第20章 风起尼罗河三

[希腊神话]生来狂妄 | 作者:夹生的小米 | 更新时间:2019-01-11 08:31:5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的大姐大美人含珠你是澎湃的海魔幻水晶我姐姐叫妲己妙偶天成绮罗传北宋闲王超级神眼无耻至极
  “这种用水晶和太阳点火的办法,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抓住了她的肩膀,耳边传来了阿波罗近乎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八年放逐之期,腾佩河谷。



  他看着狄安娜笑吟吟地举着一块水晶,对准了太阳。阳光在水晶下汇聚成束,渐渐引燃了枯枝。他惊愕,狄安娜却笑着说:你也可以做到。



  那时,他已被宙斯贬斥为人,没有半点神力的人。



  他握着剔透的水晶引燃了枯枝,狄安娜抱着他的胳膊看着他,笑弯了一双眉眼。



  那块水晶,至今仍放在太阳神殿里,在他的枕边,伴随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



  被他紧紧按在身前的塞萨利公主眨了眨眼,那双漂亮的几乎与狄安娜一模一样的琉璃色瞳子里,隐隐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



  “我是……”



  他微微眯起了金色的眸,目光在她脆弱的脖子上游移,思考着应该从哪里下手,才能干脆利落地将她捏碎。



  “……从狄安娜殿下哪里学来的。”



  狄安娜?



  狄安娜殿下?



  从狄安娜那里学来的?!



  阿波罗几乎要心神失控,拧起她的下颌,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试图从那双干净透亮的眼睛找出哪怕一丝撒谎的痕迹来。



  可是,没有。



  那双眼睛清清净净,澄澈而坦然。



  她一字一顿说道:“我是从狄安娜殿下那里学来的。包括日神祭礼的那一夜,也是狄安娜殿下在我脑中,一字一句地教会了我,我才……”



  阿波罗耳中已听不见任何声响,脑中不停地盘旋着那两句话。



  “是从狄安娜殿下那里学来的。”



  “是狄安娜殿下在我脑中,一字一句地教会了我。”



  他忽然有种嚎啕大哭的冲动。



  想要斥责她,想要揉碎她,想要从她每一处细微的角落里,找到狄安娜存在的痕迹。哪怕只有那么一丝细微的痕迹,一点点渺茫的希望。



  如同黑夜中踽踽独行的旅者,渴盼着那有如萤火一般微弱的光。



  狄安娜……



  阿波罗近乎失态地紧紧抱着她,冰凉却泛着些许银光的长发散落在了他的手心里,灿金色的瞳中隐隐泛起了一抹幽蓝。



  他听见她轻声说道:



  “殿下这般擅离职守,真的……不要紧吗?”



  狄安娜不曾想到,阿波罗竟会如此失态。



  他惊惶且愤怒地从天轨上冲了下来,如同一道炽热的金色流火,将她裹挟到了不知名的远方。泛滥的尼罗河已经变成了天际遥远的海岸线,隐约可以听见拉美西斯的近乎疯狂的吼声:“太阳神祭司奈菲尔塔利已召唤神袛降临,我——才是埃及独一无二的王!”



  真是个善于拿捏情势的法老王。狄安娜微微一笑,收回注意力,试探着轻轻抱住了阿波罗。



  阿波罗没有动。



  她继续撒谎不眨眼:“我生来就可以听见一个美丽而温柔的声音,对我说,她是奥林匹斯圣山上司掌明月的神袛,可她太过疲倦,需要在我的身体里沉睡……”



  阿波罗渐渐抬起头来,金色的眸子里隐隐泛着些许红赤:“沉睡?”



  “是的,沉睡。”狄安娜肯定地点点头,继续撒谎,“她偶尔会醒过来,教导我一些……一些奇怪的东西……”



  阿波罗如同中了定身的魔咒,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眼中有着些许惊喜和不可名状的惶恐。



  渐渐地,他笑出了眼泪。



  “哈……”



  “科洛尼斯,我明明知道你是在撒谎,明明知道你是在撒谎……”



  阿波罗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了狄安娜的唇上,“可是,你的每一句话,我都那么爱听。科洛尼斯,从今往后,你无需再对我说实话,只需要像现在这样,一遍又一遍地……对我说谎……”



  如同荒漠中踽踽独行旅人,干渴已到了极限,明知眼前摆着一杯毒酒,却依旧大口吞饮了下去。



  如果她能够成功地欺骗了他……狄安娜还在……一直都在……



  阿波罗忽地抱起了她,纵身飞上至高的穹顶,稳稳降落在金色的战车中,六匹脾气暴烈的金色天马依旧稳健地在天轨上行进,一只五彩的小鸟歪着脑袋看他,继续唱着不知所谓的赞歌。



  ……那么,他将赐予她人间界至高无上的荣耀。



  狄安娜被吓坏了。



  她起初是尝试着用这种方式,引导阿波罗慢慢相信,她将会从这位人间公主的身体里复苏,让他稍稍好过一些。可是,阿波罗却如同饮鸩止渴一般对她说:他爱极了她的谎言。



  谎言,谎言。



  他笃定了她在撒谎,也笃定了狄安娜已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科洛尼斯。”阿波罗从身后环抱住她,握着缰绳,轻轻闭上了眼睛,“狄安娜殿下她,还说了些什么?”



  狄安娜轻轻叹气,谎言张口就来:“狄安娜殿下还说,阿波罗这个固执到了极点的家伙肯定会发疯。如果他真疯了,你就一脚把他踢到月神殿后的池子里,给他泡上三年,冷静冷静。”



  阿波罗闷声大笑。



  把他一脚踢到月神殿后的池子里泡上三年,还真是她生气时必做的一件事情。



  他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么令人怀念的笑话了?五年?十年?还是十五年?



  “还有呢?”阿波罗闷闷地笑着,犹自闭着眼睛。



  狄安娜继续鬼扯:“狄安娜殿下还说,如果阿波罗再敢熬夜,等她回来,肯定会把他屋子里的琉璃灯盏全砸了、夜明珠全毁了。”



  “还有呢……”



  “狄安娜殿下还说……”



  狄安啊忽然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压根儿就没在说谎。



  这一字一句的,可不就是“狄安娜殿下还说”么?



  只不过,她一直都在自己转述自己的话罢了。



  “……狄安娜殿下说,你闭着眼睛驾驶战车,就不怕太阳冲出天轨么?”



  阿波罗渐渐睁开了眼睛,长久以来堵在胸口里的一股气散去了大半。



  狄安娜安安分分地站在他怀里,没有动,也没有四下乱瞟。



  一只五彩的小鸟蹦跶两下,冲狄安娜啾啾叫了两声,不屑地撇过了头。



  狄安娜气结。



  隔了五百年没见,这小破鸟的气性愈发大了啊……



  不知道它那些涂满了香料的蛋,煮起来好不好吃?



  阿波罗轻轻拢着她柔软的银色长发,看着已然近在眼前的西海岸,头一次温柔地对她说道:“想不想摸摸它?”



  小凤凰吧唧一声跳了起来,在半空中恼怒地扑腾着翅膀。



  狄安娜忍俊不禁。



  每次阿波罗试图让她摸摸它,那只小破鸟都是这个反应。



  她笑吟吟地看着小凤凰,琉璃色的瞳子里淌着莹莹润润的如水光华。



  “又想喷火了么?小凤凰。”



  ——又想喷火了么?小凤凰。



  阿波罗泄愤似的揉了揉她的长发。这一次,她忘了加上“狄安娜殿下说”。



  经历了这么多,他心中依旧是隐隐约约有些期待的。



  无论是欺骗他也好,欺骗众神也好,只要她还在身边,哪怕明知是个假的,也好。



  ————



  西海岸上,神侍们替天马解下了辔头和缰绳,小凤凰也飞回了原先的栖息地,盘桓在棕榈树枝上,等待着新一轮涅盘的到来。



  阿波罗今夜的兴致似乎很高,竟然主动问她:“想不想去埃及看看?”



  她瞠目结舌。



  阿波罗继续说道:“不想看看你白天的‘成果’么?”



  她沉默片刻,点点头,说了声好。



  阿波罗习惯性地要牵她的手,却在触碰到她的前一刻,硬生生拐了个弯,捏住了一束银色的发梢轻轻揉搓,说道:“我们去尼罗河。”



  夜间的尼罗河,已经退去了白天的喧嚣,只剩下大片狼藉。被烧断的船桅、被打碎的甲板、一团又一团堆积在河岸上的黄色泥沙……她与阿波罗一前一后地在河岸上走着,留下了四排深深的足迹。



  阿波罗不时回头看看她,目光深邃而炽热,却显得有些空洞涣散,仿佛在透过她看什么人。



  她既无奈又心疼,再次想要抱抱他,却没来由地想起了半个月前的小插曲,只得作罢。



  对于阿波罗来说,现在的她,就是一个月神的影子,一个足以让他自欺欺人、在噩梦中稍稍挣扎着醒来、如同饮鸩止渴一般的影子。



  就算她再说上千万遍她就是狄安娜,阿波罗也不会相信她。



  相反,他还会因为她的“不识好歹”,亲手毁了她。



  狄安娜幽幽叹了口气。



  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



  阿波罗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她:“怎么,你不开心?”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随意找了个理由:“人都走了,有什么好看的?”



  阿波罗失笑,习惯性地想要揉揉她的头顶,却在触碰到她的一刹那,改成了将她的长发拢到耳后,温声说道:“我陪你去底比斯。”



  底比斯,是上埃及的都城。



  拉美西斯刚刚结束了一场政变,此时必定要去上埃及收拾残局,顺便带着他美丽的奈菲尔塔利王后接受众人朝拜。



  狄安娜才说了声好,忽然想起今天船上还有另一位半神。而那位半神,不久前才跟她说了一番奇怪的话。



  她亦停下脚步,仰头问阿波罗:“我曾听过一个传闻,米利都学派信誓旦旦地坚持‘世界的本源是水’,而爱奥尼亚学派却坚持‘世界的本源是水土风火’,两大学派一度和对方闹得不愉快,甚至一度闹到了您的面前,是么?”
[希腊神话]生来狂妄最新章节https://www.zhuishushenzhan.com/_xilashenhua_shenglaikuangw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乖张的自我谁怕烟雨任华年妖孽美男狩猎计划夏氏千金海贼王之跨越时空仲夏盛世淑女听说时光不会老的银幕之约你是我最亮丽的风景大皇商